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9 她压根不舍得拒绝
    以为是幻觉,她轻轻眨了眨眼睛,接着,缓缓转过身。

    屋内一片静寂,唯有他不安的呼吸声,以及,她如鼓的心跳声。

    呼——

    沈轻轻松一口气:原来,是在说梦话,她还以为他醒了!

    可是可是,为什么心底深处,却觉得无比失落呢?

    她垂着眸,乌黑的大眼里,一缕黯然掩饰不住。

    正想迈开长腿继续走出这扇门,谁知,突然“砰”一声,有重物直接落地。

    沈轻轻猛地扭过头,当见到男人从床上摔下去时,心再次狠狠揪着疼。

    虽说房间里有地毯,但他毫无预警摔了,万一摔到头,那可不得了,于是,沈轻轻用这个理由说服了自己,赶忙将包包丢在一边,便迅速折回去看他。

    男人睡得格外沉,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摔到了地上。

    沈轻轻蹲在他旁边,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接着,又悄悄碰了碰其他地方,见应该没有摔伤,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总算悄悄归位。

    见他一时半会儿也醒不了,沈轻轻胆子也肥了起来,索性坐在地毯上,贪婪地盯着他的睡颜看。

    许是藏着太多心事,哪怕是睡着,男人此时亦是紧紧皱着眉,浓密的眉毛纠成一团,让沈轻轻看着都有些难受。

    她忍不住伸手过去,温柔地帮他顺了顺眉。

    看到男人脸上紧绷的线条终于渐渐放松时,她深幽的眸光益发变得柔和起来。

    “曾经,我最大的愿望,是每天只要一睡醒,就能看到躺在身旁睡着的你,我原以为美梦已经成真,没想到”

    她喃喃自语,讲到这儿,却再也讲不下去。

    别过脸,她猛地眨了眨被湿意氤氲的睫毛,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无奈的弧度。

    深知她能留下来的时间少之又少,沈轻轻甩了甩头,试图将心底那些哀怨的情绪甩去。

    她,应该把握时间,好好将他再看几眼的。

    可关看,怎么够呢?

    她幽幽想着,缓过神来时,娇小的身子已经躺到他旁边,耳朵贴在他的胸膛处,清晰听见他沉稳的心跳声。

    他喝了很多酒,酒气一丝丝漫进她鼻子里,莫名的,竟让人有些醉。

    沈轻轻缓缓闭上眼,情不自禁在他怀里蹭了蹭。

    顾祁森头疼欲裂,睡得迷迷糊糊地,臂弯里却突然多了一个柔软的人儿,好闻的体香不停地钻进他的呼吸中,熟悉得让他心颤。

    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亦或许,只有在梦里,她才会真真切切出现在自己怀中,他情不自禁抱紧她,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沈轻轻原本就没有睡着,被他的动作吓得差点尖叫出声。

    双手下意识想推拒他,可没等她伸出手,他温柔的唇已覆了上来。

    压抑已久的感情,一点即发,她压根不舍得拒绝,也没办法拒绝,唯有顺从自己的本心,主动配合他

    ————

    未等顾祁森醒来,沈轻轻便落荒而逃了。

    当然,生怕被他发现端倪,她在离开前,还是多留了个心眼,将现场处理得干干净净,如同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样。

    急急忙忙跑出环江公寓,她迅速上车,发动引擎疾驰离开。

    在家里洗了个热水澡之后,大约再过半小时,东方珏就上门接她了。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东方珏一脸期待问。

    谁都不知道,他等这一刻,等了多久。

    接她回家啊呵!

    尽管现在还不能认回她,但让她住进总统府,也算是小小满足了一下自己多年的心愿吧?

    婶婶见到轻轻,应该也会很喜欢她的!

    思及此,对于接下来回m国的行程,东方珏不禁多了几分愉悦的心情。

    “嗯,都准备好了。”

    沈轻轻点点头,如实回答。

    她东西本来就不多,出去旅游的话,更是注重轻便,几件简单的换洗衣物,足够了。

    “那走吧?”

    东方珏绅士地拉起她的行李箱,提议道。

    “好!”

    沈轻轻微微颔首,视线禁不住在房间里多转了几圈。

    哎,明明只是出国散散心,很快就回来了,怎么这会儿,却有那么多的不舍呢?

    满腹心事跟着东方珏出了门,临上车之际,她再次瞥了一眼自家的老房子,然后才弯腰坐进车里。

    车子很快启动,往国际机场的方向奔去。

    一段跨国的旅行即将开始,而在这场旅行当中,沈轻轻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人生,竟有那么多的惊喜

    ——————

    顾祁森茫然地睁开眼,已是下午两点半。

    若不是秦瑄一通急电打来,约莫他又会继续醉生梦死下去。

    “boss,不好了,少夫人跟东方珏去了m国,现在已经在飞机上了。”

    秦瑄的语气十分紧张,仿佛是自己的老婆跟别人跑了一样。

    顾祁森唇角勾起一缕冰冷的讽刺,连话都不愿跟秦瑄说,直接挂掉了电话。

    听着电波中“嘟嘟嘟”的忙音,身为森轻cp忠粉的秦瑄,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惨了惨了,这下子,boss和沈轻轻是真的要玩完了吗?

    噢no!

    他要不要偷偷派人盯紧少夫人呢?

    免得哪天boss大人回心转意,后悔了?

    嗯,死就死,就这么办吧!

    因时差的缘故,飞机抵达m国国际机场时,恰好是当地时间下午三点半。

    这是沈轻轻第一次来m国,然而,不知为何,当她踏上m国首都l市这片土地时,心头却隐隐泛上几分异样。

    好奇妙的感觉,但,无法言喻。

    坐上东方珏的专车,沈轻轻滴溜溜的眸子一瞬不瞬望着车窗外的风景,思绪不知不觉飘远,飘回了s市,飘到某个男人身上。

    他,现在怎么样了?

    应该不会知道他们发生了关系吧?

    他醉得那么厉害,她又收拾得那么干净,他就算隐约记得,肯定也会以为那是一场梦

    是的,就当是一场梦吧,他们之间以那样的方式结束,何尝不是一个美好的梦呢?

    如果梦不醒,那更好了

    沈轻轻咬着唇瓣,心头瞬时划过几丝苦涩。

    恍惚中,车子已开进l市市区最中心的地带,待她反应过来,已停在一栋气势磅礴的建筑物门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