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1 怀孕了(二)
    她转身,抬头,一脸疑惑望向东方珏:“你是不是弄错房间了?”

    “没有,这儿就是给你住的!”

    东方珏一边说,一边将她的行李箱放在了架子上,随后,忍不住试探着问:“喜欢吗?”

    这是他让人特地为她设计的,完全按照他所认知的她的喜好来布置,他心想,应该不至于不喜欢吧?

    “很棒啊!”

    沈轻轻如实开口。

    几乎是第一眼,她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的所有布置,优雅、梦幻,每一分每一寸,都能让人分分钟少女心爆棚。

    哎,以后自己有房子的话,一定也要装修成这样。

    然而,她还有以后吗?

    想起一片灰暗的未来,沈轻轻嘴角的笑容顿时敛住,神色有些无法掩饰的落寞。

    东方珏一眼看穿她,却没有戳破。

    他伸手拍了拍她的头顶,低沉的嗓音宛若天籁般响起,“喜欢这的话,就一直住下去吧,住多久都没有关系!”

    “是么?那住一辈子呢?”

    沈轻轻故意跟他抬杆。

    东方珏毫不犹豫应声:“那也可以!”

    “呵”

    她闻言苦笑,接着低垂着脑袋小小声说,“一辈子也不长,就两年而已。”

    “”

    东方珏心微微一沉。

    尽管知道她压根搞错了八字,但见她被这种子虚乌有的事情所困扰,他心底依然十分不悦,“你又没病没痛,算命那种东西都是瞎扯的,别信!”

    “是吗?如果是别人算命,我也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的,但那位玄云大师,他是得道高僧啊,他极少给人批字的,可一批一个准,所以顾爷爷才会那么信任他,而且,我也觉得他算得挺准的。”

    沈轻轻无奈出声。

    她何尝不希望那一切都是鬼扯呢?

    然而,她却不得不承认,自从她的命运与顾祁森牵扯在一块之后,她诸多不顺,他更是多次被自己连累,命都差点没了

    正常的夫妻会像他们这个样子,三天两头灾难降临吗?

    如果这还不是相生相克的话,她真不知该如何解释她与顾祁森之间坎坷的感情路了!从某个程度上来说,沈轻轻跟顾长谦一样,也是个十分认死理的人。就比如,她认定了玄云大师所言是真的,除非顺利活过25岁,否则她很难说服自己,抛开这个让她无比痛苦的梦魇

    “”

    东方珏沉默了一小会,才说:“那就等2年后,你亲自去打他的脸吧!”

    “呵呵,你好幽默。”

    沈轻轻被他逗笑。

    东方珏却是一本正经,“我没有在开玩笑。告诉你,本少的一个亲身经历。”

    “嗯,什么?”

    沈轻轻被他挑起了好奇心。

    东方珏移步到她床沿坐下,优雅地翘着二郎腿,抬手摸摸好看的下颌,但就是不立刻讲出来。

    沈轻轻不免急了,蹦跶着走过去:“什么经历,告诉我嘛。”

    “再叫一声珏哥!”

    沈轻轻:“”

    “珏哥!”

    她撅着小嘴,没好气喊一句。

    东方珏这才沉了沉声,说:“小时候,某位极负盛名的大师给我算过命,说我活不过7岁,瞧见没有,我这不活得好好的?所以,不要被这些迷信的思想所左右,好的可以听听,坏的就左耳进右耳出,嗯?”

    “呵”

    被他这么一说,沈轻轻禁不住燃起一丝丝希望:或许,她也不需要太悲观,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她要抱着美好的憧憬活下去、每天都过得精彩才行

    只不过,没有了顾祁森的日子,她的人生哪来的精彩?

    哎,怎么办?

    才分开一天而已,她就开始想他了

    ——————

    接下来的日子,沈轻轻渐渐适应了总统府的环境。

    上午,她七点起床,坚持到林荫大道上散步,呼吸新鲜的空气,看看碧绿的草地,逗弄一下满园的鲜花。

    中午,她在琉璃苑跟凯莉一起学做糕点,短短的几天功夫,她就学会了自己最爱吃的那款提拉米苏。

    晚上,洗完澡,她便上网刷刷网页,看看,困了直接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原以为在陌生的地方会失眠,谁知,这几天睡得极好,感觉脸上都多了一圈的肉。

    东方珏很忙很忙,除了第一天来总统府,他有时间陪她四五个钟之外,这几天,沈轻轻见他的全部小时加起来,五个手指头数得完。

    因为习惯了顾祁森平日里也是那么繁忙的节奏,沈轻轻倒不觉得意外,而且他又不是她老公或男朋友,她当然更不需要他陪了。

    时间如指间沙,就这样匆匆溜走,不知不觉,半个月过去了。

    这天,沈轻轻如同往常一样在林荫大道散完步,便绕到花园赏花。

    花开得正好,在明媚的阳光底下,尽情地绽放着。

    除了玫瑰之外,沈轻轻亦喜欢飘香十里的百合。

    她站在花海中,双手张开,闭上眼睛感受着沁人心肺的芬芳,还没来得及陶醉,身后便传来一记童稚的喝斥:“喂,你是谁?在那做什么?”

    沈轻轻背脊一僵,倏地睁开眼,转头循声望去,一张漂亮张扬的脸赫然跃入她的视线中。

    那是个大约八岁左右的男孩,长得十分耀眼夺目,沈轻轻目不转睛看着他,许是太过惊艳了,竟好半晌都回不了神。

    见沈轻轻一直愣着不说话,色眯眯地盯着自己看,男孩眼底划过一抹不自然,一脸傲娇哼了声,“我知道我很帅,但你也别流口水啊,丑死了!”

    “噗”

    沈轻轻总算缓过神,扑哧一笑,眼睛像月牙儿般迷人:“是,你是很帅,我很丑行了吧!”

    她一边说,一边朝他款款走来。

    不一会,她就走到他面前,微微倾身笑着问:“东方珏是你什么人啊?你哥哥吗?”

    男孩滴溜溜的眼眸一眯,“你怎么知道?”

    “猜的!”

    沈轻轻站直身子,正想解释说,因为看他与东方珏两人长得有五六分像,答案当然很明显了。

    可未等她将话说出,身后突然传来一抹温柔的呼唤:“瑞儿,你跑那做什么呢?太调皮了啊!”

    沈轻轻下意识转身,就见一抹娉婷的身姿徐徐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