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3 怀孕了(四)
    东方珏的话,让东方瑾瞬间沉默,想开口反驳,却发现理由十分无力。

    是啊,若是无法将当初背叛东方家的人给找到,他岂不是一辈子都没办法认回女儿?他们已经失去了她20年,难道还要继续这样煎熬下去吗?

    东方瑾拧着眉,修长的手指轻轻敲了敲紫檀木的大班桌面,一下一下地,充满着挣扎与不安。

    东方珏好看的唇角抿成一条线,俊眉紧紧皱着,就这样一动不动站在大班桌前,像极一尊完美的雕塑。

    正当叔侄俩因是否让沈轻轻住在总统府僵持不下时,门外传来“叩叩叩”的敲门声。

    “请进!”

    东方瑾坐直身子,下意识望向门口。

    在见到推门进来的女人时,眸光不自觉温柔了许多。

    看到婶婶慕心瑜进来,东方珏恭敬地喊了她一声“婶婶”,打完招呼后,便找借口想离开。

    谁知,还没来得及踏出一步,慕心瑜就叫住他:“阿珏,我刚才见到你带来那女孩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东方瑾与东方珏相视对望一眼,眸底掠过一缕只有他们才懂的神色。

    慕心瑜并不知道他们的心思,可能是太喜欢沈轻轻了,她忍不住称赞她:“那姑娘长得好水灵,你眼光不错喔,是不是该考虑定下来了?”

    东方珏眸光微微一闪,似笑非笑道:“嗯,差不多了。”

    话落,他淡淡瞥了东方瑾一眼,意有所指说,“不过,这事还看叔叔如何决断。”

    未料到侄子在这个节骨眼竟把他给摆上台,东方瑾没好气瞪他一眼,接着说:“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

    “喔,那我先谢谢叔叔了!”

    听叔叔这么说,东方珏便知道他这是妥协了,答应让轻轻继续在总统府住下去。

    慕心瑜所认为的却是另一种意思,立马兴致勃勃问东方珏:“既然如此,什么时候方便见一见轻轻的家里人,咱们把事情敲定?”

    “不急,过段时间再说吧。”

    东方珏勾唇微微一笑,不想再留下来当电灯泡,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很识时务离开了。

    顷刻间,偌大的书房内,只有东方瑾与慕心瑜夫妻俩。

    慕心瑜这才一脸关切开口问:“你刚刚跟阿珏闹矛盾了?”

    “”

    东方瑾稍稍愣住,暗暗佩服自己妻子的观察力,但他还是坚决否认,“没有!他一向孝顺,怎么可能会跟我闹矛盾呢?”

    “我还以为你反对他跟那个叫轻轻的女孩子呢。”

    慕心瑜又说。

    “”

    东方瑾心下一阵咯噔,倏地泛上几分心虚。

    其实,他担心的就是这样,以他妻子的敏锐程度,再与轻轻接触几次,极可能就会认出,她是他们的女儿,毕竟虽说女大十八变,但或多或少,轻轻的长相还是有小时候的影子

    “怎么,真被我猜对了?”

    见他面色凝重,迟迟不说话,慕心瑜语气的探究不自觉浓了几分。

    不希望她对沈轻轻投入太多的兴致,东方瑾赶忙回答,“我刚刚不是说,由着他了吗?对了,你到这来找我什么事?”

    他试着转移话题。

    经他这么一提醒,慕心瑜总算将注意力拉回,“找你一起去看瑞儿的画。”

    “喔,那走吧!”

    东方瑾旋即催促她往外走,就怕她又想起沈轻轻,一个劲讲不停。

    所幸,慕心瑜此刻一心在儿子身上,无暇顾及其它,他才得以暂时安心。

    然而,想到心心念念的宝贝女儿此时就在自己府里,而他竟未能见上一面,东方瑾不由得羡慕起无意中与她遇见的妻子,还有能够跟她轻松相处的侄儿

    哎!

    倾儿啊,爹地何尝不想让你早点认祖归宗?!

    ————

    东方瑾发现自己低估了慕心瑜对沈轻轻的喜爱程度,因为自那天起,刚好这段时间有空闲的慕心瑜便时不时去琉璃苑找沈轻轻聊天,这么一来二去的,两人也渐渐熟悉了起来。

    东方瑾虽有心想阻止,只可惜,他本身就有那么一点惧内,哪管得了自家老婆呢?

    于是,最后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她去了。

    不过,对于他而言最煎熬的,不是担心妻子会把女儿给认出来,而是,妻子笑意盎然对自己说——

    “老公,今天又跟轻轻一起做了可口的蛋糕。”

    “老公,轻轻这丫头厨艺挺好的,赶明儿你有时间,也去尝尝吧?”

    “老公,原来轻轻也喜欢吃海鲜,怎么跟你那么像呢?”

    殊不知,每当听到这些话,他就恨不得抛开一切顾虑,直接承认那是他女儿,但最后,理智总是占了上风。

    他,不敢赌

    20年前,他哥哥嫂嫂的惨死至今历历在目,他又怎敢让自己女儿也承受这样的危险呢?

    所以,再等等吧,再等等

    “老公,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见他在发呆,慕心瑜不由得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嗔怪道。

    “嗯?你说什么?”

    他直接承认自己开小差。

    “我说,我昨天已经请轻轻到这边来吃午饭,约莫过会儿她就来了。”

    慕心瑜眉眼弯弯笑道。

    “喔,欢迎!”

    东方瑾闻言,心下一喜,但还是强装镇定回应道。

    算起来,这还是他回家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见女儿呢,20年都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了

    脑海中不禁浮现她小时候粉粉嫩嫩一团子趴在自己怀里喊爹地的场景,东方瑾眼眶倏然一热,差一点点就漾出几丝水花。

    大约10分钟后,沈轻轻就出现了。

    跟她一起过来的,还有东方珏。

    慕心瑜十分热情地接待了她,而东方瑞则是酷酷地哼了一句“你来了”,然后自己玩自己的游戏,至于东方瑾

    姜不愧是老的辣,即使想女儿想得要命,他依然保持着惯有的温润与疏离,除了东方珏之外,无人知道他的心情有多么澎湃。

    知道沈轻轻喜欢吃鱼,于是,饭席间,身为主人家的慕心瑜将她照料得非常周到,殷勤地让她吃多点,再吃多点。

    沈轻轻急忙摆摆手,下意识摸了摸已经有九分饱的肚子,说:“谢谢阿姨,够了够了,我真的很饱了额”

    她的话还没讲完,突然干呕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