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0 怀孕了(十一)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再开口说话,车厢的气氛,静寂得只能听到他们各自的心跳声。

    大约半个小时的车程,帕加尼终于在一家园林式的酒家门口停下。

    这是s市最出名的奢侈品酒家,依山傍水,占地十分辽阔,环境清雅,空气特别清新,因此吸引了大批名流前往。

    沈轻轻还是第一次来,下车后,有些弄不清方向,同时更是纳闷,为何顾祁森会带她到如此庄重的地方来。

    他们夫妻俩以前吃饭时,基本上都是以简单为主的。

    恍惚间,她已经稀里糊涂跟着顾祁森来到酒家的某栋小别苑门前。

    别苑附近栽种着两排开着粉红花朵的树,微风轻拂,阵阵花香飘来,令人心旷神怡。

    换做以往,向来喜欢花花草草的沈轻轻,一定会“哇喔”大叫出来,然后用手机拍一拍,留个纪念,然而此时此刻,她的整副心神都在身旁的男人身上,哪还能顾得了那么多?

    思及此,她情不自禁转过头,偷偷瞄了顾祁森一眼。

    男人俊朗的线条紧绷,完全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沈轻轻下意识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问:“顾祁森,你带我来这吃饭?”

    原以为男人酷酷的,约莫不会理自己,谁知他竟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哦!”

    沈轻轻应一句,不知为何,那颗忐忑不安的心,在这一刻渐渐平稳了。

    两人肩并肩走进里面,就有一名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热情迎上来。

    “顾总,您好!我是这栋别苑的经理小杨,老爷子在v3,我给您带路。”

    “嗯,麻烦了!”

    顾祁森颔首,示意他走在前边。

    沈轻轻稍稍怔住,顷刻间,指尖有些紧张地颤了颤。

    老爷子?

    是顾爷爷吧?

    顾祁森中午是要跟他吃饭,那她

    想到自己还没做好准备去面对这位逼自己放弃这段婚姻的老人,沈轻轻不由得捏紧手心,想要打退堂鼓。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逃,男人的大手却在这时伸过来,握住她的,与她十指紧紧相扣。

    沈轻轻呼吸一窒,心,骤然跳得飞快,紧张感在这一瞬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因他牵自己的手时,所带来的悸动,还有温暖

    他啊,心里果真还是有她的,真好!

    沈轻轻甜滋滋想着,顺从地被他牵着,与他一起走进电梯,上了三楼。

    酒店的经理小杨帮他们开门后,作了一个请的手势,笑呵呵让他们进去。

    沈轻轻原本认为,包厢里面只有老爷子一人,岂料当她跟顾祁森手牵手进去时,却意外发现,竟还有另外四个

    许向国、蓝馨、许天容,还有另外一个容貌特别出众,大约二十四、五岁的女子,沈轻轻并不认识。

    她心里一阵咯噔,下意识多看了那位女子一眼,这才后知后觉想起,她约莫就是传说中那个与顾祁森青梅竹马的京城第一名媛许妘笙

    嗯,肯定是了,要不然,怎么可能跟许家人坐一块呢?

    这架势,怎么看都像是一场相亲宴

    爷爷啊爷爷,您老人家有那么急吗?

    我离开顾祁森,才两个多月而已

    想到这儿,沈轻轻眸光倏然掠过一丝冷意,视线讽刺般望向坐在圆桌中心,那位自她进来后、脸色就明显不高兴的老爷子,好看的唇角抿了抿,干脆连招呼都不打了。

    许是这一幕太过心塞,沈轻轻突然一刻都不想呆在这儿,下意识就想挣开顾祁森的手,可男人却紧紧握住,不让她动弹半分。

    因沈轻轻的到来,包厢里轻松愉悦的气氛,陡然变得无比尴尬。

    除了顾长谦黑着一张老脸之外,许家四口人,脸上的笑容也挂不住,尤其是蓝馨,见沈轻轻突然出现,眼睛瞪大得像是看到鬼一样。

    许天容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她勾勾唇,朝沈轻轻露出一抹甜甜的笑,说出来的话却是藏着明晃晃的一把刀:“轻轻姐,好久不见了喔。今天是我们许家和顾家商讨森哥哥和我姐姐的婚事,没想到你也来咯!”

    “是啊,阿森,这么大喜的日子,你带着前妻过来,是什么意思?”

    蓝馨立马补充道,甚至还特地加重了“前妻”两个字。

    “蓝姨,您少说一句!”

    许妘笙轻轻柔柔地出声劝蓝馨,可她却没否认那两人所说的话。

    沈轻轻小脸倏地煞白,胸口像是被人用棒子狠狠捶了一顿,疼得无法呼吸。

    许家的人,如此咄咄逼人讨伐自己,看来,今天这场午宴,压根不是什么相亲宴,而是直接进行到商讨婚事阶段了

    哦呵呵,顾祁森啊顾祁森,我真是瞎了眼才会深信你对我的感情坚贞不移!

    沈轻轻越想越生气,咬牙切齿想发飙甩开他,男人低沉悦耳的嗓音却成功阻止她的动作——

    “爷爷,我不知道您跟许叔叔他们一家说了什么,让他们对我有如此天大的误会。我顾祁森只有妻子,没有前妻,也从没打算让我的妻子变成前妻!许叔叔,给你们造成困扰,还请见谅,我跟妘笙永远都是好朋友,这一点,从未变过!打扰大家用餐了,sorry!”

    话落,他朝许向国鞠鞠躬,随后,未等他们出声,便拽着还处于呆愣状态的沈轻轻离开。

    走出别苑大门,顾祁森霍地松开沈轻轻的手,大步流星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喂,老公,等等我!”

    沈轻轻见状,赶紧跟上。

    虽说他又恢复对自己爱理不理的态度,但不得不承认,他刚刚拉着自己,在那群人面前霸道宣誓的样子,实在是帅毙了,这也更加坚定她挽回他们感情的决心。

    想着想着,沈轻轻禁不住勾起一抹浅浅的笑,笑意直达眼底,宛若镶满了星星,美得耀眼。

    不知不觉,两人就来到车旁。

    沈轻轻先他一步打开车门坐进副驾驶座,等男人一坐上车,她便鼓起勇气扑过去,双手大胆地勾住他的脖子,速度极快在他脸颊处用力亲了一记,笑嘻嘻说:“老公,谢谢你信任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