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1 怀孕了(十二)
    女孩儿特有的馨香缓缓钻进鼻端,顾祁森心跳骤然漏了半拍,还没有缓过神来,就又听她细细软软的声音在耳边呢喃:“老公,我好想你,我不是故意离开你的,我是因为——”

    她正打算将被爷爷逼走的话说出来,岂料他却一把推开她,问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干的话:“你的脚链呢?”

    “啊?脚脚链?”

    沈轻轻微微愣住,反应过来时,不禁有些心虚。

    她立马垂下头,“脚链丢了!”

    也真是见鬼了,她明明时时刻刻带着的,怎么就不见了呢?

    “丢了不找?”

    男人挑着眉,眼神愈发冰冷。

    “我”

    “故意不找的?”

    “是!”

    沈轻轻头埋得更低,但还是承认了。

    她确实是故意不找,虽然刚开始发现脚链丢了,心好像缺了一角,可转念一想,既然都已经离开他了,又何必将那条有特殊意义的脚链放在身边呢?

    脚链不小心丢了,也就代表着,是时候斩断他们的情丝吧?

    沈轻轻犹记得当时因为这事,她还心痛了好几天。

    “呵”

    顾祁森冷笑一声,“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回来找我?我不是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具,ok?”

    “我我会努力把脚链找回来的!”

    沈轻轻赶忙保证道。

    “怎么找?”

    男人语气不是太好。

    沈轻轻被他激怒,没好气应道,“应该落我家里了,我回去找找便是了,你至于这么凶吗?”

    “我凶?”

    顾祁森感觉自己都快被气笑了。

    他深吸一口气,高大的身子直接扑过来,用力推开副驾驶座上的车门。

    对于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沈轻轻有些云里雾里的,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他阴沉的嗓音在头顶响起:“下车!”

    什么?

    他竟在这个时候赶她下车?

    这混蛋

    沈轻轻攥紧手心,突然间难受得不得了。

    这时候,她再也不管什么与他重归于好,不管是不是要给她宝宝一个完整的家,干脆二话不说,推开车门就走下去。

    混蛋、混蛋、可恶的混蛋,呜呜,我再也不理你了

    沈轻轻边走边在心里骂着顾祁森,一只手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委屈得正想掉眼泪。

    呜呜呜,混蛋

    宝宝啊,你爹地是混蛋

    咱们娘几个不理他了

    顾祁森坐在驾驶座上,透过后视镜见她果真头也不回走远了,他右手不由得抡拳,重重拍了一下方向盘,“该死!”

    烦躁了几秒钟,他索性一踩油门,将车子开到她旁边。

    车窗拉下,露出男人那张俊逸非凡的脸,只不过沈轻轻却故意视而不见,目不斜视地往大马路的方向走。

    “上车!”

    男人按捺着心中的不悦,厉声喝斥。

    哼,不上,不上,就不上!

    沈轻轻咬着唇瓣,与他赌气那般,走得更快了。

    见她如此不配合,顾祁森气得差点疾驰而去,可到底还是不忍心

    该死的不忍心!

    他禁不住低咒。

    知道这丫头一拧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他只好将车停在路边,迈开大长腿追了上去。

    大手扯着她的胳膊,却被她狠狠甩开:“放开我,姑奶奶不稀罕坐你的破车啊你干什么”

    她的话还没说完,男人就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换做以前,沈轻轻肯定是死命挣扎,跟他拼了的,尽管从未拼赢过

    然而如今,她有身孕在身,怎么敢跟他动手呢?

    所以她只好乖巧地窝在他怀里,任由他抱着自己一直往帕加尼的位置走去。

    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沈轻轻向来怕晒太阳,因此她立马将小脸转了个方向,贴在他胸膛上。

    已是五月底,s市的天气渐渐变得炎热,再加上艳阳高照的关系,丝丝细汗渗进白衬衣,和着他特有的香水味,掠过鼻尖,绽放出专属于他的,男人的气息,熟悉得令她眷恋不已。

    这一刻,沈轻轻甚至希望这条路很长很长,最好能够永远永远地走下去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那么骨感,不一会儿,男人就抱着她抵达帕加尼车旁。

    沈轻轻回过神来时,这才后知后觉发现,他已帮自己系好了安全带,并且重新坐回驾驶座。

    兴许是因为刚刚那段闹得不愉快的小插曲,两人再也没有开口说话,狭小的车厢,气氛显得特别怪异。

    大约10分钟,车子停下。

    沈轻轻往车窗外瞄一眼,恰好看到“明月楼”三个古色古香的大字招牌,在阳光映衬下,泛出温暖的色泽。

    “下车吃饭!”

    顾祁森将车子熄火,抛下这句话,就酷酷地下了车。

    沈轻轻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此时也不想逞强,于是赶紧拎起包包,跟着走下去。

    一路来到熟悉的房间门口,沈轻轻摸摸肚子,脑海中不断yy着明月楼的经典菜式。

    越yy,她的肚子越饿,正郁闷着何时才有饭吃时,明月楼的经理热情地帮他们将门打开,而映入眼帘的,是餐桌上摆放着的各式菜色佳肴,馋得她直流口水。

    天啊,怎么有这么多现成的好吃的,而且跟她刚刚幻想的相差无几

    噢——

    沈轻轻眼睛晶亮晶亮地看了顾祁森,当场就认定那是他特意安排,心,在这一刻竟扑通扑通狂跳起来。

    “顾总,顾太太,两位请慢用!我先退下了!”

    餐厅经理礼貌告退,顺带帮他们关上了门。

    “老公,你真好!”

    沈轻轻喜滋滋说一句,已经受不住美食的诱惑正想扑过去大吃一顿,谁知,男人却将她的手腕拽住,冷声道:“谁说这是给你准备的?”

    “哈?”

    沈轻轻微微一愣,“不是带我来吃饭的吗?”

    “解释清楚了,让我满意了,再给你吃!”

    话落,顾祁森突然松开她,款款走到餐桌前,优雅地用柠檬水洗手,用毛巾擦干净后,径自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沈轻轻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他,完全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竟然能恶劣到这般程度

    他他究竟知不知道,他这是要饿坏她的孩子哇!

    太过分了,她要理论去!

    思及此,沈轻轻气鼓鼓走上前,一屁股就在他对面的椅子坐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