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5 怀孕了(十六)
    从m国回来时,沈轻轻就已经做好老爷子会兴师问罪的准备,甚至,她还想过,若他对自己的态度能稍微好一点,她一定会将之前发生的那一切全部忘掉,并且告诉他自己怀孕的事实,以后还继续像之前一样孝敬他,然而,她所设想的这些,却被他如刀子般扎心的一句话彻彻底底给毁了

    思及此,沈轻轻心底,渐渐泛上一股无力感。

    她的眼神突然变得茫然起来,完全不知道自己该用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顾长谦。

    娇唇蠕动着想说话,可还未等她出声,身后便传来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

    好熟悉的脚步声啊,一步一步,直接踏进了她心里

    沈轻轻立马转过头,果真见顾祁森一袭白衣黑裤,风姿绰约从门外走了进来。

    “老公——”

    她滴溜溜的眸子闪动着耀眼的亮光,笑意盎然的样子落在男人眼里,堪比世界最美的风景。

    顾祁森深深睨她一眼,大步流星走到她旁边,大手直接搭在她的肩膀上。

    男人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沈轻轻的心猛地一跳,迅速窜起一抹无法言喻的幸福感。

    他来了,以捍卫的姿态出现

    沈轻轻嘴角微扬,就听他语带冷漠对顾老爷子说:“她是我的妻子,不是什么传宗接代的工具!这辈子,如果我有孩子,孩子的妈一定是她,而不是任何女人!这一点,我希望爷爷能明白!”

    “放肆!”

    顾长谦当下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她都没办法怀孕了,你这是要让我顾家绝后?!”

    “不是还有顾浩云?您大可以让他当继承人,这个总裁,我不当了!”

    顾祁森满不在乎说道,尽管知道沈轻轻已怀孕,自己不可能后继无人,但此时此刻,他偏偏不让老爷子知道!

    他当自己是什么了?

    想让他结婚就结婚,想让他离就离?

    呵!

    活得这么没有自主权,这个集团总裁,谁爱当谁拿去!

    顾祁森越想面色越冷,浑身上下散发着的寒气,让整个房间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好几度。

    “你”

    顾长谦原本想开口训斥他,可不知为何,在触及他那双充满愠怒的眼时,喉咙像是被什么卡住一样,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客厅的气氛陡然变得无比诡异。

    祖孙俩剑拔弩张的场面,让沈轻轻禁不住咽了咽口水,伸手扯了扯顾祁森的衣袖,无声地劝他千万不要与爷爷对着干,毕竟,顾氏与他早就紧密相连,哪有分开的道理?

    可顾祁森压根就没理会她的暗示,冷声道:“给您三天时间考虑,要么孙子孙媳一起有,要么,我会与轻轻离开中国,从此以后,顾家与我互不相干!告辞了,爷爷!”

    他将话说完,拉着沈轻轻就往外走。

    顾长谦气急攻心,用拐杖狠狠戳了戳地板,在后面咆哮:“混账东西,给我站住!”

    “来人啊,把那不孝子给我拿下!”

    “是!”

    老爷子的一声令下,不知从哪冒出几个训练有素的保镖,一下子就将顾祁森与沈轻轻给团团围住。

    生怕等会儿会波及自己肚子里的宝宝,沈轻轻心里一阵咯噔,赶忙躲在顾祁森背后,小身子因害怕而狠狠颤抖着。

    顾祁森当然也有考虑到这一点,于是,他索性从裤袋里掏出一把银色的手枪,薄唇紧抿,露出一缕冷酷的弧度:“谁要不怕死,尽管试试!”

    众人见状,不自觉后退了一步。

    倒不是说他们贪生怕死,而是傻瓜都知道,自己要对付的对象极可能是未来的主人,刀枪无眼,他们怎么可能敢拿主人的生命去开玩笑呢?顾长谦没想到顾祁森在自己家里,居然连枪都拔出来了,整个人气得直哆嗦。

    而顾祁森则趁保镖们分神之际,迅速撂倒离他们最近的那一个,将沈轻轻打横抱起,飞快夺门离去。

    保镖们反应过来想追,却被顾长谦阻止:“算了,由他们去吧!”

    “是!”

    他们恭敬领命,心里却暗暗松一口气。

    这时,听到客厅动静的管家老杨急匆匆走上前来,搀扶着顾长谦,一脸关心问:“主人,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需不需要我给您拿药?”

    老爷子心脏不是太好,刚刚被大少那么激怒,也不知会不会给整出心脏病来,虽说他身子骨一向硬朗,可不管怎么说,始终是年过七旬的老人啊,哎

    “不用了!”

    顾长谦深吸一口气,黑着脸应了一声。

    “那我扶您上楼休息一下?”

    老杨小心翼翼探问。

    顾长谦没好气拒绝:“不必,你去忙你的吧!”

    “是!”

    老杨这才躬了躬身退下。

    偌大的客厅,很快就只剩顾长谦一个人。

    他坐回沙发上,眉头拧得死紧,深沉的眸子微眯,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大约过了几分钟,他终于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给我去查,沈轻轻这两个多月都做了些什么!”

    ——————

    走出如意院,顾祁森旋即放下沈轻轻,自顾自往停车场的方向走。

    沈轻轻鼓着腮帮子,赶忙跟上去。

    男人步履平稳,走得其实不快,可她本身腿就没他长,如今又怀着身孕,当然不可能追上他,因此,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

    “老公,等等我!”

    “老公”

    沈轻轻拼命在后边喊他,顾祁森却置若罔闻,没有停下脚步的迹象。

    混蛋!

    这冷暴力,究竟什么时候结束哇?

    呜呜,宝宝好委屈

    沈轻轻捏紧拳头,别提有多哀怨了

    许是她一门心思只在顾祁森身上,压根没留意到路面的情况,竟不小心踢到一颗小石头,疼得她差点流眼泪。

    “啊——”

    女孩惨兮兮的叫声从身后传来,顾祁森霍地转过头,映入眼帘的,正是她整个身子蹲在地上的这一幕。

    嘶——

    顾祁森倒抽一口气,来不及多想,赶忙奔过去在她面前蹲下,紧张兮兮问:“怎么了?是不是肚子疼?走,我送你去医院!”

    话落,他不等她应声,就把她给抱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