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6 怀孕了(十七)
    未料到顾祁森竟会如此紧张,沈轻轻瞬间懵住了,缓过神来,整个人已经被他塞进他那辆帕加尼的副驾驶座上。

    她下意识想说自己没事,可在看到他眼角眉梢间溢满担忧之后,不知为何,竟神差鬼使地没有将话给讲出来。

    男人很快就发动引擎疾驰离开。

    车子开出一大段路,沈轻轻才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老公,你车别开那么快,我没事了,不用去医院看!我只是——”

    她原本想告诉他自己只是扭到了脚,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顾祁森冷冷打断,“有没事,去医院就知道!孩子可不是你一个人的!”

    兴许他的语气给了她一种只要孩子不要娘的感觉,沈轻轻不免有些郁闷,干脆赌气开口:“你放心,你的孩子健康着呢,我又不是伤到肚子,我只是不小心扭到脚罢了!”

    “那就去看骨科!”

    顾祁森酷酷回应,眼神都不给她一个。

    沈轻轻慌忙拒绝:“不用不用,我已经好了!”

    “”

    顾祁森沉默,没有搭理她。

    沈轻轻继续找话题:“早上我特地煮了早餐去找你,但你不在,后来我怕饿到咱们宝宝,我就把东西全吃了。明天我再给你做早餐好不好?”

    讲到最后,她几乎是带着讨好的微笑。

    顾祁森却依旧沉默,专注开自己的车。

    见他不搭理自己,沈轻轻摸摸鼻子,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已接近十二点,她不由得提议:“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饭啊?”

    原以为这男人又会高冷地无视自己,谁知,他竟淡淡问出声:“你想吃什么?”

    “好想吃帝王蟹啊!”

    一提到吃的,沈轻轻立马来了兴致。

    顾祁森一记冷眼瞥过来:“寒凉的东西,你还想吃?”

    “额”

    沈轻轻稍稍怔住,这才意识到确实有孕妇不能吃螃蟹这种说法,当下就讪讪说,“我只是想想而已啦,又不是真的要去吃!”

    她话音刚落,就听顾祁森冷声训斥道:“身为孕妇就必须有孕妇的常识,哪些事情该做,哪些事情不该做,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

    “喂,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自己是个孕妇好吗?而且人家一知道自己怀孕,就赶紧跑回来告诉你这个好消息了,可是你呢,对我爱理不理,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沈轻轻越讲越觉得自己太委屈,两只大眼睛直勾勾盯着他看,充满了控诉。

    可惜,男人的关注点,压根不与她在同一个频道上,只见他浓眉蹙起,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所以说,如果你没有怀孕,是不是就打定主意一辈子跟我互不相往来,相忘于江湖?”

    “我”

    心事被他说中,沈轻轻顿时有些心虚。

    “哼!”

    见她耷拉着一颗小脑袋,明显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他不禁握紧了方向盘。

    很想猛踩一下油门将车速提到最高档,但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他到底还是硬生生忍了下来。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两人都没有再开口说话,一直到银灰色帕加尼抵达江边某家饭店,顾祁森才率先打破这份静默:“下车!”

    “喔!”

    沈轻轻不敢耽搁,动作迅速解安全带。

    男人比她快一步下车,绕过车头走到副驾驶座旁,帮她打开了车门。

    兴许是怕她撞到头顶,他甚至还十分体贴地将手掌摊开,贴在车门顶上。

    他暖心的举动让沈轻轻的心跳霎时间漏跳半拍,樱唇微微勾动,潋滟一抹浅浅的笑意。

    她就知道,他老公只是傲娇,并不是真的不理她!

    嗯哼!

    这个认识窜上心头,她顿觉阳光灿烂起来。

    两人一进饭店,就有专人上前服务,恭敬热情地将他们带到了环境最好的包厢。

    270度透光的玻璃墙,一眼望去,江边的美景一览无遗,虽说此时是正午,无法欣赏到霓虹闪烁的夜景,然而,金黄的阳光一片一片铺洒在干净澄澈的江面上,波光粼粼的,却有另一番的滋味。

    沈轻轻坐的位置视野极好,她几乎坐下后,注意力就被窗外的江景吸引过去。

    顾祁森倒没打扰她,因为他忙着给她点餐。

    自从知道她有身孕之后,他深深意识到自己好忙,开始恶补相关的知识,不管怎么说,至少在饮食方面,他就不允许有任何闪失

    大约过了十分钟,顾祁森总算点完所需的餐点,见某个女人的视线依然落在外边,他眸光闪了闪,故意轻咳了一声。

    沈轻轻扭过头,敏感察觉到某人又在生闷气,赶紧给他倒一杯水,笑嘻嘻说:“老公,喝水!”

    顾祁森抬了一下眼皮,缓缓将水接过喝了一口,随后将杯子放回桌上,趁着等上菜的空档,对她说:“你有什么打算?”

    他的话让沈轻轻微微一愣,突然有些云里雾里,“什么什么打算?你能不能讲清楚点?”

    “还回ak上班?”

    他抿一口普洱茶,神色平静问。

    沈轻轻“嗯”一声,然后继续补充,“我一定会注意工作与生活平衡的,你放心!”

    “那东方珏呢?”

    顾祁森又问。

    “啊?什么?”

    沈轻轻呆住,片刻后反应过来,立马解释,“我跟他真是清清白白的,老公!”

    顾祁森将她的话彻底忽略,步步紧逼问:“还联系吗?”

    “当”

    “嗯?”

    “当然是不会经常联系了!”

    他看起来好凶啊!

    约莫是当真把东方珏当情敌了吧?

    哎,都是她造的孽

    沈轻轻咬着唇,心中禁不住泛上层层怨念,如果早知道她会怀孕,她怎么可能用那么蠢的办法去伤害他又利用东方珏呢?

    不过想想,人生还真是处处充满着惊喜,所以,无论之前经历过什么,现在她终于有了小baby,也该释然,乐观积极往前看了。

    至于顾祁森与东方珏,她深信总有一天,他们一定会冰释前嫌

    沈轻轻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依稀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不会经常联系,那就代表还会联系?若我不允许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