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7 怀孕了(十八)
    若我不允许呢

    男人最后所说的那句话,几乎散发出所有的冷意。

    沈轻轻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一时间竟有些答不上来。

    其实,这种类似二选一的问题,无论给她再多时间,她都没办法很干脆利落地做出决定。

    在她看来,东方珏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是这个世界上除了顾祁森和顾浩云之外,对自己最好的男人,她与他之间关系单纯,她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他对自己根本没有非分之想,而她,哪怕知道他优秀得令人发指,亦是同样只把他当哥哥,更甚至,她无比希望他就是自己的哥哥

    所以,对于这样一个在她生命中如此特殊的人,她怎么可能会舍得跟他划清界限呢?

    沈轻轻沉默了许久许久,久到顾祁森不耐烦,黑着脸冷声道:“说话!”

    “老公,我”

    沈轻轻艰难地咽咽口水,十分纠结。

    如果她回答自己不会再见东方珏,那绝对是赤果果的欺骗,她,并不想对他不坦诚,可万一讲真话,后果应该更严重吧?

    唉,怎么办,怎么办?

    沈轻轻一边咬咬唇,一边抬手挠了挠头发,正想张口说些什么,这时,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紧接着,门从外面被推开,五六个服务员整齐有序地排成一排,端着托盘彬彬有礼走进来。

    包厢内沉闷的气氛被打破,沈轻轻也禁不住悄悄松一口气。

    “顾总,顾太太,抱歉让两位久等了!”

    领头的人恭敬地向他们鞠了鞠躬,随后,小心翼翼将食物才上桌。

    顾祁森这次点的菜式都是清淡又有营养的,刚好又符合沈轻轻的胃口。

    知道他这是特意为自己考虑,沈轻轻心尖一暖,满满的,全是感动!

    眼里的深情藏不住,她骨碌碌的眸子就这么一瞬不瞬盯着他,恰好与顾祁森投射过来的眼神对上。

    顾祁森原本打算她不回答,或者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个,就不给她饭吃,可在看到她对自己情浓款款的这一幕,心霎时间软了下来。

    也罢,他在这跟个孕妇计较什么?

    还是先吃饭再说吧!

    这么想,他冷漠的俊脸渐渐泛上一缕柔和。

    优雅地拿起碗筷,给她夹了好几块排骨和青菜,然后将碗筷放在她面前。

    沈轻轻有些受宠若惊瞪大眼,“老公,你不生气了?”

    “我有生气?”

    顾祁森又给她舀了一碗鸡汤,淡淡开口反问。

    沈轻轻急忙摆手,道:“没有没有,老公你心胸那么宽广,怎么可能会因这些小事生气呢?”

    “”

    死丫头,这还是小事?

    顾祁森嘴角微微抽搐一下。

    见他不说话,沈轻轻滴溜溜的眼珠子转呀转,立马夹了一块鱼肉,送到他嘴边,眉眼弯弯笑道:“老公,吃点鱼吧?来,张嘴?”

    顾祁森瞥她一眼,瞧她那小模样实在太殷情,他突然不忍心拒绝,于是很配合地张开嘴,把鱼肉吃了下去。

    沈轻轻非常高兴,又乐呵呵喂他吃了好几样,每一次,顾祁森都欣然接受了。

    礼尚往来,他也开始喂她吃东西,两人的距离越拉越近,仿佛已经完全回到从前那段心无间隙的时光,他与她始终那么相爱呵

    一顿饭下来,沈轻轻吃得十分满足,完全忘记在吃饭之前,顾祁森问自己的问题那个令人难以回答的问题。

    她一边摸着肚子,一边站起来,对顾祁森说:“老公,时间差不多了,你是不是得回公司上班呢?”

    见她一副恨不得自己离开的模样,顾祁森心头莫名掠过一缕不快,“这么希望我走?”

    “啊,当然不是啦!”

    沈轻轻赶忙否认,索性走到他旁边,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快速凑到他嘴角处亲一记,娇声道:“我是担心你爷爷真的会一气之下把你赶出公司啊,毕竟你刚刚朝他撂狠话了呢。”

    “放心,就算被罢职,我也养得起你!”

    终究是自己心爱的女人,哪怕他因之前的事情再怎么生她气,都不可能真正舍得让她担忧,更何况,她还怀着孩子

    想起自己即将要当父亲,顾祁森心头一阵激荡,有些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她明明就被诊断怀孕机率几乎为零,可却那么赶巧就在这个节骨眼怀孕,不得不说,生活中处处充满奇迹与惊喜。

    思及此,顾祁森情不自禁把她抱到自己腿上坐,伸手摸了摸她尚未显怀的肚子,低声呢喃一句:“他们有没有折腾你?”

    “他们?嘻”

    沈轻轻轻笑一声,眉眼间有着无法掩饰的幸福,“还不确定是不是双胞胎呢。不过老公,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喜欢一个还是两个呢,嗯?”

    “都可以!”

    顾祁森由衷说。

    其实,他想说的是,只要是你生的,无论男孩女孩,无论多少个,我都喜欢

    但转念一想,他才不希望这丫头太过嘚瑟,所以,这些话还是不告诉她了。

    然而,沈轻轻却是直接猜中他的心思,“所以,你是说只要是我生的,就算是生一块叉烧,你都喜欢,是咩?”

    “呵,这是什么破比喻?”

    顾祁森不禁被她逗笑。

    “嘿嘿,突然间想到的嘛。”

    沈轻轻调皮吐吐舌头,难得被他抱在腿上,她干脆乖巧地窝在他怀里,舍不得离开。

    这样的温馨持续了五分钟,被沈轻轻包里响起的铃声打断。

    沈轻轻打开包包拉链,拿出手机一看,是东方珏打来的。

    她下意识想按接听键,谁知,顾祁森却比她更快一步将手机抢了去。

    “啊还我——”

    沈轻轻惊叫一声,就见男人已经恶狠狠将她的手机丢到地上。

    他摔得特别用力,手机瞬时炸裂,屏幕黑成一团。

    “喂,你干嘛扔掉我手机?”

    沈轻轻气呼呼瞪他一眼,赶紧从他怀里挣脱开,跑过去捡手机。

    看着自己新换的手机彻底报废,她肉疼得快要暴走,咬牙切齿怒斥:“你也太过分了吧?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扔坏我的手机!钱多得没地方花吗?”

    “是,钱多得每天砸烂你一万个手机都毫无压力!”

    “你——”

    沈轻轻气结,正想说些什么,就听他的声音骤然冷了几度,“说,你以后是不是跟东方珏断绝一切来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