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13 怀孕了(二十四)
    沈轻轻打开门的同时,顾氏集团总裁办公室的大门刚好被人从外边推开。

    见顾长谦大步流星走进来,顾祁森只好结束与沈轻轻的通话,冷冷看向他:“爷爷,您这个时候来公司,有何指示?”

    顾长谦板着脸,说:“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你!”

    顾祁森抬腕看看表,眉头微微挑了一下:“两分钟后,我跟国际ay集团有个融资会必须开!”

    “行,你去开吧,我在这等你!”

    顾长谦索性走到沙发坐下,双手撑着拐杖,一副今日不谈誓不罢休的姿态。

    “好!”

    顾祁森点点头,没再说些什么,而是按下内线,吩咐秘书室的人送一杯热茶进来,然后便起身离开。

    环江公寓。

    门外的小溪见到沈轻轻,毕恭毕敬道:“少夫人,您好。我叫小溪,是boss让我来保护您的。”

    “你好!请进吧。”

    沈轻轻浅笑着请她进门,小溪说了声“谢谢少夫人”,随后,步履矫健走进来。

    沈轻轻给她倒了一杯温开水,“来,喝点水吧。以后麻烦你了!”

    小溪双手接过水杯,笑意吟吟对她说:“谢谢少夫人!不麻烦,这是我应该做的,而且能照顾和保护少夫人,是小溪的荣幸。”

    “呵呵,你好会说话啊!”

    沈轻轻微微一笑,对小溪的性格有了初步的了解,看来,她这个贴身女保镖,倒是打破了她一惯的认知,一点都不高冷,甚至可以说,有点话唠体质嘛。

    不过,她喜欢,因为她本身也是个话唠,这样以后也不会无聊了

    “小溪说的是真心话。”

    小溪除了是话痨之外,还是个耿直girl,生怕沈轻轻以为自己在拍马屁,赶忙解释道。

    沈轻轻被她逗笑:“哈哈,好啦!那我等会儿要去顾氏集团,你是不是要跟我一起去呢?”

    “当然!以后少夫人去哪,我就去哪!”

    “呵,好的!”

    顾氏集团。

    三十分钟后,顾祁森总算开完融资大会,推开办公室的大门,风姿绰约走进去。

    顾长谦果真还在那里等着。

    顾祁森瞥了一眼茶几上此时已经差不多冷掉的红茶,见杯子没有被动过的痕迹,他不由得拧了拧眉,问:“爷爷还想喝些什么?”

    “不喝了!”

    顾长谦没好气回答,接着道,“你现在有时间了吧?”

    “嗯!”

    顾祁森颔首,走到单人沙发,优雅落座。

    顾长谦见状,单刀直入道:“行!那我就进入正题,轻轻怀孕了?”

    他的话让顾祁森微微一愣,反应过来时,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您怎么知道的?”

    这件事他明明让医院给保密的,怎么就传到爷爷耳里去了?

    “哼!我不仅知道她怀孕,我还知道,她曾经跟东方珏一起被你撞破,之后去了m国,在总统府住了两个多月!”

    顾长谦咬牙切齿道。

    顾祁森挑挑眉,“所以呢?”

    “这简直败坏门风!”

    许是太过生气,顾长谦干脆用拐杖狠狠戳了戳地板,霍地站起身。

    “”

    顾祁森抿着唇,好看的眉眼间迅速泛上几分锋利。

    见他不说话,顾长谦不禁开始咄咄逼人训斥他:“如果不是我查出这些,你是不是打算就这么一直包庇她?她跟东方珏之间不清不楚的,你怎能确定,她怀的,是我顾家的嫡亲血脉?”

    顾祁森沉着一张俊脸没有吭声,这一刻,他的脸色已不能用难看来形容。

    周遭的空气像是瞬间被冻结一样,处处透出刺骨的冷意。

    屋内,令人窒息。

    屋外,现在门口不小心听到顾长谦那段话的沈轻轻,亦是白了脸。

    她不是故意偷听的,而是他们的门没有关紧,留出一条细缝,再加上顾老爷子的声音实在太高亢了,她耳力又极好,所以才全数听进耳里。

    不听还好,一听到老爷子对自己的怀疑,沈轻轻的心就像被无数只蚂蚁吞噬那般,泛着难忍的疼。

    难道在爷爷心里,她就有那么不堪麽

    跟她一样立在原地的,还有小溪。

    对比起沈轻轻苍白的脸色,小溪显得平静自若多了。

    她平时虽然是个话唠,但基于职业素养,她一点都不八卦,特别是主人家的八卦,他们身为保镖的,更是练就了充耳不闻的本事。

    沈轻轻捏了捏冒汗的手心,难过得不得了。

    其实,她明白,老爷子的猜疑是合情合理的,自己与东方珏那些事儿,的确扯不清,换做任何人,都会对她的孩子是谁的表示怀疑,也幸好顾祁森相信她

    思及此,她心尖不由得变得暖暖的,只觉得自己愈发深爱这个男人,也爱对了!

    里边一阵静默,迟迟不见顾祁森出声,等着等着,沈轻轻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不知为何,突然有些害怕,他会因为爷爷的话而怀疑自己

    如果他真的怀疑自己了,她,应该会很绝望吧?

    “怎么?你一直不说话,这是被我说中了?你说,我怎么会有你这种窝囊废孙子?这么喜欢帮别人养孩子,嗯?你你真是气死我了!”

    顾长谦气呼呼说完,抡起拐杖就往顾祁森身上打去。

    顾祁森身手敏捷躲过,让顾长谦扑一场空。

    顾长谦气得破口大骂:“你这不孝子,还敢躲?”

    “不躲,难不成站着活活被您打死?”

    “你——”

    “先别说轻轻跟东方珏之间毫无私情,就算有,还不是爷爷您逼迫的?”

    “我逼迫她?”

    顾长谦简直快气懵了。

    “不是您,还能有谁?”

    顾祁森冷冷勾唇,嘴角扬起一缕讽刺的笑。

    “我只是让她离开你,又没让她跟东方珏搅和在一起?东方珏是什么人,如果他对轻轻没点企图,会对她那么好?”

    “没人比我更了解轻轻的为人,她要真那么容易变心,哪能爱我这么多年?再者,难道在爷爷您心里,我比不上东方珏?轻轻会舍得抛弃我选择他?”

    顾祁森语气十分笃定呛他。

    顾长谦被他呛得语噎,只好恼羞成怒道:“总而言之,不管他们是不是清白,她肚子里的孩子都必须去做dna检测,如果是你的孩子,那就算了,只要你不介意她跟东方珏的事,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否则,你必须跟她离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