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14 怀孕了(二十五)
    面对着爷爷的勃然大怒,顾祁森却是凉凉开口道:“我自己做过什么,还会不清楚?您尽管放心,孩子百分之一百是我的!”

    讲到这,未等顾长谦出声,他接着又下起了逐客令、“爷爷如果没其他事就请回吧,我还有会要开!”

    “你——”

    顾长谦被他气得差点一口气提不起来,只好拄着拐杖哆嗦着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转身,气匆匆往门口走了。

    听到他急促的脚步声,沈轻轻心里咯噔一下,慌乱之中也顾不上多想,急忙躲进不远处的会议室。

    小溪见状,当然也跟着躲了。

    幸运的是,她们两人比顾长谦快了一步,所以,自始至终,顾长谦都不知道,自己与顾祁森的对话,全被沈轻轻听了去,当然,他更是不知道,自己在沈轻轻心目中仅存的那点和蔼与慈祥,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也找不回来

    如同之前那样,她不讨厌,也不怨恨这个位高权重、又一心只为家族利益着想的老人,但让她打心眼里像以前一样尊敬他、亲近他,更是不可能了

    思及此,沈轻轻下意识摸了摸肚子,无声与肚子里的两个宝贝交流——

    宝宝啊宝宝,怎么办,你们太爷爷貌似不喜欢你们呢,也不欢迎你们的到来

    可是不要紧,宝宝有爹地妈咪就够了,对不对?

    “少夫人,老太爷走了,您要不要去找boss ?”

    见她待在会议室里愣了许久,小溪禁不住提醒道。

    经过与沈轻轻短暂的相处,她已不知不觉喜欢上这位平易近人的新主子,而向来做事很有分寸的她,心里也跟明镜似的,知道少夫人现在肯定很委屈,毕竟谁能够经得起那样的猜疑呢?

    哎!

    反正,第六感告诉自己,少夫人绝对不是一个朝三暮四的女人,她绝对值得boss大人深爱!

    “嗯,好!”

    沈轻轻这才从紊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朝她点了点头。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会议室。

    沈轻轻怀着复杂的心情走到总裁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等她进去后,小溪很识时务地没有跟上,而是守在顶层的电梯口待命。

    “老公——”

    女孩婉转流长的声音,如同一缕清风,瞬间将顾祁森心里的压抑吹散得一干二净。

    坐在大班桌前批件的男人缓缓抬头,映入眼帘的,是女孩眉眼弯弯的笑脸,嘴角的笑意浅浅的,特别动人。

    顾祁森心头微微一动,旋即搁下手中的钢笔站起身,大步流星朝她走去:“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

    她,应该不会听到爷爷那些话吧?

    男人不由得暗忖。

    沈轻轻歪着脑袋眨眨眼:“我早上不是告诉过你,下午要来接你下班的咩?”

    “呵,这么贤惠?”

    顾祁森忍俊不禁。

    沈轻轻伸手帮他理了理白衬衣的领口,笑嘻嘻说:“那是,像我这种上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的老婆,哪里找嘛!”

    话落,她刚好帮顾祁森整好衣领,索性依偎在他怀里,甜糯糯地喊他,“老公——”

    “嗯?怎么了?”

    顾祁森摸着她柔顺的头发,沉声问。

    “没什么,就是想喊喊你而已!”

    沈轻轻鼓着腮帮子说。

    顾祁森挑挑眉,敏感察觉到她有些不对劲,表面虽然笑得很甜,可却掩盖不住她那眉眼间的愁绪。

    她,有心事!

    莫非真听到爷爷与自己的对话了?

    想到这,顾祁森不禁试探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三点半左右!”

    沈轻轻如实回答。

    三点半?

    那岂不是

    顾祁森俊脸倏地一沉,薄唇掀动正想说些什么,沈轻轻已先他一步出声,“老公,我都听到了”

    轰——

    她果真

    顾祁森怔在原地,霎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沈轻轻倒是没他想象的那么脆弱,其实对她而言,只要顾祁森相信自己,哪怕全世界都背弃她,她亦认为自己是幸福的,于是,迟迟等不到顾祁森的回应后,她便接着往下说:“没怀孕的时候,爷爷嫌弃我无法为顾家开枝散叶,这一点我能理解,怀孕了,他猜疑宝宝们是东方珏的,其实,我也能理解,只是,为何心里还是那么难受呢?我是真的从未想过,原来在爷爷眼里,我竟是如此不堪”

    “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他向来如此,若不然,也不可能酿造出当年的悲剧!”

    提起自己所知道的某些往事,顾祁森深邃的眸子陡然一眯,泛过一抹复杂的冷光。

    沈轻轻被他的话挑起了好奇心,小脑袋倏地从他怀里抬起来,“当年的悲剧?是指?”

    顾祁森却不打算告诉她:“这种事情,孕妇还是不要听,免得影响胎教!”

    “噗——”

    沈轻轻差点被他噎到,还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就听他语带认真说:“安心养胎吧,至于爷爷那边,你放心,我会搞定的,他不可能会再找你麻烦!”

    “真的吗?”

    沈轻轻半信半疑。

    顾祁森将她的表情看在眼底,勾勾唇反问:“怎么?难道你还不相信你老公的能力?”

    “当然不是啦,人家只是好奇而已!”

    “好奇害死猫!”

    “切,我又不是猫。”

    沈轻轻嘟嘟唇,娇嗔一句。

    “呵”

    顾祁森但笑不语,抬手揉了揉她的头顶,随后,指了指旁边的沙发对她说:“那你去那边坐着休息一下,我先开个视频会议。”

    “嗯啊,好!”

    沈轻轻颔首,乖乖地任由他牵自己的手往沙发走去。

    落座后,顾祁森又迈开长腿走到茶水间,给她叮了一杯热水奶。

    沈轻轻满心欢喜捧着牛奶杯喝一口,终于忍不住问他:“老公,我能不能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说吧!”

    顾祁森耐心十足在她旁边坐下。

    沈轻轻将杯子放回茶几上,咬了咬唇,秋水般迷人的眼睛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地挤出一句话:“那个你真的百分之一百相信,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吗?”

    顾祁森闻言,嘴角的笑意倏然冻结:“难道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