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15 怀孕了(二十六)
    他突如其来的转变,让沈轻轻顿时不知所措起来。

    她白着一张小脸,唇瓣微微颤了颤,想说些什么,喉咙却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掐住,那些想说出口的话儿,就这么硬生生地被卡在嗓子眼里。

    她以为她真的以为他是百分之一百相信的,可如今

    虽然,她明白他的怀疑乃人之常情,可到底,还是伤心了。

    顾祁森将她苍白的脸色看在眼里,深邃的眸子迅速掠过一抹异光。

    他抿着唇,没有再开口,而是突然站起了身。

    沈轻轻立马慌了,赶忙伸手拽住他的手腕,“你去哪?”

    难道你真的不相信我吗?

    她很想问出声,无奈,这句话却像是敏感词一样,自动屏蔽了。

    顾祁森眸光沉沉盯着她,夹杂着些许温柔:“等我一下!”

    “可是”

    沈轻轻骨碌碌的杏眸瞅着他,像是害怕他随时走掉似的。

    “乖!”

    男人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头。

    沈轻轻只好“嗯”一声,缓缓松开他的手。

    不一会儿,顾祁森就走到了大班桌前。

    沈轻轻眨眨眼,就见他拉开某个抽屉,从里边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

    盒子的外壳十分小巧精致,让人情不自禁联想到了首饰盒。

    难道,他是打算送礼物给她么?

    思及此,沈轻轻的心跳不自觉加速起来。

    但转念一想,她又笑自己自作多情了。

    貌似他刚刚还在质疑她肚子里的宝贝究竟是谁的孩子,所以,怎么可能还会送她首饰呢?

    沈轻轻呐沈轻轻,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自我感觉良好?

    她心里暗暗唾弃自己,恍惚之中,顾祁森已重新回到她面前。

    他在她旁边坐下,当着她的面,将盒子打开。

    沈轻轻下意识屏住呼吸,却万万没有想到,映入眼帘的,竟是她那条怎么都找不见了的脚链

    噢!

    她惊讶地捂住嘴巴,滴溜溜的眼睛瞪大,直勾勾望向顾祁森,声音难掩激动:“脚链怎么会在你这?”

    “捡的!”

    顾祁森一边说,一边把脚链的锁扣拧开,微微倾身,帮她将脚链戴上。

    “捡的?”

    沈轻轻彻底懵了,直到他把脚链戴好,她才总算再次找回自己的声音:“在哪捡的?”

    “你说呢?”

    顾祁森似笑非笑反问。

    “额,我要是知道的话,还用问你吗?”

    沈轻轻语带无奈回答,随后想到了什么,感叹了一句,“其实被你捡到也正常,毕竟这脚链有定位功能。”

    顾祁森闻言,不由得点了点头:“嗯,这条脚链不仅有定位功能,它还长了腿,会自动跑到我身边。”

    “啊?”

    沈轻轻更是一头雾水了。

    她完全想不起脚链在哪里丢失,而听他的语气,似乎不是他主动找的,而是

    轰——

    难不成是

    想到某个可能性,她咬了咬唇,悄悄攥紧了手心,胸腔处却无法遏制地涌起一波一波的情愫,如同海浪滔滔那般,让她整个人都坐不住了。

    于是,未等顾祁森出声,她便抢先一步问:“那天的事情,你知道了,是不是?”

    “那天?哪天?”

    顾祁森蹙着眉,看起来一脸茫然。

    沈轻轻原本还笃定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可见他一副状况外的模样,她突然又不敢确定了,但,她依然选择如实告诉他:“就是我去m国之前,曾经回到咱们家拿护照,然后然后”

    讲到这,沈轻轻脑海中禁不住浮现一幕一幕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害羞得再也说不下去。

    顾祁森倒是淡定自若往下说:“然后,你趁着我喝醉,就起了贼心,是不是?”

    “哪有?”

    心事被猜中,沈轻轻倏地红了脸。

    “没有?”

    顾祁森勾勾唇,接着拿出手机,修长的手指划了划屏幕,“有视频为证的,你要不要观赏一下,嗯?”

    “什么?有视频?”

    沈轻轻小脸红得更加彻底,赶忙伸手去夺他的手机,“啊呀不行,你赶紧把视频删了、删了!”

    虽说他们是老夫老妻了,但那种事情拍视频,怎么想都觉得难为情。

    顾祁森当然不可能被她得逞,直接就把手机丢得远远的,然后把她给抱到怀里,“好了好了,别乱动,万一动了胎气怎么办?”

    “哼,动胎气还不是被你害的?”

    沈轻轻鼓着腮帮子,没好气掐掐他的手。

    顾祁森笑,好看的眉眼间泛起无限柔情:“是是是,是被我害的!”

    “那你还不把视频删了?快点啦,快点!”

    嘤嘤嘤,那视频要是一个不小心被爆出去的话,他们还怎么做人?

    “哪来的视频?骗你的。”

    顾祁森索性实话实说。

    沈轻轻卷翘的睫毛眨了眨,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骗了。

    “讨厌!”

    她抡起粉拳捶他一记,就听他富有磁性的嗓音在耳畔响起,“以后不要那么傻,有任何事情都可以跟我一起商量,千万不要像上次那样,什么都不说,就擅自做了某些自以为是对我好的决定,懂吗?”

    “嗯,懂了!”

    沈轻轻重重点头,突然灵光一闪,恍然大悟:“所以老公,你其实一早就知道我离开的原因,是么?”

    “嗯!”

    顾祁森颔首。

    “什么时候知道的?”

    天,她好奇死了。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喂——”

    十分钟后,秦瑄过来敲门,提醒顾祁森有重要会议要开。

    沈轻轻见状,依依不舍道:“老公,那你去开会吧,我在这等你。”

    “好!那你好好照顾自己。”

    顾祁森抬腕看看表,见时间果真差不多,只能匆匆离开了。

    他走之后,偌大的办公室,只剩沈轻轻一个人。

    有些无聊,她干脆拿起手机,准备玩会游戏,刚打开手游的app,这时,顾浩云的电话却打了进来。

    沈轻轻立马按下接听键,笑嘻嘻说:“佑辰,你终于开机啦。”

    “轻轻,你总算出现了,你这家伙,两个多月不见踪影,到底死哪去了?”

    顾浩云气急败坏骂她,可沈轻轻却听得出,他非常担心她。

    沈轻轻心尖一暖,嘴角的笑意渐渐加深:“我出了趟国,前两天才回来的。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聚聚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