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18 怀孕了(二十九)
    “嗯啊,老公你真好!”

    沈轻轻本来也只是娇嗔地发发牢骚,见自家老公如此体贴照顾自己,哪还能有什么小脾气,当下就喜滋滋地张开嘴,把蛋糕吃下了。

    “还要吃其他吗?”

    顾祁森坐在她旁边,一只手揽住她的肩膀,一只手作势要去拿其他的小甜点。

    沈轻轻不加思索点点头:“要、要、要!”

    “呵”

    顾祁森满意地扑哧一声,继续给她喂食。

    看着他们两个旁若无人秀恩爱,顾浩云这可怜的电灯泡着实被虐得不轻。

    不过,事到如今,他还是有些茫然,一时间竟猜不出,轻轻不能吃冰淇淋,怎么就跟顾祁森扯上了关系?

    大约过了两分钟,沈轻轻才总算重新注意到被他们晾在一旁的“佑辰灯泡”。

    见放在他面前的冰淇淋都快融化了,她眨眨眼,赶忙催促道:“佑辰,别浪费你妈妈的一片心意啊,还不赶紧把冰淇淋吃了?”

    “我不喜欢吃冰淇淋!”

    “但你不吃的话,就没人吃了啊,那很浪费的。”

    “不能放冰箱里,等你能吃的时候再吃吗?”

    “可是我”

    沈轻轻正想跟他解释,她会有好长一段时间不能吃冰淇淋,可却被顾祁森给打断了,“让你吃就吃,废话那么多做什么?”

    未料到顾祁森竟呛自己,顾浩云忍不住怼他:“喂,轻轻先让你吃的,你怎么不吃?”

    顾祁森挑挑眉,一点面子也不给:“你认为,我会吃你妈做的东西?”

    “你——”

    顾浩云气结,下意识攥紧了拳头。

    生怕他们打起来,沈轻轻赶忙打圆场,“好咯好咯,不就是冰淇淋嘛,你们不吃就算了,等下小溪来了,给小溪吃。女孩子最爱冰淇淋了。”

    “小溪是谁?”

    顾浩云被她挑起了好奇心。

    “是我的保镖啊,你哥给我请的。”

    沈轻轻拿纸巾擦擦嘴,笑眯眯解释道。

    “喔,算他有点良心。”

    知道顾祁森是真心对沈轻轻好,顾浩云这才没计较他对自己妈妈的不尊重。

    说到底,顾祁森的亲生母亲会自杀,也是因为爸爸选择了妈妈,他们终究还是理亏了

    只不过,在顾浩云的心中,他的妈妈是天底下最好的女人,打死他都不会相信,是妈妈主动介入爸爸与顾祁森母亲的婚姻当中

    “我向来有良心,不像某些人!”

    顾祁森凉凉开口反驳,接着拉开椅子站起身,离开饭厅。

    顾浩云被他气得跳脚,若不是沈轻轻拦着,非得撸起袖子上前找他拼命不可。

    “轻轻,也就你受得了他这冷冰冰的性格。”

    他拿起桌上的杯水喝一口柠檬水,气呼呼控诉道。

    沈轻轻笑了笑:“外冷内热嘛,这样的男人才可爱呢。”

    话落,她双手捧着腮帮子,做花痴状。

    顾浩云无语扶额:“你没救了!”

    “是啊,被你哥迷得无药可救了,嘤嘤嘤!”

    顾浩云:“”

    两人聊天聊到一半,外头就传来门铃的响声。

    “应该是小溪来了。”

    沈轻轻一边说,一边从椅子上站起来,慢悠悠走出去。

    顾浩云深邃的眸子眯了眯,视线探究般落在她身上,不知为何,总感觉今天的轻轻,与过去那个整天蹦蹦跳跳的女孩相比,有些不一样。

    至于哪里不同,一时间,他倒是说不上来。

    思绪飘远之际,沈轻轻已带着一个高挑的女孩走进饭厅。

    顾浩云抬眸望去,恰好见到一张不算陌生的年轻面孔。

    他微微怔了怔,眸光悄悄掠过一缕阴沉,很快就恢复正常,神色柔和看向沈轻轻,问:“这就是你的保镖?顾祁森给你请的?”

    “是啊,她叫小溪,身手很厉害的喔,而且还是医生呢。”

    沈轻轻并未察觉到顾浩云怪异的表现,依旧笑嘻嘻为他们介绍,“小溪,这是顾祁森的弟弟浩云。”

    “二少好!”

    小溪礼貌地朝他鞠鞠躬,神色自若得仿佛不认识他似的。

    顾浩云“嗯”一声,旋即拿起水杯,抿一口柠檬水,余光突然瞥到了刚刚被他搁置在一旁的冰淇淋。

    想到轻轻是有打算让这个小溪吃冰淇淋,他哪里肯,干脆直接拿过勺子,一口一口舀着吃。

    “佑辰,你不是说你不吃冰淇淋的么?”

    沈轻轻一脸诧异。

    亏她刚才还跟小溪说,家里有很好吃的冰淇淋给她吃呢,这个佑辰,真是

    思及此,沈轻轻略带歉意看了小溪一眼。

    小溪朝她微微一笑,无声地说了是一句:“没关系!”

    “我突然爱吃了!”

    顾浩云眼皮都不抬一下,继续捧着冰淇淋吃。

    “那好吧。”

    沈轻轻耸耸肩,无语。

    饭厅内的气氛,陡然变得尴尬起来,幸好这样的状况持续不到两分钟,又有人来敲门了。

    “少夫人,我去开门!”

    小溪恭敬说完,立马转身退出去。

    她一离开,顾浩云便放下勺子,一点都不认同地对沈轻轻说:“这保镖的来历你清楚吗?贴身保镖可是要百分之百信得过的人担任才行!”

    “她的来历我倒是不清楚,但人是顾祁森找的,他总不可能随随便便找个人来保护我吧?安啦!”

    沈轻轻如实回答,滴溜溜的大眼睛转呀转,突然灵光一闪,马上八卦问道,“你好像对小溪有成见喔?难不成你们以前认识?”

    “咳”

    顾浩云喝着水,差点被呛到,猛咳两下之后当场否认,“我只是好心提醒你而已!”

    话音落下,他将水杯放好,薄唇掀动正准备继续说些什么,这时,就听见宫天祺那欠扁的声音响起:“哟吼,三嫂,有火锅吃也不叫上小爷我,太过分了喔!”

    沈轻轻猛地转过头,就见宫天祺提着两个装满各式食材的大购物袋走进来。

    “咦,怎么是你?秦瑄呢?”

    “他啊,半路遇到小爷,小爷我好心放他假咯。不过如果不是因为遇到秦瑄,小爷我都不知道,原来还有火锅吃呢。”

    宫天祺笑得格外开怀,这才发现顾浩云居然也在

    他一张笑脸随即冷下来,“你来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