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1 怀孕了(三十二)
    what?

    这般落井下石毫不犹豫的人,是他家三哥么?

    宫天祺不禁风中凌乱。

    正想抗议,余光却瞥见顾浩云阴着一张脸走过来,他赶忙晃了晃大长腿,痞痞地对顾浩云说:“三哥让你去买药,顺便到明月楼打包几个招牌菜回来!”

    顾浩云压根不信他,无语翻翻白眼,飚出一句粤语:“睬你都傻!”

    宫天祺听不懂粤语,但他也没那么傻,直觉告诉他,顾浩云绝对是在骂自己,于是气急败坏怒吼道:“喂,不许讲鸟语!”

    “呵呵,无知!”

    顾浩云冷笑两声。

    许是由于刚刚在厨房跟姚沐溪闹得不愉快,这会儿,顾浩云突然没了在这边继续待下去的心情,因此,他抬眸看向沈轻轻与顾祁森,随后对沈轻轻说:“轻轻,我先走了。下次有时间,咱们再一起吃饭吧。”

    未料到他竟要走,沈轻轻立马走到他旁边,仰起小脸,眼神蕴满关心问他:“你怎么突然要走了?还没吃饭呢。而且你的伤——”

    “我的伤没有大碍,别担心。”

    顾浩云朝她微微一笑,打断她。

    “可是——”

    沈轻轻还想再说些什么,他便抢先一步道,“我走了!”

    话落,他干脆转身,头也不回往门口走去。

    沈轻轻不放心,亦步亦趋跟上。

    宫天祺见这两人感情实在太过要好,不由得摸摸鼻子,开始抗议:“三哥,你瞧,三嫂是不是偏心得太过份了啊?”

    顾祁森一记冷光射过来,“人家是青梅竹马,你呢?”

    “我”

    宫天祺一时语噎,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小爷我跟她老公也是青梅竹马呢!哼!”

    “喔?青梅竹马?”

    顾祁森有些忍俊不禁,语带揶揄对他说,“20多年了,我至今都未曾发现,原来你是女孩子”

    “我”

    宫天祺这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用错成语,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

    嘤嘤嘤!

    幸好顾浩云不在这,否则又该骂他无知了

    想起顾浩云这臭小子,宫天祺就恨得牙痒痒,十分懊悔刚刚没把拳头打得重一些。

    下次吧,下次他宫小爷绝对把他打得满地找牙,哼哼哼!

    顾家大宅。

    顾祁森接到了霍隽尧与宋浅影婚礼的邀约,与霍家有亲戚关系的顾长谦,当然也收到了邀请。

    当顾长谦知道顾祁森会带沈轻轻一同出席时,一张老脸倏地就沉下来。

    霍家是h市的名门世家,在国内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宋浅影的娘家陆家,亦是同样背景深厚,因此,可以想象,这场世纪婚礼的场面有多么盛大,届时一定会有无数媒体到场进行报道。

    若顾祁森与沈轻轻一同出席,那么,沈轻轻是顾家少夫人的身份势必会曝光,如果换做是以前,他倒无所谓,毕竟这孙媳妇是他挑的,他当然希望她能与自家孙子白头偕老,可如今

    不可以啊!

    在没查清她与东方珏之间是否存在不清不楚的关系,以及她肚子里的宝宝是不是顾家的嫡亲血脉之前,他断不可能允许她与顾祁森的婚姻曝光,因为后续想让他们离婚,就没那么简单了!

    顾长谦手里攥着霍家送来的那张烫金邀请函,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第n次叹气。

    这时,顾冉冉优雅娉婷的身影从外边走进来。

    见顾长谦一个人坐着发呆,手里还握着一张类似邀请函的东东,她眸光闪了闪,掠过一缕探究。

    很快,她就恢复正常,唇角勾起一抹浅笑,款款走过去。

    “爷爷——”

    顾冉冉亲昵地坐在他身边,挽着他的胳膊撒娇道,“您在想些什么呢?似乎很烦恼一样?”

    见到自小疼到大的孙女,顾长谦阴郁的神色稍稍好转了一些,却也没对她说实话:“没什么,爷爷就是在思考,你尧表哥和表嫂的婚礼,我们顾家该送什么样的大礼过去”

    顾冉冉闻言,怔了怔,好半晌才咽咽口水,不敢置信问他:“爷爷,您是说,尧表哥没死,回来了?”

    “是啊,前些天回来了。”

    讲到这,顾长谦不由得顿住,感叹一声,“阿尧这孩子,死而复生不容易啊!”

    “是啊,挺不容易的。”

    顾冉冉假惺惺应了一句。

    她跟霍隽尧无冤无仇,也没啥感情,因此,对方是死是活,她可一点都不关心。

    不过,沈轻轻那小贱人去年无意中救下霍隽尧的老婆孩子,从此被霍家奉为座上宾,基于这点,霍隽尧平安回归,之于她而言,还真不是什么好事!

    顾长谦与顾冉冉两人各怀心思,彼此都没再开口说话。

    大约过了几分钟,顾冉冉才试探着问:“对了爷爷,轻轻可是霍家的救命恩人,这一次,她跟我哥会去吧?”

    “嗯。”

    顾长谦颔首,垂眸敛去眼底的异光。

    他一定得想办法阻止他们去参加婚礼,至少,在尚未洗清沈轻轻的嫌疑时,他必须这么做,否则,事情将会变得难以控制

    “爷爷呢?您去吗?”

    “爷爷就不去了你如果想去的话,到时候跟你哥一起!”

    “嗯,好啊。我还没见过表嫂呢,听说她长得好漂亮,我要去看看,是不是跟轻轻有得一拼。”

    顾冉冉故作兴奋开口。

    顾长谦摇摇头,忍不住反驳她,“漂亮有什么用?女孩子最重要的是洁身自爱、品行端庄,你啊,虽然在外国,民风开放,但私生活还是必须注意,不许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

    “知道啦,爷爷。这么多年我都没交过一个男朋友,绝对洁身自爱的。”

    顾冉冉急忙应声。

    顾长谦眯着精锐的眸子,轻轻“嗯”了一声,接着抬手摸摸灰白的胡子,语重心长对顾冉冉说:“你年纪也不小了,差不多可以考虑终身大事了。”

    “爷爷,我才23!”

    顾冉冉本能地排斥婚姻、爱情还些话题。

    她不需要婚姻,也不需要爱情,支撑她活下来这么久的,唯有恨,对这个世界滔天的恨”

    “23还小?你老实告诉爷爷,宫小四怎么样?他跟你年纪相仿,而且平时里你们关系也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