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2 怀孕了(三十三)
    “宫小四?”

    顾冉冉差点无语,“爷爷,您这提议也太令人惊悚了!”

    “怎么?那孩子虽然现在有些浑,但他本性绝对是好的,自小跟你一起长大,也算是知根知底,你如果觉得他也不错,爷爷可以为你们牵线,试着相处看看。”

    “呵呵”

    顾冉冉干笑两声。

    宫天祺那家伙机灵得跟鬼似的,她才不想自虐,去找他相处。

    思及此,顾冉冉立马敷衍道,““现在还不急,等我25岁之后再说吧,爷爷!”

    讲到这,她索性又将话题引到沈轻轻身上去,“对了,爷爷,您还是多关心一下我哥哥嫂嫂吧。我听说我大哥最近添置了好多婴幼儿用品呢,难不成是轻轻怀孕了?如果真是那样,可就太好了”

    这事,顾冉冉不提还好,一提,直接戳到顾长谦心坎去。

    只见他一张老脸倏地就沉下来,没好气“哼”一声站起身,“你管好自己的事就行,少为他们的事操心。”

    “我那是我哥哥耶,我怎么可能不为他操心?”

    顾冉冉眨眨眼,一脸无辜。

    “哎!”

    顾长谦双手反剪放在后边,重重叹了一口气,“总之,管好你自己!”

    话音落下,他再也不理顾冉冉,头也不回上楼了。

    顾冉冉眸光闪了闪,瞬间恍然大悟。

    看来,哪怕沈轻轻怀孕了,爷爷还是未能认可她

    该不会,爷爷怀疑,沈轻轻的孩子是东方珏的吧?

    呵,这可就好玩了!

    顾冉冉摸摸精巧的下巴,微眯的杏眼陡然掠过一缕诡异的幽光。

    ————

    沈拂晓从外地出差回来,迫不及待就打电话给了沈轻轻。

    此时,沈轻轻恰好呆在顾祁森的办公室里。

    最近这段时间,她几乎与顾祁森形影不离,每天都准时到他办公室报到,然后开始吃了睡、睡了吃的懒虫生活,没办法,谁让她家的**男,打死都不同意她去上班呢?

    幸好,在她觉得自己快要发霉的时候,堂姐的一通电话救了她。

    “嘤嘤嘤,姐,你总算回来了!”

    沈轻轻坐在沙发上,右手握着手机,嘴角扬起的那抹笑容,别提有多灿烂了。

    电波那头的沈拂晓,当然也感受到她的欢乐,于是跟着露出一缕浅浅的笑:“在外地忙碌了两个月,组织批准我休一星期的假,你在哪,我去找你!”

    “我?我在顾祁森办公室呢。”

    沈轻轻嘟嘟唇,滴溜溜的美眸转了转,视线落在对面大班桌前,认真工作的男人身上。

    午后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折射进来,笼罩着他那张英气逼人的俊脸,帅得令人怦然心动。

    沈轻轻不由得看呆,连沈拂晓问她“那我方不方便过去”这话,她都忘记了回应。

    “我方便过去吗?宝贝儿?”

    沈拂晓耐心再重复一遍。

    沈轻轻这才晃过神,充满歉意道,“sorry,姐。你过来,当然方便了。”

    “呵,那好。我现在出门。”

    “好哒,姐姐你到楼下打电话给我!”

    “嗯!”

    “路上小心点喔。”

    “放心啦。”

    沈拂晓笑着挂掉电话。

    将手机装到包包里,她走到洗手间洗了一把脸,重新整理一下衣服,然后神清气爽拎着包包出门。

    走出检察院大厦的正门,沈拂晓正打算到马路对面拦计程车前往顾氏集团,这时,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却是骚包地越过她,然后在前方50米处,又倒了回来。

    车窗摇下,露出一张嚣张跋扈的俊脸。

    男人戴着超大的黑色墨镜,虽说遮住他半边的容颜,却无法遮掩他那高贵绝代的风华。

    看着他推开车门,气势汹汹下车,沈拂晓抿了抿唇,双脚下意识顿在原地。

    “好久不见!”

    她淡淡开口,言语间透着冷漠疏离。

    宫天祺摘下架在鼻梁上的墨镜,露出狭长的桃花眼,深深睨着她,沉了沉声,道:“为了躲我,离开s市两个多月,你真行啊沈拂晓!”

    “宫四少未免太过自恋了,我离开s市,是工作所需,跟你有什么关系?”

    沈拂晓微微一笑,精致的小脸一片平静,饶是敏锐如宫天祺,这一刻,亦是无法窥视到她的内心。

    这女人,简直

    冷血!

    好冷血!

    那么久不见,他天天想着她,甚至,为了能够得到多一点她的消息,他还时不时跑去闪闪和亮亮寄宿的学校去找他们玩

    而她呢?

    依然跟以前一样,当他是路人

    她,怎么可以这么对他?

    想到这儿,宫天祺下意识攥紧了拳头,深幽的眸光,益发黯沉。

    他薄唇掀动,咬牙切齿道:“你确定真没关系?如果不是因为我跟你告白,你会义无反顾、连两个孩子都舍得丢下?”

    “我这份工作本身就不稳定,三天两头出差再正常不过了。”

    沈拂晓神色认真解释。

    见她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宫天祺紧绷的俊脸总算缓和一些,“你一个弱女子,何必去做那么危险的工作?要不跟你们单位提提意见,换成文职吧?这样的话,你也有更多时间可以照顾闪闪和亮亮。”

    “嗯,谢谢你的关心,这个问题我会慎重考虑的。”

    他的提议,沈拂晓最近也有在思考,所以,赞同地点了点头。

    宫天祺见状,又趁机说:“你去哪?我送你吧。”

    “不用了,我打辆车就行,不需要麻烦你。”

    沈拂晓立马摇头拒绝。

    宫天祺却不死心,“这个时间段好像是司机交班的时间,特别难打到车的,反正小爷我没事干!”

    “”

    沈拂晓犹豫。

    宫天祺将她的小纠结看在眼里,赶忙催促道,“这地方不能停车,快上车吧,省得小爷被交警贴罚单了哇!”

    “呵,那谢谢你了。”

    沈拂晓终于还是答应了。

    说到底,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拒绝宫天祺,很难!

    上车后,宫天祺按捺住想帮她系安全带的冲动,耐心等着她将安全带系好,这才发动引擎离开。

    “对了,你要去哪?”

    许是太过激动了,车子开出好长一段路,他才想起问这个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