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4 怀孕了(三十五)
    生怕沈拂晓不知轻重弄伤自己的宝贝,顾祁森紧张兮兮快步走过来,霸气地将她们隔开,冷声警告道:“沈检察官,以后跟我太太相处,还请注意点分寸。”

    对于他如此忧心忡忡的行为,沈拂晓快要给他跪了:“顾总,你未免太过小心了。安啦,我也是过来人,抱一下你老婆,没事的。”

    “她身体素质没你好!”

    顾祁森板着脸说。

    若可以,他不知道有多想直接把她给装进口袋里,好好地保护起来

    沈轻轻见不得他凶自己的堂姐,禁不住帮沈拂晓说话,“我虽然身体素质没堂姐好,但也不差呀。老公,你太紧张啦!”

    “小心使得万年船!”

    顾祁森一脸认真道。

    话落,他不顾沈轻轻与沈拂晓的反应,揽住沈轻轻的肩膀就往办公室的方向走,“没事就不要乱跑,安分点坐着,嗯?”

    沈轻轻扁扁嘴,幽怨地瞪了他一记,“我想跟堂姐去逛街。”

    “等满三个月了,再说!”

    顾祁森毫不犹豫拒绝。

    沈拂晓走在他们后边,看着顾祁森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禁摇了摇头,心底却暗暗羡慕自家堂妹。

    虽说顾祁森是**了点,但也恰恰证明了,他有多在乎轻轻

    她家的轻轻啊,那么纯良美好的女孩,可一定要比她幸福许多许多才行

    回到办公室带呆了大约半小时,顾祁森刚好有个重要的融资会议要去某家七星级酒店开,于是很快就将空间留给她们,跟秦瑄一起走了。

    当然,他离开之前,特地警告沈拂晓不许将沈轻轻拐走

    沈拂晓暗地里偷偷翻白眼,实在受不了这个宠妻狂魔。

    偌大的办公室,只剩沈氏姐妹俩坐在沙发上,天南地北聊着天。

    “轻轻,刚刚太兴奋了,都忘记说恭喜你!”

    沈拂晓由衷道,“这也算是苦尽甘来了吧?”

    沈轻轻拿着个抱枕垫在自己的后腰上,幽幽叹了叹气:“其实也不尽然,爷爷对我有着很大的误解,并不打算接受我。”

    “啊?不会吧?”

    沈拂晓不敢置信瞪大眼。

    毕竟在她一贯的认知当中,顾老爷子还算比较疼爱轻轻的,当初之所以会逼着轻轻离婚,最大的因素便是她无法为顾家传宗接代。

    老爷子的行为虽自私了点,但站在他的角度看,也是可以理解。

    而如今,轻轻怀孕了,一切隔阂不应该渐渐随之消散吗?

    怎么还不接受轻轻?

    实在无法理解!

    沈拂晓想了半天,都想不出顾老爷子会这么做的理由!

    最终还是沈轻轻告诉她:“之前为了让顾祁森彻底对我死心,我不得已利用了东方珏,制造我跟东方珏睡一起的假象。这件事也不知怎么就传到顾爷爷耳里,再加上我出国后,在东方珏家住了两个多月,所以”

    讲到这,沈轻轻咬了咬唇瓣,心头愈发郁闷起来。

    其实这事,说到底,最大的责任还是在自己身上。

    顾爷爷的冷血无情固然让人寒心,可她,也确确实实疏忽了

    作为一名已婚妇女,而且还是豪门贵妇,她没有与东方珏避嫌,这事若被有心人捅出去,对整个顾家而言,绝对是不小的冲击,顾爷爷如此不待见自己,亦是情有可原

    越想,沈轻轻越是懊悔不已,不自觉鼓起腮帮子,叹了叹气。

    沈拂晓耐心听完她讲述的全部事实,精致的小脸陡然变得严肃起来。

    她拧了拧一双好看的黛眉,沉思片刻后,语带认真对她说:“据我所知,顾家老爷子是个固执的人,想要打消他对你的猜疑,恐怕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做到的事。”

    “是啊!所以我现在也不知该怎么做,就先按兵不动吧。”

    沈轻轻点点头,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她。

    沈拂晓“嗯”一声,接着继续分析:“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会有人拿你跟东方珏的关系大作文章,我建议你跟顾祁森再好好聊聊,让他派人把这事彻底抹杀,否则,一旦爆出来的话,就算顾老爷子肯接受你,其他顾家的长辈,也一定会逼你跟顾祁森离婚。”

    “嗯,顾祁森早就采取了措施,东方珏也答应帮忙,正常来讲,问题应该不大的。”

    沈轻轻柔声说。

    她话虽是这么讲,但心底隐隐总觉得好像要发生些什么一样,有那么点不踏实。

    沈拂晓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身正不怕影子斜,你也别想那么多,顺其自然吧。”

    “嗯嗯!”

    沈轻轻重重点了点头,旋即绽开一缕灿烂的笑,“姐,要不咱们做点开心的事吧?”

    “好啊,你想做什么?我陪你。”

    沈拂晓笑意满满道。

    “去逛街好吗?下个月要去h市参加霍家的婚礼,我想挑一件心水的礼物,送给小影。”

    沈轻轻挽着她的胳膊,笑嘻嘻说。

    “所以你现在想出门?”

    沈拂晓双手环胸,斜睨她一眼。

    沈轻轻调皮眨眨眼,“是啊。”

    “呵”

    沈拂晓轻笑一声:“若我没记错的话,顾祁森刚刚离开前,还千叮万嘱,不许你离开这栋大楼呢。若是我擅自将你带走,你老公约莫要把责任推我头上了。”

    “哎呀,有我在,难道你还怕他不成?”

    沈轻轻撅着小嘴,不以为然出声。

    沈拂晓仍是不为所动,“是怕啊,若不小心惹恼你老公,他分分钟能让我的铁饭碗没了,那样,我拿什么来养闪闪和亮亮呢?嗯?”

    “他才不会那么蛮横无理呢!”

    沈轻轻信誓旦旦开口袒护自家老公,接着继续说服她,“姐,我真的要闷坏了。你都不知道,顾祁森这**的暴君,这也不给我做,那也不给我做,我简直比坐牢还惨啊!你就陪我逛逛街吧,好不好?”

    “”

    “姐?反正顾祁森没两三个小时也不会回来,我们就在附近的商场逛,怎样?”

    “你哎,怕你了,走吧!”

    沈拂晓被她缠得没办法,只好点头答应她。

    “谢谢姐姐,我上个洗手间,立即出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