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9 怀孕了(四十)
    若换做以前,在养老院遇到顾长谦,她一定会蹦跶着迎上去,甜甜地唤他一声“爷爷”,然而,在发生那么多事,特别是亲耳听到他在顾祁森面前质疑自己的人格之后,她对这位老人家,再也无一丝敬爱之心。

    沈轻轻自认不是一个虚伪的人,所以,在对顾老爷子心有芥蒂的情况下,她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对他笑脸相迎,可碍于外婆在场,她还是象征性地朝他微微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

    面对着沈轻轻的冷漠疏离,顾长谦心下也明白几分,倒是若无其事在何思月旁边找了个位子坐下,对她呵寒问暖起来。

    沈轻轻知道他与外婆感情一向很好,但这会儿,也不禁开始怀疑,他对外婆的好,究竟有多少真心?

    毕竟,一个男人如果真爱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会因为迷信,就轻易放开对方的手呢?

    或许,顾长谦这辈子最爱的,是顾家的名声与未来吧?

    幸好,她的顾祁森不是如此冷血无情之人

    “对了长谦,轻轻说她怀了双胞胎,你要做太爷爷了,应该很开心吧?”

    何思月兴奋的声音将沈轻轻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下意识抬眸,恰好与顾长谦深沉的目光对上。

    心里莫名咯噔一下,突然有些害怕,他会当着外婆的面,说出一些难听的话,比如她与东方珏之间不清不楚,比如她肚子里的孩子很可能不是顾家嫡亲血脉等等等

    所幸,顾长谦到底还是顾及外婆的身体状况,并没有提及这些事情,而是打哈哈两句,敷衍过去。

    沈轻轻原本打算留在养老院陪外婆吃午饭,不过,顾长谦的到来,让她改变了主意。

    硬着头皮呆了十分钟,她便起身对何思月说:“外婆,中午我约了朋友吃饭,就先走咯。”

    何思月不疑有它,笑着应允:“嗯,去吧。”

    话落,她又忍不住叮嘱她,“你现在有身孕了,凡事不要着急,慢慢来,知道吗?”

    “嗯啊,我知道的。”

    沈轻轻点点头,随后依依不舍道,“那外婆,我就先走了喔。有空再来看您。”

    “嗯,你忙你的去吧,外婆很好,你不用老是牵挂。”

    虽然非常不愿意跟她分开,但何思月却没有表现出来,一个劲地让她放宽心。

    “好的,外婆。”

    沈轻轻情不自禁抱了她一下,然后才转身,徐步走出凉亭。

    她刚走不到两分钟,顾长谦也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他的人在养老院停车场的入口处,将沈轻轻与姚沐溪截住。

    “少夫人,老爷子有请!”

    说话的高个子男人,沈轻轻当然认识,那是老爷子的贴身随从之一,顾风,去年还帮她搬过家。

    顾长谦会找自己,沈轻轻一点也不意外,于是她直接问道:“他在哪?”

    “在草坪那边。”

    顾风指了指不远处那一片碧绿的草地,恭敬出声。

    沈轻轻顺着他的指引望去,果真见顾长谦一个人站在那儿,瘦长的身影,孤傲中透出一抹落寞。

    她闪了闪神,心情陡然变得复杂起来。

    正想迈开长腿走过去,姚沐溪却是突然出声阻止她:“少夫人,boss有令,不让您单独见老爷子!”

    刚刚是因为有少夫人的外婆在场,再加上她看得出老爷子与外婆关系极好,她才没上前将沈轻轻带走,而现在

    老爷子明显来者不善,她若是保护不周,铁定会被boss怪罪!

    沈轻轻看出她的担忧,不由得抬手拍拍她的肩膀,给她一抹请放心的微笑:“安啦,光天化日之下,爷爷不可能对我怎么样的?”

    尽管顾长谦现在不待见她,但在沈轻轻的认知当中,他并不是一个坏人,所以,她压根不担心他会对自己不利。

    “那少夫人,我陪您过去吧?”

    知道自己说服不了沈轻轻,姚沐溪只能退一步提议。

    沈轻轻摇摇头:“不用了。你就在这边等着吧。”

    “那好吧。”

    拗不过她,姚沐溪只能点头答应。

    她站在原地,视线一瞬不瞬随着沈轻轻的身影移动,生怕她有什么闪失。

    由于怀孕的缘分,沈轻轻走得很慢,足足花了好几分钟,才走到顾长谦面前。

    “请问,您找我什么事呢?”

    沈轻轻故作淡定问。

    心中早就猜到了他的目的,却佯装不知。

    “你现在,是连一声爷爷都不肯叫了吗?”

    顾长谦深深睨她一眼,没好气训斥她。

    “不是您不让叫的吗?我一个不被您承认的孙媳妇,哪敢乱叫?”

    “你——”

    顾长谦被她这句话噎得一脸铁青。

    做了个深呼吸之后,他索性开门见山问道:“你是不打算离开阿森了,是吧?”

    “对!”

    沈轻轻神色严肃回答。

    顾长谦闻言,一张老脸更是阴沉:“所以,你是忘了,你命中注定活不过25岁这件事?”

    沈轻轻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她就恢复正常,语气认真反驳他:“迷信这东西,听听就算了,何必那么在意呢?再说,您不也说过我从面相看,是有福之人。相比之下,我更相信后者。”

    她说完,习惯性地摸了摸平坦的肚子。

    她的动作是无意识的,可顾长谦却注意到。

    探究的视线不自觉落在她捂着肚子的手背上,他沉思片刻后,终于挤出一句话:“孩子,真是阿森的?”

    “”

    沈轻轻心里无奈苦笑一声,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见她不说话,顾长谦又自顾自说:“不是我不愿相信你,而是你跟东方珏的关系实在太过密切,让人不得不怀疑。轻轻啊,爷爷还是疼爱你的,但也希望你能理解,身为一家之主的无奈。”

    “如果阿森不是家族继承人,我对他自当不会那般苛刻,哪怕你肚子里怀的不是顾家的血脉,只要他不介意,我也睁一只眼闭一眼就算了。”

    ‘可他是继承人,他的妻子将会是未来的主母,怎能允许有污点呢?你跟东方珏不清不楚的关系若被有心人士曝光,顾家上百年的声誉,可就毁于一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