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3 怀孕了(四十四)
    “老公,我中午喝了砂锅粥,挺饱的。你呢,在公司吃了什么好东西呢?”

    沈轻轻将这段话编辑好发出去后,葱白的手指不自觉抖了抖,悄悄冒起了汗。

    这一刻,她竟有些担心,顾祁森的答案会令自己失望

    不,不会的!

    他跟许妘笙本就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不过吃顿饭而已,他应该没必要瞒她的,就像她与东方珏,她同样不会对他隐瞒

    沈轻轻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就听手机“滴”一声,窜进一条短信。

    “随便吃点。”

    男人的回答是如此地简单。

    沈轻轻情不自禁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好一会儿,这才回复:“在公司吃的吗?”

    “嗯!”

    “”

    沈轻轻默,干脆将手机搁一边,神色愈发黯淡。

    如果不是照片上他穿的那套衣服刚好是她特地给他买的,听到他的答案,她都快以为,这是几百年前的旧照了呢

    可是,他为什么要撒谎呢?

    难道他跟许妘笙之间,真的有她所不知道的秘密吗?

    思及此,沈轻轻顿时心塞得胃口全失。

    姚沐溪见状,不由得关心问:“少夫人,您吃这么少,饿坏了怎么办?”

    沈轻轻缓过神,“放心,我饿的话,下午再吃点零食就可以了。”

    她说完,突然灵光一闪,再次拿起了手机。

    点开收信箱,找出那个陌生的号码回拨过去,结果,回应她的却是空号。

    是谁?

    故意发这些照片给她,是想让她与顾祁森心生间隙吧?

    会是爷爷吗?

    沈轻轻拧了拧眉,发现这个可能性极大。

    沉思片刻后,她将手机递给姚沐溪,认真说:“麻烦你帮我看看能否查到这个号码的来历。”

    “好的,少夫人。”

    姚沐溪很快就将号码记录下来,爽快答应。

    沈轻轻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尽量让自己不再那么难受,可不知为何,顾祁森的隐瞒,还是或多或少,让她伤心了。

    跟顾祁森吃完午餐后,许妘笙驱车回到家里。

    正在客厅喝着花茶,看着美容杂志的蓝馨看到她拎着包包,步履匆匆走进来,她立马站起身,绽开一抹讨好的笑容,道:“妘笙啊,你吃过午饭了么?今天中午李嫂煲了养生汤,厨房还有很多,你要不要来点?”

    “不用了,蓝姨。”

    许妘笙换了一双拖鞋,下意识环顾四周一圈,淡淡问,“天容呢?”

    “天容?她刚从辛品斋回来,应该在三楼房间里,我去叫她下来。”

    蓝馨说完,不等许妘笙出声,马上迈开步伐朝楼梯走去。

    许妘笙并未阻止她。

    她在沙发上坐下,随手拿起一本时尚杂志翻了翻,等着许天容。

    大约过了两分钟,许天容就顶着一张春光明媚的笑脸,翩然出现了。

    “姐,你找我什么事呀?”

    她一边轻轻柔柔地说,一边走到许妘笙身旁落座。

    许妘笙将眸光从杂志上抬起,开门见山问:“你是不是在辛品斋为难沈轻轻了?”

    “啊?你怎么会知道?”

    许天容诧异瞪大眼。

    坐在另外一张沙发上的蓝馨闻言,则是禁不住望向许天容,眼神复杂。

    她这个小女儿不是一向心地善良的吗?

    虽说偶尔有点任性,但应该也不至于会去为难轻轻吧

    可她偏偏承认了,这让她十分惊讶。

    “辛品斋是我的公司,在里边发生赶客的行为,我知道很奇怪吗?”

    许妘笙不答反问。

    其实对于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她还算是比较照顾的,所以当初创立辛品斋时,才会将一部分的经营权交给她,只不过,她如今所做的事儿,却让她失望了。

    知道许妘笙在生气,许天容立马低下头,敛去眼底的异光,随后,很快就找了借口为自己开脱:“姐姐,对不起啦,我实在是看不惯沈轻轻这个插足你和森哥哥感情的小三,所以一时没忍住,就让店员把她赶走了。”

    “你你真是谁让你自作主张的?”

    许妘笙没好气训斥。

    她当然也不喜欢沈轻轻,但她的骄傲,却不允许她用这么搞笑又幼稚的行为去羞辱对方。

    “对不起啦,我知道错了!可是我真的不喜欢小三”

    许天容再次强调小三这个词。

    见许妘笙脸色难看,她心里冷笑几分,表面却义愤填膺继续说,“如果不是她凭空出现,你跟森哥哥早就在一起了,哪能容许她嘚瑟?森哥哥的眼睛是不是瞎的,居然会看上那么平凡无奇、毫无家世背景的贱丫头?顾爷爷现在不喜欢她,依我看,他们迟早是要玩完的。姐,你听我说,坚持就是胜利,总有一天,森哥哥的心会重新回到你身上的!”

    “重新”二字,许天容故意加重了语气,却让许妘笙觉得特别刺耳。

    哪有什么重新?

    他的心,从未在她身上,又何来重新回到之说?

    呵!

    而且,既然人家已经结婚,她也没必要再惦记着那个属于别人的他了

    “姐,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许天容扯了扯许妘笙的胳膊,将她的思绪拉回。

    许妘笙抬眸看她一眼,静默了半晌之后,才说:“以后不要再提我跟阿森的事情了,不管他跟沈轻轻是如何走在一起,人家毕竟已经结婚了。”

    “可是姐姐,你真的甘心放弃?”

    没想到许妘笙竟这么看得开,许天容心里不禁泛上一缕浓浓的失望。

    天,如果许妘笙不争了,那她还怎么拿她当枪使?

    她的森哥哥那么完美,就算她自己得不到,也不能便宜了沈轻轻

    “不放弃又能怎样?总之,这事到此为止!”

    许妘笙攥紧手心,态度无比坚决。

    许天容不死心,还想再说些什么,就听许妘笙语带认真说:“无论你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去为难沈轻轻,你的所作所为已经对我们辛品斋的品牌构成不小的伤害,我希望你这两天能找出时间,带上那个店员,一起去向沈轻轻道歉!”

    “姐,你说什么?”

    许天容闻言,差点跳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