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4 怀孕了(四十五)
    “你有没有搞错啊?让我去跟那个女人道歉?这怎么可能?不,我打死都不可能跟她道歉的!”

    许天容一边说,一边猛地摇摇头,往后退了两步。

    而蓝馨呢?

    一听到许妘笙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去找沈轻轻道歉,立马炸了:“妘笙,要道歉的话,让那个店员自己去就行了吧?天容,她怎么能去道歉呢?她堂堂一个千金小姐”

    她的话没说完,就被许妘笙打断,“为什么不能?她没做错事吗?”

    “这个”

    蓝馨被她噎住,一时间竟无法找到合适的理由。

    而这时,许天容却仍是不愿配合,一个劲地抗议。

    许妘笙抬手掠了掠额前的碎发,淡声说道:“既然你不想道歉,那行,我会亲自去,不过”

    讲到这,她微微顿住,杏眸眯成一条线,幽幽盯着许天容看。

    许天容莫名心虚,声音颤颤地问:“不过什么?”

    虽说,她不喜欢自己这个姐姐,可说到底,她还是有点怕她的,因为,许妘笙不仅受到父亲宠爱,更是爷爷的心头宝,许家将近一半的产业都在她手头上,权力大得令人不得不忌惮,当然,也嫉妒死了。

    “你离开辛品斋吧。”

    “什么?”

    未料到后果竟这么严重,许天容瞬间懵了。

    蠕动着红唇正想说些什么,许妘笙又道,“这个品牌是我用心做出来的,我不希望因为你的任性,毁了它!”

    顾祁森跟自己提及此事后,她在回家的一路上顺便查访了一下,发现许天容管理的几家门店,都存在用有色眼光看人这样的问题,幸亏发现得早,否则

    哎!

    她这个妹妹,也太离谱了点!

    “妘笙,你别开玩笑了。天容在辛品斋做得那么出色,你怎么可以让她离开呢?你爸爸也不会答应的。”

    许天容还没答话,蓝馨就赶忙抢先一步抗议。

    辛品斋对许妘笙来说,是用心想去做好的一个品牌,可之于她与许天容母女而言,却是利润空间大,又可以捞油水的地方,她们怎么可能舍弃这块肥肉?

    再说,就因为天容为难了沈轻轻?

    呵,也未免太小题大做了。

    许天容的想法,与蓝馨一样,因此,碍于许妘笙强硬的态度,最终,她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点头:“好了好了,我去就是了。”

    ——————

    由于顾祁森刻意隐瞒与许妘笙吃饭这事,沈轻轻生着闷气,索性一整个下午都不去顾氏集团找他。

    回家又怕无聊,她想了想,干脆让姚沐溪开车,前往苏晗家。

    与苏晗共度一个愉快的下午,直到吃完晚饭,她才回环江公寓。

    顾祁森兴许在加班,还没有归来。

    沈轻轻在客厅沙发坐了好一会,这才起身走进卧室。

    拿衣服洗好澡,时间已超过晚上九点,顾祁森仍没回家。

    她抿了抿唇,正想给他打电话,突然想起中午那事,于是,似乎又更加生气了。

    左等右等,等到深夜十一点,顾祁森还是没有回来,沈轻轻再也忍不住,索性拿起手机,拨打他的号码。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机械的女音从电波中幽幽传来,沈轻轻挑挑眉,眸光掠过一缕诧异,同时,一抹不安悄然在心头燃起。

    他到底去哪了?

    为何关机?

    会不会出事了

    这个认知让她倏然一惊,握着手机的手指亦是不自觉颤抖起来。

    她咬着唇瓣,沉思片刻后,从通讯录里找到秦瑄的号码拨出去。

    幸运的是,秦瑄很快就接了。

    “少夫人,这么晚,您找属下有事吗?”

    秦瑄约莫在睡觉被她吵醒,声音有些迷迷糊糊。

    “秦特助,你们boss呢?他在哪里?”

    沈轻轻语带急切问。

    若是以往,打扰到人家休息,沈轻轻一定会感到满满的歉意,可此时此刻,她心里眼里念着的,只有顾祁森的安危,哪可能还顾及到其他?

    “boss?”

    秦瑄微微怔住,不作多想就脱口而出,“boss不是早回家了吗?”

    “啊?你说什么?”

    沈轻轻被这个答案吓一跳。

    秦瑄很快也意识到事情不对劲,瞌睡虫早跑得无影无踪:“boss还没回家吗?我大概九点多的时候亲自送他到环江公寓楼下的。”

    沈轻轻一听,彻底慌了:“他他没回来秦特助,你boss电话关机,他会不会出事了?”

    通常情况下,顾祁森去哪都会带着秦瑄,而今天,秦瑄并没有跟他一块,而且还说他回家了,可他明明没有回来

    他到底去哪了?

    沈轻轻越想越担心。

    知道孕妇的情绪比较容易不稳定,秦瑄立马安慰她:“放心,少夫人!boss肯定不会出事的,他应该是临时有什么事去处理,手机没电才会关机。您先不要着急,在家等我消息,我马上让人去找boss。”

    “嗯,麻烦你了,秦特助。”

    沈轻轻由衷感激道。

    秦瑄说了一句“这是属下该做的”,然后便匆匆挂掉了电话。

    沈轻轻不安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几乎每隔两分钟,就不死心地给顾祁森打电话,然而,迎接她的,依然是机械的提示音。

    “老公,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哇,老公”

    她捏了捏手心,心里不停祈祷着。

    在他的安危面前,下午自己所生的那点闷气,简直不值一提。

    时间一分一秒从指缝中溜走,不知不觉,半小时过去。

    沈轻轻伸手摸了摸肚子,禁不住想再给秦瑄打电话,而这时,手机屏幕闪了闪,一个陌生的号码闯进来。

    半夜三更有陌生来电,正常情况下,沈轻轻都不会接听,但今天她太担心顾祁森了,绝对不允许自己放过任何一通电话,于是不加思索接起。

    “宝贝,是我!”

    男人低沉的嗓音透过电波缓缓跃入耳畔,沈轻轻心跳骤然漏了半拍,激动得差点尖叫起来,“老公?!老公,你去哪了?怎么用陌生号码给我打电话?”

    “我现在在b市!手机放办公室忘带了。”

    “b市?”

    沈轻轻心头蓦地掠过一抹不好的预感,“你去b市做什么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