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7 怀孕了(四十八)
    姚沐溪注意到沈轻轻的异样,杏眼微眯,迅速掠过一记冷光。

    几乎是不作思考的,她便上前一步将许天容扯开。

    她本身就讨厌许天容,这时又太过心急,力道没控制好,直接把人丢出几米之外。

    “砰”一声,椅子落地,紧接着,入耳的,是许天容痛苦的哀嚎声。

    众人望去,就见许天容摔了个四脚朝天。

    几张木制的椅子砸在她的身上,看样子应该伤得不轻。

    “天容——”

    蓝馨尖叫一声,飞奔过去扶她。

    “二小姐——”

    那名跪着的售货员也吓到了,急急忙忙起身跑过去。

    沈轻轻懵住,下意识看向姚沐溪。

    知道自己不小心闯了祸,姚沐溪赶忙低下头,对沈轻轻说了句“对不起!”

    “这不怪你,别往心里去。”

    沈轻轻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然后,便迈开长腿往许天容摔倒的方向走去。

    她本想好心去查看对方的伤势,谁知还没走出两步路,蓝馨就已气势汹汹冲到她面前,扬手一巴掌狠狠甩过来。

    蓝馨的动作极快,沈轻轻压根来不及防备,猝不及防挨了打。

    伴随着“啪”的一声脆响,霎时间,整个咖啡厅突然静寂了下来,就连正埋头哭泣的许天容,亦是抬起了视线。

    沈轻轻莹白的小脸倏地泛红,浮现清晰的五指印。

    疼痛的感觉瞬时袭来,她下意识伸手去捂住被打肿的脸颊,娇唇蠕动,想说话,声音却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勒住,卡在喉咙口愣是发不出来。

    不远处的姚沐溪,亦是未料到蓝馨这种外表看起来柔柔弱弱的贵妇人会出手打人,甚至打的不是她这个罪魁祸首,反而是自家的boss夫人

    她是向天借胆吗?大庭广众之下打顾祁森的女人?

    不过,这个念头仅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她震惊了短短一秒钟之后便疾步冲过去,用力拽住蓝馨的胳膊,以牙还牙一巴掌甩回去。

    相比起蓝馨刚刚打沈轻轻的力道,有武术功底的姚沐溪,这一巴掌可重多了,直接就打得蓝馨两眼冒星星,一个趔趄倒在地上。

    嘴角有腥咸的味道溢开,蓝馨惊恐地瞪大眼,歇斯底里怒骂起来:“啊,你这个贱丫头,竟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话落,她立马从地上爬起,像个泼妇那般扑向姚沐溪。

    姚沐溪身子灵巧躲过。

    “啊——”

    蓝馨扑了一场空,又不小心再次摔倒在地上。

    她被这一状况刺激得不轻,眼里冒着熊熊怒火,狰狞的表情让沈轻轻不禁颤了颤,心,凉了半截。

    知道蓝馨不可能会是姚沐溪的对手,也生怕姚沐溪动起手来没个轻重,当真把人打成重伤,会连累顾祁森对许家不好交差,于是,她立马拉住还想继续教训蓝馨的姚沐溪,说:“算了,咱们走吧!”

    姚沐溪这才见好就收,“是,少夫人!”

    她说完,转头瞪向刚爬起来的蓝馨,厉声警告,“下次再敢动我家少夫人,可不是一巴掌那么简单了,我会直接把你丢海里喂鱼!”

    “你——”

    蓝馨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女保镖竟敢如此大胆威胁自己,肺都快气炸了。

    她修长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中,很想扑上去狠狠撕碎她那张美艳张扬的脸蛋,可碍于双方实力太过悬殊,她只好硬生生忍了下来。

    姚沐溪很快就扶着沈轻轻离开,偌大的咖啡店里,只剩蓝馨母女,还有那个售货员,至于咖啡店里的员工,早就吓得躲到一边,瑟瑟缩缩地不敢出来。

    “啊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怎么会有那么蛮横的丫头啊,我的脸——”

    蓝馨跺跺脚,气急攻心的她,总算后知后觉感觉到疼,立刻伸手捂住自己的脸。

    许天容没好气埋怨她:“妈咪,你刚刚太过分了,怎么可以打轻轻呢?”

    蓝馨眨眨眼,蓦地望向自己的宝贝女儿,一脸不敢置信。

    她之所以会一气之下打沈轻轻,还不是因为见不得她被人欺负?

    可她怎么可以

    许天容见状,眸光闪了闪,赶紧走过来,抽出湿纸巾帮蓝馨擦拭嘴角边的血迹,一边安抚道:“对不起妈咪,我只是因为太担心您打了轻轻,森哥哥会找您算账,才那么说您的。现在还疼不疼,要不要去看医生?”

    “不了,拿点冰块敷一敷就好。”

    蓝馨郁闷的心情稍稍好转一些,她伸手摸了摸许天容的头发,一脸关心问,“倒是你,刚刚摔那么重,没有不舒服吧?”

    许天容摇摇头,“有点疼,不过不要紧的,我能坚持住。”

    “你啊,就是傻孩子。何必用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呢?那丫头这么拽,不就仗着有顾祁森为她撑腰?回家,妈一定要跟你爸爸讲讲,让他给评评理,为咱们母女讨回公道。”

    想到刚才那一幕,蓝馨不自觉咬紧了牙根,恨不得将姚沐溪碎尸万段。

    许天容闻言,心中一喜,却是鼓着腮帮子假惺惺说:“可爸爸挺忌惮森哥哥的,而且还有姐姐那边我这道歉弄巧成拙,姐姐会不会把我从辛品斋赶出来?”

    蓝馨拍拍她的肩膀,信誓旦旦道:“放心!妈会为你做主的!”

    “嗯啊,谢谢妈咪!”

    目的达成,许天容倏地低下头,偷偷勾动了嘴角。

    另一边。

    姚沐溪带着沈轻轻离开咖啡厅之后,立马将车开到一家药店门口。

    “少夫人,您在车里稍等一下,我去给您买点药擦擦。”

    “嗯,好的。”

    沈轻轻朝她点了点头。

    “那我下车了。”

    “嗯,去吧!”

    沈轻轻挥挥手,目送她推开车门走出去。

    车厢里只有她一人,她倚着副驾驶座的靠背,澄澈的杏眸倏地泛过一缕复杂之色。

    抬手,摸摸此时还微微有些红肿的脸颊,她暗暗叹了叹气,说好不在意的,可见到那个女人为了许天容,不分青红皂白打自己时,心,还是隐隐泛着疼。

    同样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为何,差别那么大?

    沈轻轻深吸一口气,试图抹掉心底的负面情绪,这时,放在包里的手机震了震,响起悦耳的音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