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44 身世之谜(七)
    她小鸟依人似的偎着他,眉眼弯弯问:“吃醋啦?吃慕阿姨的醋,你至于么?”

    话音落下,她竟“咯咯咯”地笑出声。

    顾祁森拧着眉,那只没受伤的大手在她脑袋上狠狠揉一通,故意板着脸说:“吃东方夫人的醋?你确定是这样?”

    “那你干嘛好像一副不怎么开心的样子?”

    沈轻轻敛住嘴角的笑意,认真问。

    她之所以请慕心瑜到家里,一方面是很喜欢这位阿姨,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顾祁森。

    她帮不了他什么忙,但若可以的话,她愿意倾尽全力,去促进他与东方家的融洽相处。虽然,她知道顾祁森不会稀罕,毕竟顾家的实力在那摆着,哪需要去结交别人?

    可不是有句话叫,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吗?

    东方家的每个人都那么友善,她相信物以类聚,顾祁森一定可以跟他们成为朋友的!

    其实,沈轻轻的想法,顾祁森亦是知道的,他更加明白,她与东方珏之间毫无男女之情。

    但,心里清楚是一回事,亲眼所见他们关系那么好,又是另一回事了。

    不吃味不可能,尤其是,连东方珏的家人都跟她那么熟悉了,这不得不让他感到挫败,危机感也随着而来

    沈轻轻并不明白顾祁森的忧伤,见他抿着唇不说话,她滴溜溜的眸子转了转,索性凑过去在他唇上亲一记,嗲嗲地叫了一声“老公——”

    顾祁森缓过神,被她突如其来的吻,以及那句嗲嗲的“老公”,酥到骨子里。

    他情不自禁扣住她的后脑勺,低头精准地攫住她的唇,吻上去。

    沈轻轻并没有挣扎,而是乖巧地配合他。

    客厅里的气氛渐渐攀升,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甜甜的味道,是那么地浪漫,那么地旖旎。

    许久许久之后,顾祁森才松开她,眉眼间透出一缕极致的柔意,情深款款道:“你跟东方珏的家人那么要好,又与我爷爷的关系闹那么僵,我有些担心了!”

    “担心我最终会离开你吗?”

    沈轻轻笑眯眯问,小手坏坏地爬上他精致的俊脸,掐了一下。

    “嗯!”

    顾祁森颔首,并不打算做任何隐瞒。

    她是他深爱入骨的女人,但他始终认为,自己对她还不够好,永远永远都不够好

    “傻瓜!”

    沈轻轻嘟嘟唇,娇嗔一句,随后柔声说道,“我跟你的家人关系最好了,你不知道吗?”

    “嗯?”

    顾祁森被她这话搞得云里雾里,一时有些懵。

    沈轻轻难得见他脸上有如此可爱的表情,眼底的笑意愈发明媚,“是他们呀”

    她一边说,一边将顾祁森的大手拽到自己的肚子上,调皮眨眨眼,“他们跟你,都是我这辈子最爱最爱的人,我永远永远都不会离开你们”

    “嗯,我们一家人,永远都不会分开!”

    顾祁森动作轻柔摸着她的肚子,心尖瞬时充斥着一缕奇妙的感觉,不一会儿,整个胸腔就被填得满满的。

    夫妻俩正腻歪着,突然传来门铃响起的声音。

    “哦,他们来啦!”

    沈轻轻兴奋不已喊了一句,正想从沙发上起身,顾祁森却先她一步站起来,道:“你坐好,我去开门!”

    话音刚落,他人已大步流星往玄关处走去。

    “我也去。”

    沈轻轻当然不可能静坐在客厅里等,立马就噙着甜笑跟上了。

    门打开,见到站在最前方的东方瑾时,顾祁森俊脸微微怔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礼貌地对他们说:“东方总统,东方夫人,欢迎光临寒舍!三位请进——”

    他说完,直接侧过身子,让开一条道给他们一家三口。

    “打扰了,顾总!”

    东方瑾微微一笑,打了个招呼,然后率先踱步进门。

    慕心愈的反应比东方瑾要夸张许多,她一见到顾祁森便亲切地与他攀谈起来,“哈喽,轻轻经常跟我提到你,果真是一表人才呀。”

    “东方夫人过奖了。”

    顾祁森颔首,谦虚出声。

    听到他喊自己东方夫人,慕心瑜貌似有些不适应,直接说:“别叫我东方夫人这么见外,如果可以的话,跟轻轻一样,喊我慕阿姨好了。”

    “嗯,好的,慕阿姨。”

    顾祁森笑着看她,这时候终于明白,为何沈轻轻会那么喜欢这位阿姨了,就连他这个感情寡淡之人,只是初次见面而已,也不知不觉将她当成了自己人

    “你的伤好点了吗?”

    慕心瑜眸光落在他绑着绷带的胳膊上,语带关心问。

    “没什么大碍了,谢谢关心。”

    “不客气的。你以后要多保重身体才行啊!”

    慕心瑜又不放心叮嘱。

    顾祁森点点头,“嗯”了一声。

    慕心瑜这才想起东方瑞,见他黑亮的大眼睛直勾勾盯着顾祁森看,不说话,也不叫人,她赶紧催促他,“瑞儿,还不叫人?叫森哥,快!”

    小正太酷酷开口:“你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嗯哼,沈轻轻的老公,他才不叫哥呢

    顾祁森深眸微眯瞥他一眼,旋即勾唇一笑:“可以!”

    可以?

    什么鬼?

    是说可以多关照他吗?

    哼,他只是礼节性说说而已,才不需要他关照呢。

    小正太暗忖。

    另一边。

    沈轻轻赶到玄关处,恰好跟走进来的东方瑾四目相对。

    “总总统先生”

    未料到东方瑾竟会亲自到她家里,沈轻轻着实吓了一跳,一时间,连声音都有些颤了。

    东方瑾盯着她,眼镜底下的黑眸悄悄闪了闪,很快就恢复正常,对着她和蔼笑了笑:“轻轻啊,许久不见了。”

    “额,是的,总统先生”

    沈轻轻微微一笑,总算没刚才那么拘谨了。

    娇唇蠕动着正想跟他说些什么,余光就瞥见顾祁森与慕心瑜和东方瑞走进来。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慕心瑜已笑意盎然喊她:“轻轻——”

    “诶,慕阿姨——”

    两人相见,场面无比欢喜。

    招呼他们坐下后,大约过了半小时,东方珏就给沈轻轻打电话,说他有事不过来了。

    沈轻轻跟他聊了两句挂掉电话,就听东方瑾突然对顾祁森说:“可以到书房聊聊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