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49 身世之谜(十二)
    沈轻轻扁扁嘴,语气夹杂着些许的忧伤。

    他24岁的时候才遇到自己,过去有恋情或有喜欢过的人是很正常的事情,可为何,她的心,会那么难受呢?

    顾祁森见她一点开玩笑的成分都没有,不禁慌了:“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一直都不是,你不要胡思乱想,真的!”

    “那干嘛大家都那么说?”

    沈轻轻委屈反问。

    无缘无故被人骂第三者,抢别人的男人,这种感觉,真特么难受好么?

    知道她所指的大家是谁,顾祁森当即就斩钉截铁道:“顾冉冉、许天容,还有我爷爷,这三人,以后所说的任何一句话,你都不要信!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解释,可以去问京修他们,他们没理由骗你。”

    “哪没理由?他们是你兄弟耶,肯定偏帮你了。”

    沈轻轻鼓着腮帮子,卯住力气在他肩膀上狠狠掐了一下,可惜,最后疼的还是自己的手。

    这男人,钢铁一般的身躯哇简直

    呜,讨厌!

    “那赶明儿,咱们约许妘笙出来,你可以当面跟她对峙。”

    顾祁森无奈之下,只好做此建议。

    结果,他却低估了沈轻轻的胡搅难缠,“老公,你该不会是趁机想跟她见面吧?”

    “沈轻轻——”

    “诶诶诶,心事被说中就乱发脾气,你这只坏狮子,哼。”

    “你——”

    顾祁森顿时语噎,感觉再好的脾气都要被她气晕了。

    见他炸毛,沈轻轻禁不住伸手捏捏他的脸,说:“行了行了,我信你总行了吧?我跟她可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呢,你要真喜欢她,应该也不会对我一见钟情了”

    讲这话时,她不由得有些许的自恋。

    顾祁森倒是承认这点,直接顺着她的话往下讲:“是啊,你才是我的理想型,其他人靠边站!”

    “嘿嘿!”

    沈轻轻笑得眉眼弯弯,算是彻底相信他的解释。

    动作麻利帮他洗好澡,男人穿好睡袍,实在是对她刚刚的行为感到无语,于是,一走出洗手间,他就直接把她抱住。

    “宝贝——”

    男人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她耳畔回荡,淡雅的清香幽幽扑鼻,莫名让沈轻轻有些醉了。

    “怎么啦老公?”

    她回抱着他,喃喃问道。

    “我从未喜欢过许妘笙!”

    男人再次信誓旦旦强调这个事实。

    之前不解释清楚,包括隐瞒,是因为没有意识到她对此的在意程度,既然今天他知道了,就没有理由继续放任着这个误会不管。

    他与她,未来的路还好长好长,想要平平稳稳走下去,夫妻间的坦诚信任,是最重要的存在

    “好啦,信你!”

    沈轻轻这回,终于彻彻底底打消了所有的怀疑。

    “谢谢你,宝贝!”

    顾祁森由衷说。

    谢谢你,平平安安地活了这么多年,谢谢你,排除万难来到我身边

    你不仅仅是m国的公主,更是我顾祁森的公主,一辈子呵护在手心的宝贝

    ————

    经过这一次深谈,夫妻俩愈发心心相印,开启了虐狗模式,就连宫天祺,都直呼受不了。

    为了给沈轻轻更好的照顾,在顾祁森的提议下,夫妻俩搬到风景优雅秀丽的环山别墅。

    那儿环境幽美,空气清新,非常适合养胎。

    姚沐溪作为贴身保镖,这一次,也跟着过去住了。

    看着沈轻轻一日比一日过得神采飞扬,姚沐溪的心情,亦是十分愉悦。

    这样安稳的日子大约持续了一个多星期,就有人找上门来了。

    这人,便是许天容的父亲许向国。

    他没有找顾祁森,而是直接到环山别墅,找沈轻轻。

    佣人给许向国奉完茶之后,沈轻轻坐在他对面的单人沙发,礼貌问道:“许先生,不知您到这边来,找我什么事呢?”

    许向国抿唇,正想说些什么,余光突然瞥向站在不远处的姚沐溪,沉声说:“能请那位小姐退下吗?”

    沈轻轻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姚沐溪已不卑不亢回答:“抱歉许先生,我家boss有令,除非他或者与少夫人亲近的人在场,否则我不得离开我家少夫人一米之外,还请见谅。”

    姚沐溪的话虽然让许向国有些不高兴,但良好的教养却让他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用一种为难的语气对沈轻轻说:“我这次来找你的问题比较私密,希望你可以帮帮忙,让你的保镖离开一小会儿。这里是你家,难不成你还担心我会对你不利么?”

    沈轻轻这才转头看向姚沐溪,朝她微微一笑:“小溪,你到花园走走吧。”

    “是,少夫人!”

    姚沐溪虽不情愿,但主子有令,她也只能遵照执行。

    于是,她恭敬地对沈轻轻弯了弯身子,随后转身离开。

    她一走,偌大的客厅里,只剩沈轻轻与许向国两个人。

    “许先生,您可以说了吗?”

    沈轻轻再次问他。

    她对许家的印象并不好,因此,哪怕许向国长得比较儒雅斯文,她多多少少有了防备之心。

    许向国啜饮了一小口红茶,将杯子放在茶几上,语带诚恳开口:“我这次是特地来跟你说对不起的。”

    “啊?您何出此言?”

    沈轻轻被他的话吓一跳,蓦地瞪大眼。

    印象中,她这半个月以来,似乎没有跟许家人有过交集,他突然上门说对不起,这是为什么?

    “你跟东方珏的关系很好吧?”

    许向国试探着问。

    沈轻轻一听到东方珏的名字,眼底的防备不由得更浓,小身子无意识地往后倾,敷衍道:“一般般。”

    她说完,偷偷观察许向国的表情,发现他在听到自己的答案时,似乎有些失望,她禁不住问,“请问您为何无缘无故提到东方珏?他跟您刚刚说的对不起,有什么联系?”

    这一刻,她不由得灵光一闪,该不会因为前段时间蓝馨打自己一巴掌的事情被东方珏无意中知道,然后那家伙去找许氏企业算账了吧?

    天,那也太疯狂了点!

    果真,下一秒,许向国就给了她答案:“是啊,他最近一直打压我们许氏在m国的业务,听说是为了替你被天容妈妈打了一巴掌出气”

    许向国讲到这,倏地顿住,一脸诚挚看向她:“你能否帮个忙,替我引见一下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