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6 身世之谜(十九)
    沈轻轻显然没料到自己一直心心念念想见的妮妮居然在房间内,当下就眉开眼笑起来:“呀,妮妮,我终于见到真人咯。之前一直在视频中看你,小丫头长得可比视频中漂亮多了。”

    “是吗?轻轻阿姨也是,好美呢,比我妈咪还美。”

    妮妮眨着可爱的大眼睛,非常耿直地说。

    沈轻轻“哈哈”笑了两下,不禁走过去摸摸她的小脑袋,调皮眨眨眼,“虽然阿姨知道你说的是真话,但今天是你妈咪的主场,谁都不能比她漂亮,知道吗?”

    “知道啦知道啦,妮妮懂的!”

    妮妮撅着小嘴,随后又看向一脸幸福笑意的宋浅影,甜声说,“妈咪,妮妮的女神阿姨说你最漂亮,嗯,那就暂且给你第一名吧。”

    “嗯哼哼,说得这么勉强啊?”

    宋浅影抬手捏捏宝贝女儿的小脸,眼角眉梢间,尽是浓浓的宠溺。

    “不勉强啦,妈咪的美,不在于外表,在于心灵呀。虽然,外表已经99分了。”

    “哈哈”

    小丫头的话,把沈轻轻被逗乐了。

    她忍不住对宋浅影说:“妮妮被你教得很好喔。”

    “其实也不是我教她的,而是她本身就很乖。小时候也不吵不闹的。”

    想起往事,宋浅影心里顿时百感交集。

    沈轻轻亦是知道她在与霍隽尧重逢之前,一个人带着妮妮吃了很多苦,不禁有些心疼。

    不过幸好,终于苦尽甘来了。

    这时,宋浅影眼尖发现沈轻轻貌似有了怀孕的迹象,禁不住兴奋问她:“有了?”

    “嗯!”

    沈轻轻不作隐瞒,一脸幸福地点了点头。

    “噢!恭喜!”

    宋浅影说完,直接摸上她的肚子。

    妮妮见状,聪敏如她,当场就明白轻轻阿姨这个有小baby了,也跟着凑过来,用白乎乎的小手去摸。

    沈轻轻拿她们母女俩没辙,只好噙着笑容,让她们摸个够。

    “几个月啦?看样子,好像不小了喔。”

    宋浅影一边摸,一边笑着问她。

    沈轻轻道:“四个多月。”

    宋浅影讶异,“才四个多月吗?可感觉不像呀”

    “嘻,因为是双胞胎!”

    “哇——”

    在休息室聊了一小会天,沈轻轻便将自己带来的礼物全部给了宋浅影。

    除了她买的项链之外,还有许妘笙送的那套玉佩,也一并送给她。

    宋浅影很喜欢她送的新婚礼物,一个劲地说谢谢,更甚至,连原先准备好的钻石项链都不戴了,直接把她送的这条戴上。

    至于妮妮

    小丫头没想到妈咪结婚,自己与弟弟竟然也有礼物收,对沈轻轻阿姨的喜欢,不禁更上一层楼了。

    送完礼物,刚好化妆师进来给宋浅影做造型,沈轻轻不便逗留,于是告辞离开了。

    一个小时后,婚礼正式举行。

    沈轻轻与顾祁森坐在前排,看着那对历尽千辛万苦总算走到一起的新婚夫妻,站在神父面前虔诚地宣誓、亲吻,她不禁微微弯起了嘴角,心里默念:祝你们幸福!愿天底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而顾祁森呢?

    亲眼目睹着这一场盛大的婚礼,心里不由得盘算着,自己也不能委屈了心爱的老婆,他一定会给她一场更加难忘的婚礼盛宴

    因h市是个著名的旅游城市,因此,参加婚礼之后,顾祁森并没有马上回去,而是带着沈轻轻住进七星级酒店,打算陪她在这边玩几天。

    自从怀孕以来,沈轻轻几乎整天闷在家里,如今见亲亲老公肯陪自己旅游,别提有多高兴了。

    于是,在酒店入住的第二天,一吃完早餐,沈轻轻就兴冲冲拿起一本旅游指南,指了指最多人推荐的一张照片,笑眯眯对他说:“老公,我们去这个林和寺好吗?听说是香火最旺的呢。我想去给宝宝们求个平安。”

    “嗯,好!”

    顾祁森不想拂她的意,干脆点头答应了。

    两人很快就坐专车出发,大约半个小时的车程,车子抵达h市最高的阳云山,林和寺就在这儿。

    今天来这的人并不多,下车后,两人手牵着手散步,十分地愉悦惬意。

    姚沐溪和秦瑄跟在他们后边,彼此脸上也挂着轻松的笑。

    在寺庙转了一圈,沈轻轻总算找到了传说中的姻缘湖。

    “老公,咱们去把名字和生辰八字写上去吧?”

    沈轻轻拽着他的胳膊,兴致勃勃提议。

    “这是什么?”

    顾祁森拧拧眉,有些不明所以。

    他四下打量着眼前这一个占地辽阔的湖泊,倏然眯起了眼,就听沈轻轻说,“我在旅游指南看到介绍了,说这叫姻缘湖,只要写上男女双方的名字和生辰八字扔到湖里,许了愿,就能够长长久久在一起。”

    “是吗?那万一几个男人同时写一个女人呢?”

    顾祁森忍不住逗她。

    沈轻轻鼓着腮帮子剜他一眼,“你能不能正经点?这种事情,当然要相爱的男女才能灵验呀,要不然,世界岂不是乱套了?”

    “呵,我只是说说,你那么激动干嘛?”

    顾祁森忍俊不禁捏她的脸。

    沈轻轻将他的爪子拍下,虔诚地合上双手,闭着眼睛说:“因为,我相信,心诚则灵!上天一定会保佑我们在一起的!”

    “嗯,一定会的!”

    顾祁森认真地点了点头,心中有不少的触动。

    沈轻轻是个执行派,不一会就从服务中心领来一只笔,还有一块看起来非常具有神秘色彩的灵石,然后走到一旁的石凳坐下。

    她用心写下自己与顾祁森的名字,突然想起还要生辰八字,不由得扭过头,开口问顾祁森:“老公,你农历是什么时候出生?”

    顾祁森脱口而出一串数字,沈轻轻一笔一划记下,随后打算写自己的,这时,一只大手伸过来,“我来写!”

    “啊?你知道我生辰八字吗?”

    沈轻轻愣了愣。

    “多少?”

    顾祁森趁机把她手中的灵石夺走,问。

    “嗯,是1994年”

    沈轻轻将自己的生辰八字念完,却见他根本没动笔,她眨眨眼,眸光中尽是疑惑,“咦,你怎么不写?”

    顾祁森没有回答,而是不动声色站起身,大步流星走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