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7 身世之谜(二十)
    “老公——”

    沈轻轻被顾祁森突如其来的举动搞得一头雾水,正想站起来追上去,男人却突然顿住脚步,转过头,温柔地对她说,“在这等我一会儿,别乱走。”

    “哦,好!”

    虽然不明白他要去做什么,但沈轻轻还是乖乖点了点头,重新坐回石凳上,耐心等着他。

    顾祁森没有离开她的视线范围内,而是走出一段距离就停下来,拿出手机打电话。

    “小溪,你说顾祁森干嘛要避开我打电话呀?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沈轻轻眉心跳了跳,语带担忧问站在她旁边的姚沐溪。

    姚沐溪眸光悄悄闪烁一下,拿出手机打开某个屏蔽信号的程序,然后,故作镇定对她说:“这边没信号。”

    沈轻轻鼓着腮帮子,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喔,果然没有信号啊!”

    “嗯!”

    姚沐溪点点头,有些心虚,不再多话。

    顾祁森特地走到她听不见他声音的地方,才给东方珏打电话。

    沈轻轻现在的生辰八字根本不属于她,而在这种神圣的地方,他亦不想乱来,所以最终决定,骚扰东方珏。毕竟,他身为轻轻的堂哥,肯定知道那丫头真正的生日。

    因时差的关系,东方珏那边,又是半夜三更。

    东方珏最近事务繁忙,已经几天几夜没合眼,好不容易事情暂告一段落打算睡个好觉,结果刚刚入睡,就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起床气立马爆表,特别是看到手机来电显示是顾祁森打来时,一张俊脸彻底黑了。

    “你们夫妻俩打电话,可真会挑时间啊!”

    想到沈轻轻偶尔也是喜欢这时候打电话给他,东方珏忍不住怀疑,他们是窜通好,故意折磨他的。

    听着东方珏咬牙切齿的讽刺,顾祁森有些忍俊不禁,“谢谢夸奖!”

    “”

    因他的话,东方珏嘴角抽了抽,干脆直接进入正题,“找我什么事?说吧。”

    “轻轻的生辰八字是多少?”

    顾祁森开门见山说。

    然而,对方却不打算告诉他,凉凉开口道,“这么私密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请你不要忘记,那是我老婆。我有权利知道她任何事!”

    顾祁森气定神闲宣示主权。

    东方珏被他噎住,心里隐隐泛起一缕不舒服,不过很快,他就释然了。

    哼,是你老婆了不起啊?你见过她刚出生的模样吗?你小时候抱过她吗?你跟她有血缘关系吗?本少是她的亲人,亲人才是一辈子都割舍不断的

    顾祁森当然不知道东方珏内心幼稚的腹诽,见他迟迟不说话,他索性直截了当对他讲出自己想要沈轻轻生辰八字的目的。

    东方珏闻言,犹豫片刻,这才心不甘情不愿,把一连窜的数字念给他,“1994年”

    顾祁森用心记下之后,禁不住感叹:“居然跟她原来的生日是同一天,只不过时辰不一样,真巧。”

    “是的,幸好她没过错生日!”

    东方珏心情复杂说出这一句。

    “嗯!”

    顾祁森颔首,接着才良心发现对他说,“你去睡吧!”

    东方珏冷哼一声:“你倒是把本少利用完,就弃得一干二净了?还有没有人性?”

    “人性?”

    顾祁森皮笑肉不笑道,“冷血无情的东方少主现在来给我谈人性,罕见啊!”

    “顾、祁、森——”

    “行了,空虚寂寞冷的话,赶紧找女人去!”嗯,这样就不会老惦记着他老婆了

    顾祁森心里打的主意,东方珏岂会不知?

    只见他薄唇微勾,似笑非笑说:“女人哪有我家轻轻可爱,看来本少得去趟s市了。”

    话落,他不等顾祁森应声,直接挂掉电话。

    被顾祁森这通电话一打扰,东方珏此时睡意全消,索性离开卧室,准备前往书房处理文件。

    这时,别墅内突然传出一阵声响,知道是有入侵者触碰到了红外系统,他黑曜石般闪亮的眸子倏地眯起,泛出一缕肃杀之意。

    另一边。

    结束与东方珏的通话后,顾祁森旋即将沈轻轻的生辰八字写在灵石上,虔诚地拽在了手心中。

    生怕沈轻轻久等,他很快就大步流星走回去。

    见他总算回来了,沈轻轻绽开一抹灿烂的笑,起身迎接他。

    两人手牵着手走到湖边,许下愿望后,才将灵石往湖中央抛去。

    “噢耶,幸福在一起咯!”

    女孩兴奋地大喊起来,若不是她有孕在身,顾祁森心想,这丫头肯定是活蹦乱跳的。

    难为她了,这么好动的性子,却因为他,受到了束缚

    他深情款款地盯着她,再一次暗暗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对她好,不,这辈子不够,下辈子、下下辈子,他也要定了!

    从姻缘湖离开,沈轻轻又提议去庙里求签,顾祁森欣然答应了。

    她求完签,拿着签筒掉下来的签支想去解签,却被顾祁森阻止。

    “你累了,到那边休息一下,我自己去就好!”

    “可是”

    “乖!”

    顾祁森摸摸她的头,随后看向一直站在不远处守着的姚沐溪,“照顾好少夫人!”

    “是,boss!”

    姚沐溪恭敬鞠躬。

    她的话音刚落,顾祁森就带着秦瑄一起走了。

    沈轻轻求的签,比较中规中矩,顾祁森解完签文之后,却意外遇到一个熟人。

    “玄云大师——”

    因顾长谦的关系,顾祁森与云法寺的玄云大师也见过多次面,对于这位得道高僧,顾祁森是打心眼里敬重的。

    “施主,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玄云大师显然未料到会在这里碰到他,慈祥的面容微微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举起右手帮他作了个揖。

    “嗯,托大师的福,还不错!大师,您呢?怎么会来这?”

    顾祁森礼貌问道。

    “老衲是来探望这边的住持凌方大师的。”

    玄云大师如实告诉他,接着,突然想起前段时间顾长谦与沈轻轻亲自到云法寺找他之事,不由得关心地问顾祁森,“尊夫人现在还好吗?”

    “嗯?大师您认识我太太?”

    顾祁森并不知道顾长谦与沈轻轻曾去过云法寺,当场十分讶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