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2 身世之谜(二十五)
    慕心瑜被自己的想法吓一跳,然后,眸光一转,瞥见站在门口酷酷不说话的东方瑞,不禁笑着朝他招招手,说:“瑞儿,过来。看看弟弟长得像不像你?”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刚走到门口的顾祁森听到这句话,心跳骤然漏了半拍。

    他眯了眯狭长的凤眸,下意识盯了慕心瑜一眼,见她神色自若,倒不像是已经知道真相的样子,这才渐渐放下了心。

    这一刻,他不禁暗忖:若有一天轻轻真认祖归宗了,他这个知情人,会不会死得很惨?

    “瑞儿,快过来!”

    见自家儿子依旧酷酷站在那,慕心瑜不由得继续催他,“刚刚在路上,你不是一直吵着要抱抱弟弟妹妹吗?”

    “我哪有?”

    小正太翻翻白眼,赶紧否认。

    他这个妈咪哎,把他高冷的格调都败光了!

    “好,没有,没有!那你过不过来抱呀?”

    知道他比较喜欢妹妹多一点,慕心瑜干脆抱起女娃娃,笑眯眯对他说。

    “我看看就好了!”

    小正太终于绷不住,身姿笔挺走过去。

    沈轻轻见状,眼角眉梢间,亦是溢满了笑意。

    沈轻轻坐月子这段时间,苏晗自告奋勇过来照料了。

    尽管有好几个月嫂帮忙照顾沈轻轻,但很多事情,苏晗还是选择亲力亲为。

    她如此的贴心,顾祁森全数看在眼里,不知为何,多年的仇恨,因她这般用心对待自己的老婆孩子而渐渐消散。

    虽然,他对苏晗的态度谈不上多热情,可对于苏晗来说,这是她这二十几年来想都不敢想的事,于是,偶尔夜深人静时,她总会忍不住悄悄躲在房间里抹眼泪。

    另一边,顾长谦也没闲着。

    碍于面子,他自始至终未踏进环山别墅一步,但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被他拿到了俩娃儿的照片。

    他坐在顾家老宅大厅的沙发上,特地戴上了老花镜,认真端详手机里的婴儿相片。

    这些照片,是管家老杨负责去搞到的,他自当看过这两孩子漂亮乖巧的样子,见自家老爷子瞧得那么入神,他禁不住出声:“小少爷和小小姐长得都很像少爷小时候,特别是小少爷,简直一个模子印出来。”

    “我叫你说话了吗?”

    顾长谦镜片底下的厉眸缓缓抬起,没好气瞪他一眼。

    管家立马噤声。

    顾长谦很快又低下头,继续看他的乖孙去。

    墙壁上的挂钟滴滴答答一秒一分划过,可顾长谦却看得不亦乐乎,为数不多的照片被他翻来覆去,看了一遍又一遍,眼神也越来越柔和,简直恨不得直接冲到环山别墅里边,把他们兄妹俩带回来。

    他其实是个生性多疑的人,哪怕顾祁森那么坚定不移地告诉他,孩子是顾家的血脉,但他始终没有百分之百相信,而如今呢,那俩娃儿的长相,如此铁证如山的证据,他除非是瞎了眼,若不然再不承认,就说不过去了。

    哎!

    顾长谦心里暗暗叹气,莫名地,竟是有些后悔当初对沈轻轻狠心了点。

    虽然他出发点是为了顾家,但站在沈轻轻的立场上,他确确实实是过份了

    她是思月的外孙女,而他,居然背着思月如此待她

    “哎!”

    顾老爷子再次叹叹气。

    这一次,他是直接叹出声。

    在旁边站着的老杨看穿他的忧愁,不禁硬着头皮说道:“其实爷孙俩哪有什么隔夜仇?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只要您稍稍踏出第一步,我相信少爷和少夫人会诚心接纳您的!”

    老杨是好心劝他,岂料,他的话却让顾长谦一张老脸倏地变得铁青,“谁说我想跟他们讲和了?是他们来求我接纳,不是我去求他们!”

    “是是是!”

    知道他被自己气得不轻,老杨赶忙一个劲地赔罪。

    “哼!”

    顾长谦冷冷哼一声,索性摘掉架在鼻梁上的老花镜,拄着拐杖站起来,头也不回往楼上走去了,为表示自己真不在乎,他干脆连手机都不拿。

    老杨目送他的背影离去,忍不住摇了摇头,抬手擦了擦额角的汗。

    这大冬天的还流汗,他可真是命苦啊!

    顾长谦气呼呼回到书房,重重拍了拍紫檀木的大班桌,心情烦躁得很。

    他拄着拐杖站在原地好一会儿,等胸腔中那股闷气渐渐消散后,才慢慢地踱步走向了书柜。

    从其中的某个格子里翻了翻,他终于找出一本尘封多年的旧相册。

    抱着那本相册走回沙发,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翻开相册的封面,第一页入眼的,便是顾祁森刚刚出生的样子。

    看着他这辈子最疼爱的孙儿,顾长谦精锐的眸子微眯,不自觉掠过一缕柔意。

    这一本,是顾祁森的成长手册,里边几乎记载着顾祁森自小到大,每一个重要时刻的瞬间:一天、三天、满月、百日、周岁,一直到他满十八岁为止

    想着当初那个捧在掌心中小小的、软软的小团子,如今长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仅拥有属于自己的家,还有了像天使般一样可爱的两个小宝贝,顾长谦突然感觉眼眶一热,似有泪花闪烁。

    他一页一页地翻着相册,一边想起稍早之前见过的小宝贝们的照片,原本冷硬的一颗心,早就柔软得一塌糊涂。

    也不知过多久,书房门外突然传来了“叩叩叩”的敲门声。

    顾长谦的思绪被打断,猛地合上相册,接着走到书架前把相册重新放回去,然后作了个深呼吸,坐到不远处的大班椅上,才轻咳一声应道:“进来!”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老杨拿着手机,恭敬地走进来。

    “老爷子——”

    “什么事?”

    顾长谦抬手捏了捏有些酸胀的眉心,没好气问。

    “小姐来电!”

    老杨一边说,一边微微弯身,双手将手机递过去。

    “好!”

    见是顾冉冉来电,顾长谦伸手把手机接过来,按下了接听键。

    下一秒,顾冉冉清甜的嗓音从电波那头悠悠传来,“爷爷——”

    一听到孙女的声音,顾长谦脸上立即堆满了慈爱的笑:“噢,冉冉啊,都快过春节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