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5 身世之谜(二十八)
    “哦嗷哦嗷”

    “哦啊哦啊”

    二楼,婴儿房里,两个娃儿的哭声此起彼落,像是互相竞争谁是最佳嚎啕小能手一样,哭得惊天动地、震耳欲聋,沈拂晓还隔着几个房间就听到了。

    她不禁抿唇一笑,眼角眉梢间泛起了丝丝温柔。

    随着脚步渐渐逼近婴儿房,沈轻轻甜美的声音也落入耳畔,“噢宝贝,别哭别哭,妈咪抱”

    曾几何时,那个娇娇软软喊着自己姐姐的小女孩,也当妈妈了

    岁月啊,真是一把杀猪刀!

    沈拂晓摇摇头,禁不住暗暗感叹了一下。

    其实她不也才25岁么?可惜心态却像及了52

    “噢,乖乖睡觉觉咯”

    沈轻轻手忙脚乱抱一个哄一个,真心觉得自己快累趴了。

    好不容易他们总算停止了哭泣,她才稍稍松一口气。

    “让小溪阿姨唱首歌给你们听,好不好呢?嗯?”

    她逗着宝宝,随后笑眯眯转过头,“嘿嘿小溪,来,给宝宝们唱歌啦,快点快点”

    姚沐溪被她的提议吓得立马摆摆手,“少夫人,我五音不全,吓坏宝宝们可就不好了!”

    “哎呀,不会的。你唱歌再难听,能比我堂姐难听吗?她可是典型的麦克风杀手,虽然长那么漂”

    沈轻轻讲到一半,余光突然瞥到门口站着一个人,想说出口的字眼霎时间顿住,旋即“嘿嘿”干笑了两声,道,“姐,你怎么上来了?”

    嘤嘤嘤,她不是故意的哇!

    不过,谁让她姐姐是出了名的颜值与歌喉成反比呢

    “没事,你继续说!”

    沈拂晓皮笑肉不笑应声,还特地比了一个“请”的姿势。

    沈轻轻哪里敢?

    沈拂晓之于她,约莫就像是顾祁森之于宫天祺那样,近乎偶像般的存在,如今被偶像抓到自己偷偷说她坏话

    哎,她会不会死得很惨呢?

    思及此,沈轻轻鼓起了腮帮子,干脆转移话题,“小溪啊,你不唱也行,先帮我看好这两个小屁孩,我回趟房间喔。”

    “嗯,好的,少夫人!”

    姚沐溪赶紧点头,庆幸自己躲过一劫。

    反正叫她做什么都行,千万别唱歌

    “哟哟哟,宝宝,妈咪先走开一小会儿哈,小溪姐姐陪你们喔。”

    沈轻轻弯腰,伸手戳了戳宝宝们的小脸蛋,然后才站直身子,依依不舍走开。

    走到门口,她顺势挽住沈拂晓的手臂,娇声说:“姐,去我房间,有个东东给你看。”

    “好!”

    沈拂晓正想跟她说顾祁森那事,于是欣然答应了。

    沈轻轻与顾祁森的卧室就在婴儿房隔壁,一进门,沈轻轻就将门关上,朝沈拂晓挤挤眼,笑得格外灿烂。

    沈拂晓被她这神秘兮兮的样子搞得云里雾里的,黛眉微蹙,问:“你咋了?眼睛不舒服?”

    后面那句是故意的。

    沈轻轻撇撇嘴拐她一下,笑:“什么嘛,才不是呢。”

    话落,她立刻转身,走到床头柜前,一把拉开抽屉,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递给她,“喏,这是给你的。”

    “这是什么?”

    沈拂晓伸手接过,一边说一边打开。

    她的话音刚落,盒子也正好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两块色泽通透的玉,看起来非常的有灵气。

    沈拂晓倏地将盖子合上,递还给她,“这个给我做什么?你拿走吧。”

    “姐——”

    她的反应在沈轻轻的预料当中,但她却没有将玉收回,而是对她说,“这是玄云大师赠与顾祁森的,一共给了四块,咱们的孩子刚刚好。你就别推辞了。”

    “但是——”

    沈拂晓还想说些什么,沈轻轻就打断她,“闪闪亮亮是我的外甥,我这个阿姨送他们礼物,不是很正常吗?你再不收,我可生气了喔。”

    “那好吧,我代替闪闪和亮亮谢谢你了。”

    沈拂晓找不到理由拒绝,只好笑着接过。

    姐妹俩在房间里聊了一小会家常,沈拂晓踌躇片刻后,终于问她:“轻轻,你认为苏阿姨人怎么样?”

    “苏阿姨?当然很好啊!”

    沈轻轻不加思索回答,随即补充,“她跟慕阿姨一样,都是我遇到过最好的人了。”

    “嗯嗯!”

    沈拂晓颔首,表示赞同。她虽然没有见过慕心瑜,但慕阿姨三个字经常听沈轻轻提起,倒也不陌生了。

    “姐,你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

    沈轻轻讶异道。

    “因为”

    沈拂晓正想开口,突然发现房门没关好,她赶紧疾步走过去将门锁上,然后才重新走回来。

    沈轻轻瞧着她这一系列的动作,只觉得云里雾里,刚想问她,她却扯过她的胳膊,低声耳语:“我有个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啊?”

    沈轻轻愣住,眼角眉梢间尽是惊诧,但看到堂姐神色陡然变得严肃,她也渐渐敛起了嘴角的笑意,“什么事啊?这么神神秘秘?”

    “关于你老公的大事!”

    沈拂晓认真说,接着深吸一口气,把前些天在医院里偷听到的对话,一五一十说出来。

    沈轻轻眨眨眼,整个人就像是受到十二万点暴击一样,直接惊呆在原地。

    “轻轻?”

    见她小嘴微张,一副懵了的模样,沈拂晓不禁伸手推推她的肩膀,语带关心问,“你没事吧?”

    “”

    沈轻轻机械般摇摇头,好半晌才挤出一句话,“姐,你你是说真的吗?顾祁森他真的是”苏阿姨的儿子?天!

    “嗯!”

    沈拂晓轻轻点了点头,如实道,“我亲耳听到的,绝对没有说假话,但他们说的是不是事实,这个就不清楚了。”

    “嗯”

    沈轻轻咽咽口水,眸光黯淡。

    苏晗是顾祁森的母亲,可为什么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还有,顾祁森他他如果知道自己是苏阿姨的儿子,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无数个问题在心尖上萦绕,沈轻轻心里顿时沉甸甸的,有种无法言语的悲伤。

    空气中一片静寂,沈拂晓见她许久都不再说话,禁不住问:“你有什么打算?告诉顾祁森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