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74 身世之谜(三十七)
    沈母被他突如其来的转变吓一跳,愣在原地,半晌都没缓过神。

    她是个比较坚强彪悍的女人,若不然也不可能一人将自幼丧父的沈拂晓拉扯长大,所以,刚刚宫天祺表现出森冷那一面时,她其实是没怎么被吓到的,可此时此刻,面对着这个与之前判若两人、笑意盈盈的超级美男,她却不得不承认,自己风中凌乱了。

    这小子,该不会有双重人格吧?

    沈母精明的眼珠子微微眯起,探究般打量着他。

    她神色淡淡的,没有说一句话,就只是安静地盯着宫天祺看。

    宫天祺被她盯得头皮发麻,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何沈拂晓能够这么冷,为人处世这般沉着淡定了,这是基因遗传哇!

    “阿姨,我刚刚真是对不住了,不知道是您”

    宫天祺赔着笑,滴溜溜的眼珠子眨巴眨巴的,非常地漂亮闪亮。

    沈母这才将视线挪开,转过头,看向站在一旁被两个小正太分别抱住大腿的沈拂晓,单刀直入问她:“这是谁?”

    “朋友!”

    沈拂晓稳住情绪,淡淡开口道。

    宫天祺对她这个答案有点不满,可却无可奈何,只好噤声,算是默认。

    沈母见状,总算开口跟宫天祺说话:“宫先生是吧?你找我家拂晓有急事吗?”

    “没没有!”

    宫天祺如实回答,第一次深深觉得,自己少老通杀的魅力,在沈拂晓母女面前,毫无作用。

    沈母又道:“既然没有,可否请你先行离开?我跟我女儿有家事要谈!”

    “这个”

    未料到沈母竟下起了逐客令,宫天祺瞬间有些为难。

    他当然看得出,沈母正在火头上,把沈拂晓打得不轻,然而,偏偏这傻丫头不会去反抗,傻乎乎就站在那被打,他瞧见了,别提有心疼。

    若是在这个节骨眼他离开,她又挨打了怎么办?

    而且看闪闪和亮亮,这两个小家伙也哭得那么伤心,一听到沈母要赶他走了,立马睁大因哭泣而泛红的眼珠子,可怜兮兮瞅着他,于心不忍啊

    宫小爷紧紧攥拳,心里,从未有过的纠结。

    “宫先生,请吧!”

    沈母见他迟迟不动,不由得再次催他。

    宫天祺下意识望向沈拂晓,见她也朝自己眼神示意,让自己尽快离开,那表情,看起来倒像是恨不得他干脆走得远远的,从此不要再出现、再管她的事一样。

    当下,他胸腔窜出一缕无名火。

    行!

    小爷我这就走!

    反正小爷我无论怎么做,都是个外人

    这么想,宫天祺索性咬了咬牙,礼貌地对沈母说:“阿姨,那我先走了。这是我的名片,您有事随时可以找我。”

    话落,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造工精细的金属名片夹,打开,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沈母。

    那是他在顾氏医院工作的名片。

    沈母接过名片一看,见他是个儿科主任医生,不禁多看了他一眼,接着客套开口道:“那宫先生请慢走。”

    “好的,阿姨再见,闪闪亮亮再见。”

    宫天祺颔首,由于在生沈拂晓的气,他自始至终,视线都没落在沈拂晓身上。

    离开检察院宿舍大楼,宫天祺回到自己车里,车门都没顾得上关,就用双手懊恼地敲打着方向盘。

    **!

    真是要命,不就是一个女人吗?

    他特么真是犯贱了!

    “啊啊啊”

    “啊啊啊”

    仰天长啸几句,这时,车旁突然出现一抹穿着保安制服的身影。

    “先生,检察院重地,禁止大声喧哗!”

    对方语气严肃警告他。

    宫天祺怔住,霎时间,别提有多憋屈。

    “知道了,小爷我这就走!”

    当着对方的面没好气关上车门,宫小爷一边暗骂自己一边系安全带,不一会儿,红色的法拉利就启动,开出检察院大门。

    哼!

    这鬼地方,他宫小爷再也不来了!

    再来,他就是小狗,打游戏会被丽莎那蠢货虐得体无完肤

    提起丽莎,他倒是有些想念那位看起来刁蛮,可实际上却挺善良的小公主。

    i国现在是半夜

    宫天祺眯着狭长的眸,倏然掠过一抹恶作剧的光。

    他不好过,那他总能拖个人下水,跟他一起不好过吧?

    既然他想丽莎了,那就她吧?

    思及此,宫小爷立马拿出蓝牙耳机戴上,然后,乐滋滋地拨通丽莎的手机。

    他知道丽莎没有关机的习惯,so

    呵呵!

    电话果真通了,大约等了十秒,电波那头传来丽莎迷迷糊糊又气鼓鼓的声音,“喂,宫天祺,你找死啊,竟敢吵本公主睡觉?!”

    “吵你又怎样?咬我啊!”

    宫天祺贱贱反问。

    “你想得美!”

    丽莎的神智总算清醒一些,她倏地从床上爬起来,坐直了身子,“长得还没本宫养的泰迪好看呢,还咬你?啧啧啧!”

    “喂,蠢丽莎,你别人身攻击啊我警告你,小爷我现在心情不好,再惹我生气,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宫天祺叫嚣着威胁她。

    丽莎一点都没将他的威胁放在眼里,当即戳中他的痛处,“喔喔喔,看来是被拂晓姐姐拒绝啦?哎呀妈呀,真是笑死人了,堂堂宫小爷,竟然还有搞不定的女人,传出去会被万人扯笑的哟!”

    “你——”

    没想到才一段时间没见这丫头,竟变得这般牙尖嘴利,果然验证那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的金句。

    “好咯,本公主要继续睡美容觉,不跟你扯了!”

    丽莎打着呵欠,作势要挂电话。

    宫天祺滴溜溜的眸子转呀转,立马阻止她,“喂,别!我问你呢,我三嫂生了对双胞胎,你什么时候到s市来看看哇?你就不想见见可爱的宝宝?”

    “当然要啊!我已经跟父王请示啦,等过完年就去了!”

    丽莎笑嘻嘻道,却是没有告诉他,父王届时会跟自己来s市

    “那行!我知道了,你滚吧!”

    得到答案,宫天祺也不管她了,直接就挂掉电话。

    “喂——”

    听着“嘟嘟嘟”的忙音,丽莎眨眨卷翘的眼睫毛,狠狠骂了一句“没有风度的王八蛋”,然后倒下床,三秒不到,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