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76 身世之谜(三十九)
    沈轻轻离开后,顾祁森心情越来越烦躁。

    情绪不好的时候,他习惯性想抽烟,可这一年多,因沈轻轻怀孕,他已经把烟戒了。

    沉思片刻后,顾祁森干脆捞起车钥匙,径自出了门。

    沈轻轻在婴儿房陪着宝宝们,压根不知道他出门这事,过了半小时,见他迟迟没出现,她犹豫一下,最终还是重新回到书房找他,结果却发现人已不见踪影。

    去哪了?

    她蹙蹙眉,有些不放心。

    拿起手机拨打他的号码,却意外发现,他居然关机了。

    哎,这只坏脾气的狮子!

    讨厌、讨厌!

    顾祁森开着敞篷跑车,驰骋在环山公路上。

    夜晚的公路,只有冷风呼啸而过的声音。

    他将车速调到最高档,40分钟不到,人已出现在z会所的专属包房。

    房间里,音响震耳欲聋,玻璃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瓶,有大半是空的,周围酒味熏天,乌烟瘴气。

    顾祁森禁不住蹙起了眉头,望向此时正抱着麦克风,站在沙发上鬼哭狼嚎的宫天祺。

    “爱要越挫越勇,爱要肯定执着,每一个单身的人得看透,想爱就别怕伤痛,oh——”

    “找一个最爱的、深爱的、相爱的、亲爱的人,来告别单身,一个多情的、痴情的、绝情的、无情的人,来给我伤痕”

    “哦呜呜,孤单的那么多,快乐的没有几个”

    宫天祺完全沉浸在歌词当中无法自拔,顾祁森却无奈摇摇头,将身上的大衣脱下扔在一旁,接着走到单人沙发上落座。

    每个人排解烦心事的方式都不一样,他和蒋京修差不多,个性沉闷的他们比较喜欢抽烟喝闷酒,崔拓喜欢坐在电脑前打游戏,或者当黑客黑别人,至于宫小四嘛,最爱的就是像今天这样撕心裂肺唱着伤心情歌了。

    顾祁森拿起一罐啤酒打开,咕噜噜灌了好几大口。

    宫天祺把一首歌唱完,总算发现房里多了一个他,立马丢掉话筒奔过来,哇呜呜直叫:“三哥,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不管的!”

    顾祁森额头倏地闪过几条黑线:“你太自作多情了!”

    “嘤嘤嘤,小爷不管,今晚你要陪我不醉不归!”

    宫天祺一边说,一边竟把他给抱住。

    顾祁森微怔一秒,反应过来用力推开他,“你又发什么神经了?”

    “失恋了呗!”

    宫天祺耸耸肩,拿起稍早之前被他喝剩一半的啤酒一口气干完,然后道,“你说,小爷我哪点不好了?怎么这沈拂晓,心肠硬得跟钢铁似的,怎么都软不下来?”

    顾祁森:“”

    又是沈拂晓!

    看来,这家伙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了

    “三哥,你怎么不说话?”

    见顾祁森只是安静地喝着啤酒,宫天祺不想一个人唱独角戏,忍不住叫他。

    顾祁森这才回头睨他一眼:“我应该说些什么?”

    “你至少说一些鼓励小爷不要放弃、勇往直前的话哇!”

    此时,宫天祺俨然已经忘记,之前他还因顾祁森劝他不要招惹沈拂晓,气呼呼摔门而去那次

    顾祁森放下酒瓶,神色陡然变得严肃:“你会跟她结婚吗?你准备好跟她共度一生了吗?你能心无芥蒂接受两个不属于你的孩子吗?”

    “这是必须的啊!”

    宫天祺不加思索道。

    “确定?”

    顾祁森继续问。

    “当然!”

    宫天祺语气无比笃定,怕他不信自己,他突然灵光一闪,干脆反问,“那我问你好了,如果三嫂在遇见你之前就跟别人生了嚎嚎和啕啕,你会不会接受她?”

    顾祁森脸一沉:“我不回答假设性的问题。”

    一想到沈轻轻跟别的男人牵手,他已经受不了了,还生娃?

    no!

    忍无可忍!

    他会直接灭了那个男人,然后再灭了她!

    “哎呀,只是假设啦,你干嘛那么不懂得变通?而且,我指的是在遇到你之前啊,又不是说现在”

    宫天祺仍是不死心。

    顾祁森双眸微眯瞪他,“就算是假设,也不许你拿我老婆做例子!”

    “行了行了,瞧你这爱她爱得要死要活的模样,小爷我大概也知道答案了”

    宫天祺耸耸肩,一点都不认为沈拂晓有什么缺点是不能接受的。

    她不就生过孩子嘛,闪闪亮亮那么可爱,他打心眼里很喜欢他们,压根没把他们当外人看,至于沈拂晓本人

    谁能保证,没生孩子没结婚,就一定是****,再说,他也不是chu男,所以,这点扯平!

    接下来,各怀心事的两个人,自顾自喝着酒,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良久,顾祁森才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劝他:“沈拂晓不像你以前交往过的那些所谓女朋友,几天新鲜劲没了,丢到一边就没事,她是轻轻最在乎的姐姐,换言之,是我大姨子,你认为我会眼睁睁看着她被你伤害?而且,她受过很严重的心理创伤,你如果没有十足十的把握许她婚姻,还是另觅其他人选吧”

    顾祁森讲了许多,宫天祺却只关注到“受过很严重的心理创伤”这句,脸色变了变,紧张兮兮问,“她受什么伤了?我怎么不知道?”

    “这个我不能告诉你!”

    他答应过轻轻,不许将沈拂晓当年被强x之事,告诉任何人,今天之所以会跟宫天祺提及一点点,就是想让他心里有个底,掂量着行事。

    “三哥——”

    “我建议你搞定沈拂晓之前,先搞定宫叔叔和宫婶婶——”

    讲到这,顾祁森顿了一下,原本搭在宫天祺肩膀上的手又重重拍了他一掌,道,“等家里的关先过了,相信以你死缠烂打的功力,沈拂晓没理由不动心!”

    “真的吗?”

    宫天祺眨眨眼,似乎看到了曙光。

    然而,下一秒,顾祁森的话,又硬生生将他好不容易燃起的光亮掐灭,“不过,依照我对叔叔婶婶的了解,他们那么古板的性子,绝对不会接受像沈拂晓那样的儿媳妇!”

    “哇呜,三哥”

    宫天祺真想哭了,他压根没想到这一茬。

    “加油!”

    顾祁森站起身,拿外套穿上,留下他一个,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