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77 身世之谜(四十)
    由于喝了酒,顾祁森不方便开车,于是打电话让秦瑄来接他。

    等秦瑄的过程中,他一个人站在z会所大门口的花坛边,吹吹冷风散散酒气。

    其实他没有喝多少,神智完全是清醒的,脑海中禁不住闪过沈轻轻对自己说的那番话。

    她说,这半年来,他与苏晗相处得挺好的;

    她说,她看得出,他实际上不讨厌苏晗;

    她说,事情过去那么久了,苏晗又是那么好的人,所以,他就应该放下仇恨,一笑泯恩仇接纳她

    她还说,就只是一顿饭而已

    呵呵,或许在他家宝贝眼里,似乎还认为他这个老公小气吧?

    顾祁森勾着唇,眼角眉梢间,泛出一抹痛苦的情愫。

    是啊,她说得对,与苏晗相处越久,他是越来越没有办法讨厌她,可那怎么可以呢?

    就算当年,母亲强行介入了她与顾正弘之间,但母亲被他们间接害死,是不争的事实,杀母之仇不共戴天,他又怎么允许自己忘记?又怎么能释怀?

    不,他不可以!

    顾祁森高大的身子颤了颤,下意识攥紧了拳头。

    此时此刻,被层层冷意包裹的他,在这个寒冬的夜里,愈发地令人畏惧。

    秦瑄比想象中来得更快,跟在顾祁森身边多年的他,这会儿也被boss那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弄得打起了寒颤。

    “boss,您要上车了吗?”

    踌躇片刻后,秦瑄终于硬着头皮上前一步问。

    “”

    顾祁森没有应声,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boss?”

    秦瑄不放心,继续叫了他一句。

    顾祁森这才回过神,颔首:“走吧!”

    话落,他已率先迈开长腿,往停车场走去。

    秦瑄见状,立马跟上。

    坐上副驾驶座,秦瑄等他系好安全带,才发动引擎。

    车子稳步往环山别墅的方向开去,然而,还没出开出几公里,顾祁森却突然对他说:“调头,去环江公寓吧。”

    “是!”

    秦瑄愣住,但很快就反应过来,点了点头。

    尽管他很想开口问他为何不回别墅陪老婆孩子,可到底,他还是忍了下来。

    boss应该是跟少夫人吵架了吧?

    哎,也难怪心情会不好了!

    20分钟左右,秦瑄就将顾祁森送回环山公寓。

    这段时间他们虽然没有回来住,却一直有佣人过来打扫,因此整个房间纤尘不染,宛若以前那样。

    “boss,那您好好休息!”

    “嗯,辛苦你了!”

    “不辛苦,属下告退!”

    秦瑄恭敬地朝他鞠鞠躬,接着转身离开。

    走出环江公寓大楼重新回到车里,他突然灵光一闪,立马拿起手机给沈轻轻发了一条短信:“少夫人,公司临时有事,boss今晚住环江公寓,就先不回家了,他让您好好休息。”

    “好的,谢谢你。”

    不一会儿,沈轻轻就回复他。

    秦瑄盯着手机屏幕看一眼,不禁长叹一口气:哎呀妈呀,他这个森轻cp忠粉真特么尽责!

    秦瑄发短信给沈轻轻时,沈轻轻正给宝宝喂完奶,准备躺床上睡觉。

    心里牵挂着顾祁森,她脸上都没有了笑容,不过幸好有秦瑄的信息,才让她郁闷的心情稍稍轻松了一些。

    哎,既然她老公不回来,那她就自己睡咯,希望明天见到他,两人能够和好如初。

    ————

    秦瑄走后,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顾祁森一个人。

    没有了孩子的哭闹,没有了小女人温柔甜糯的哄娃声,一切,安静得不像话。

    洗了个澡,顾祁森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这种状态大约持续了一个小时,最后,他索性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捞起车钥匙出了门。

    一路驰骋抵达环山别墅,已是深夜。

    天空繁星璀璨,美得令人移不开眼。

    顾祁森推开车门下车,抬头望着被浓厚的夜色笼罩的家,不知为何,心头骤然浮现一抹暖意。

    进屋后,为避免吵醒家里的人,顾祁森没有开灯,而是借着手机微弱的光亮换好了室内拖鞋,然后轻步上了楼。

    卧室开着一小盏橘黄色的床头灯,他清楚地看到,kingsize大床上,他的宝贝小女人正裹在被窝里睡得香甜,大床旁边是两张婴儿床,嚎嚎和啕啕不吵不闹,睡在那里。

    看着屋里温馨的这一切,顾祁森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泛出极致的柔光。

    他先走到婴儿床边看了几眼自己的儿子、女儿,然后才脱掉外套换上睡衣,躺在沈轻轻身边。

    原本是想安静睡觉的,可到底他还是情不自禁伸手过去抱住她。

    把她揽在怀里,他这才心满意足闭上眼,只可惜还未来得及入睡,放在旁边的手机就嗡嗡嗡震动了起来。

    顾祁森倏地睁开眼,拿起手机,一见是顾氏医院的院长来电,他拧拧眉,旋即起身,走到阳台边。

    “什么事?”

    他知道,对方不会无缘无故在这个时候吵自己,所以,最大的可能性,便是出大事了

    思及此,顾祁森紧绷的神色愈发森冷。

    果真,下一秒,就听院长匆匆汇报,“抱歉总裁,这么晚打扰您!是四少,四少他出车祸了!”

    “什么?”

    ————

    当晚,顾祁森连夜赶去医院,自始至终,沈轻轻都不知道他回来过。

    第二天上午,她忍不住给他打电话,结果还是一样,处于关机状态中。

    算了算了,等晚上他回家了再找他算账。

    沈轻轻鼓着腮帮子,郁闷地腹诽着。

    姚沐溪在婴儿房里带两个宝宝,沈轻轻口渴,走到楼下给自己倒杯温水喝,这时,佣人来报,“少夫人,小姐来了。”

    她的话音落下,沈轻轻就见顾冉冉一袭香奈儿的长款大衣、浅棕色高筒长靴翩然出现。

    “轻轻,我又来啦,我哥呢?”

    未等沈轻轻开口,顾冉冉便笑意盎然打起了招呼。

    沈轻轻只好礼貌地说:“他有事出门了。”

    “噢,这样呀。”

    顾冉冉了然地点点头,心下却暗暗庆幸,顾祁森不在家!

    呵呵,真是连老天爷都站在她这边!

    两人皮笑肉不笑打完招呼,等佣人奉完茶,顾冉冉便开门见山对沈轻轻说:“对了轻轻,我哥有跟你提起回家过年的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