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84 身世之谜(四十七)
    意识到自己太过急切说漏了嘴,沈轻轻立马又补充,“她再怎么说也是佑辰的妈妈,所以”

    “呵——”

    顾祁森勾唇冷笑,“顾浩云在我心里一点份量都没有,何况他妈?”

    讲到这,他突然顿住,接着很快又说,“不对,那个女人何止有份量?她简直是太有份量了!”

    尽管他清楚母亲的死,不是苏晗直接造成,但在这件事情上,她亦逃不开责任,毕竟,如果不是她在顾正弘与母亲结婚后还不顾廉耻留下来当小三,怎么可能会酿成那样的悲剧?

    所以,他痛恨天底下所有的小三,痛恨所有破坏别人婚姻家庭的人,当然,他本身亦不可能会像顾正弘那样狼心狗肺,背叛自己的婚姻

    几乎是不受控制的,顾祁森又想起了那些沉痛的往事。

    这一刻,他俨然没有了陪沈轻轻散步的心情,倏地松开她的手,转身,大步流星往别墅的方向走去。

    沈轻轻见状,眸底泛过一缕复杂之色。

    她知道,他心里的结打得真的很紧很紧,除非让他知道当年的真相,否则不可能解得开,可苏阿姨那边

    哎!

    想起苏晗跟自己讲的那番话,沈轻轻心里倏地一沉,最后,只能将想告诉他真相的念头硬生生压下。

    “顾祁森——”

    “老公——”

    她站在原地踌躇,看着他渐行渐远,高大挺拔的背影在晨光中透出几分落寞,她心一揪,索性迈开长腿一路奔跑过去。

    许是故意在等她,顾祁森走得并不快,大约跑出一百米,沈轻轻就追上他了。

    “老公,别生气嘛。”

    她抓住他的胳膊,声音甜甜糯糯地开始撒娇。

    “我没生气!”

    顾祁森睨着她,沉了沉声。

    他怎么可能生她气?

    他又怎么舍得生她气?

    他,气的是自己,因为他与苏晗注定势不两立,绝对不会因为她,而有任何的改变

    “对不起!我不提这事了。”

    沈轻轻诚恳地说。

    虽然她迫切地想要帮他们母子俩搞好关系,可到底,理想还是太过美好,她终究低估了男人心底对苏晗的恨意,所以,先缓缓吧

    思及此,沈轻轻倒也没那么急躁了。

    “嗯!”

    顾祁森抬手摸摸她的头,见她圆鼓鼓的脸蛋似乎很懊恼的样子,他心头微微一动,索性用双手捧住她的小脸捏了捏,宠溺开口:“还想继续走吗?”

    “不走了,脚有点酸。”

    沈轻轻如实回答,下意识弯腰去捏自己的腿,这时,却见他突然背对着自己蹲下。

    “来,老公背你。”

    “真哒?”

    沈轻轻眼前一亮,“那我上来咯。”

    “嗯,上吧!”

    她的兴致勃勃让他不自觉绽开一抹灿烂的笑。

    沈轻轻也“嘻嘻”笑了两声,然后一点都不客气就趴到他背上去了。

    他的背很宽阔结实,让她觉得特别有安全感。

    小时候她还一直羡慕别的孩子可以趴在父亲的背后,尽情享受父爱如山的温暖,可如今她却发现,或许上天让她缺失20多年的父爱母爱,就是为了在对的时间,给予她一个对的人

    “老公?”

    沈轻轻情不自禁搂住他的肩膀,清甜的声音因情丝涌动而带着些许的沙。

    “怎么了?”

    顾祁森背着她,慢慢走,柔声问。

    “我爱你!”

    她大胆告白。

    原以为男人也会深情款款回一句“我也爱你”,岂料,他居然气定神闲说,“我知道!”

    “那你没啥想跟我说的吗?”

    听不到自己想听的那句,沈轻轻不由得有些小郁闷。

    顾祁森轻笑一声,“没!”

    “真的?”

    她眨眨眼,小手已经抚上他英俊的脸庞。

    迫于她的威胁,顾祁森只好说,“假的。”

    “那你想跟我说些啥?”

    幸好顾祁森看不到她的表情,若不然,他一定会看到她两眼放着花痴的光。

    “我说你怎么那么重,嗯?”

    吼——

    “顾、祁、森——”

    河东狮吼彻底响彻整片安静的林间。

    ——————

    宫天祺在医院住了七天,终于在脑科主任医生的批准下出院。

    这段时间,知道他出车祸的熟人几乎全来探望过他,除了最想要的沈拂晓。

    哼!

    连三嫂这个刚出月子的人都有心有意来慰问他,可那没良心的女人呢?

    真是气死小爷了!

    宫天祺恨得牙痒痒,一回到家里,他便趁宫夫人不注意,偷偷摸摸跑到车库,开着他那辆红色的法拉利溜了。

    “咦,天祺呢?”

    顾着跟丽莎说话的宫夫人,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发现,儿子不见了。

    丽莎自当是知道宫天祺的行踪,因为他逃跑时,就是她给打的掩护。

    然而,她肯定不会那么傻出卖他,于是她眨着两只滴溜溜的大眼睛,巧笑盈兮说:“他说有点困,回房间睡觉啦。”

    “是么?这熊孩子刚刚不是还神采奕奕的吗?”

    宫夫人好奇地低喃一句,倒是没有怀疑丽莎的话。

    “嘿嘿”

    丽莎干笑两声,“他脑子还没好!”

    哈哈,对的,那家伙就是脑子有坑,那么逊,连一个女人都追不到,哇咔咔!

    宫夫人闻言,无奈叹叹气,“哎,我还是去吩咐厨房,给他弄点补脑的药材好了。”

    她说完,立马站起身,“丽莎,你自便哈,在这儿不要见外,就当自个家。”

    “好的阿姨!”

    丽莎礼貌地点了点头。

    宫夫人离开客厅后,她赶忙拿出手机给沈拂晓打电话。

    今天是周六,沈拂晓不一定在家,可能带着闪闪亮亮去别地玩,她还是好心帮宫天祺探探消息吧

    也不知宫天祺那混蛋,上辈子是踩了什么狗屎运,竟让他遇上她丽莎公主这么一位美丽可爱大方又为人着想的闺蜜,哇咔咔

    沈拂晓对丽莎没有防备之心,当丽莎打电话给她时,她一见来电显示,不加思索就接起了。

    “丽莎,你找我什么事呢?”

    她语气温和地问。

    丽莎捧着手机,清脆的嗓音透出电波格外的生动,“拂晓姐姐,今天周六呢,天气那么好,你打算带闪闪亮亮去哪里玩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