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85 身世之谜(四十八)
    “没去哪玩,就回我妈家了。”

    沈拂晓如实道。

    自从被母亲无意中发现闪闪亮亮的秘密之后,她反倒是轻松了,至少,不需要藏藏掖掖得那么辛苦。

    记得那天,当她将母亲叫到房间里,背着闪闪和亮亮,诉说自己当年的遭遇时,母亲足足愣了好半晌,缓过神来时,眼泪哗啦啦爬满了她略带皱纹的脸庞。

    沈拂晓不忍心见她为自己那么伤心,只得手忙脚乱安慰她,到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母女俩抱头痛哭起来,足足哭了大半个小时,才稳住了情绪,可没把在门外头听到哭声的闪闪和亮亮吓坏了

    母亲说,她是个傻孩子,一个未婚的女孩,怎能下定决心生下一个父不详的孩子;母亲又说,如果她早知道的话,就可以好好地照顾她坐月子,帮着她一起将闪闪亮亮带大;母亲还说,她终于明白,为何这些年,她一次恋爱都不谈,而且好端端的家里不住,非要住进了单位宿舍

    哎!

    可怜天下父母心,沈拂晓不禁暗叹,在这世界上,恐怕除了妈妈之外,再也找不到另一个人,如此无私地包容自己,爱自己了。

    她不小心开起了小差,直到丽莎脆响的声音再次响起,才将她飘远的思绪拉回,“拂晓姐姐,你妈的地址在哪呀?我过几天就要回国了,今天刚好有时间,我想去看闪闪和亮亮。”

    丽莎笑嘻嘻说,她找的借口天衣无缝。

    沈拂晓不疑有他,很快就报出一个地址。

    丽莎立马用纸笔记下,然后又跟她寒暄了几句,才将电话挂断。

    宫天祺那蠢货,这会儿肯定是直接奔检察院大楼去的,哈哈,她偏不告诉他,等他走了冤枉路再掐点打电话过去。

    哇咔咔,她真是太聪明了!

    丽莎猜的没错,宫天祺确实是一离开家就直奔检察院,只不过,他还是懂得在路上拨打沈拂晓的手机。

    电话一直响,却没有人接。

    听着“嘟嘟嘟”待接听的忙音,宫天祺抬手扶额,暗咒一声:死丫头,这是连朋友都不想做的节奏吗?

    思及此,他不禁恨得牙痒痒。

    红色的法拉利疾驰在大马路上,大约半小时的车程,便抵达检察院门口。

    递交了身份证明之后,保安才放他开车进去。

    他将车子停在停车场,接着锁好车门,杀气腾腾地往宿舍大楼冲。

    许是他今天的样子太过吓人,还未来得及走进大楼,就被人半路拦住了。

    “站住!什么人?检察院重地,岂能允许你乱闯?”

    说话的,是一名年轻的检察官,他大约一米八三左右,长得气宇轩昂,相较于宫天祺太过漂亮的五官,他显得格外的丰神俊朗。

    宫天祺原本心情就不好,此时有人好死不死过来挡他的道,一向嚣张惯了的他,浑起来才不管你什么法院、检察院,于是,他眯着狭长的桃花眼,冷冷瞪了对方一记,几乎从齿缝里挤出一句话:“好狗不挡路,让开!”

    贺霖东未料到来人竟如此猖狂,俊脸倏地变得铁青,“身份证呢?拿出来!”

    宫天祺索性双手插袋,给了他一记不屑的讽笑,“凭你,也想看小爷的身份证?”

    “就凭我!我怀疑你有作案的不良动机,现在请出示你的合法证件,以及来这的目的,否则,必将依法追究你的责任!”

    贺霖东一脸严肃。

    身为一名执法者,他当然有义务去阻止犯罪发生,这男人一看就是来找茬的,他怎么可能放心让他进职工宿舍?

    这么想,他干脆拿起手机,打电话给保安室。

    保安一见来电显示,吓得立马将电话接起:“贺检察长,请问您有何吩咐?”

    “职工宿舍a3栋有不明人物闯入,请过来把他带走。”

    贺霖东面无表情下着命令,不苟言笑的他,让宫天祺莫名想起了蒋京修的大哥、s市公安局局长蒋胜涛,虽说眼前这男人要年轻好几岁,但特么,那气势,还真是不遑多让啊!

    宫天祺当然听过贺霖东这个名字,最新上任的s市检察院一把手,才25岁就有此番作为,这牛逼哄哄的人生,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但,他就算再牛逼,那又怎样?他宫小爷横行s市那么多年,还真没怕过谁哩!

    想到这儿,宫天祺贱贱地摸摸下巴,“啧啧啧,让保安过来把小爷我带走哇,小爷我还真是怕怕呢。”

    他一边说,一边双手环胸,做出一个害怕的手势。

    贺霖东淡淡瞥宫天祺一眼,发现他似乎有些眼熟,深幽的眼底掠过一缕探究,突然灵光一闪,这才总算想起他是谁。

    “原来是宫四少!”

    他的语气十分肯定,不带一丝怀疑。

    两人实际上没打过照面,因此,这一刻,宫天祺不得不佩服他的认人能力,可嘴上却得理不饶人,“对,正是小爷!可以让我上去了吧?”

    话落,他已经径自绕开贺霖东,准备朝里边走了。

    谁知贺霖东却伸手挡住他,“若无职工本人允许,外人不得入内,还请你打电话给想找的人,让对方下来接你!”

    “你——”

    宫天祺被他气得差点跳脚,“反正你就是不让小爷进去,是吧?”

    “规定如此,必须遵从!”

    贺霖东酷酷地说,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你你什么狗屁规定?小爷我以前就是大摇大摆走进去的!”

    宫天祺睁大眼睛瞪着他,眼里快要喷出火。

    贺霖东却依旧面不改色,“以前怎样,我管不着,现在这里是我做主!”

    “你”

    哇靠!

    怎么会有如此不懂得变通之人?

    气死爷了,这简直就是沈拂晓那一挂的哇,只会生下来克他,啊啊啊

    眼见有四个保安匆匆赶来,宫天祺深吸一口气,不得已只好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手机。

    正准备从已拨电话记录那儿找出沈拂晓的号码拨出去,这时,手机屏幕却闪了闪,“丽莎蠢丫头”这五个大字赫然跃入眼底。

    没心情搭理这个小丫头,宫天祺想都不想直接按下拒绝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