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89 身世之谜(五十二)
    准备出发时,家里却来了个不速之客。

    见到孙女,顾长谦明显愣一下,但很快,他就十分和蔼地问她:“冉冉,你怎么来了?”

    “对呀,爷爷,我想着您明天就要去祖宅那边,干脆今天过来这住下,明早跟您一起去呢。”

    顾冉冉笑意盎然道,接着看他一副准备出门的架势,她眸光悄悄闪了闪,随即试探,“不过,爷爷您这是要去哪呢?”

    “咳咳——”

    顾长谦轻咳两声,不想被她知道他这是准备去看他两个宝贝曾孙,毕竟那样太丢脸了,于是,他很快就找了个借口,“约了老友喝茶。”

    “喔”

    顾冉冉了然地应了一声,之后笑眯眯朝他招招手,“那爷爷您慢走喔,我自己留在家里没问题的。”

    “嗯,好!”

    迫不及待想去看嚎嚎和啕啕,顾长谦当下就匆匆忙忙离开了。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顾冉冉眼睛一眯,顿时掠过一缕异光。

    顾宅占地辽阔,顾家兄妹和顾长谦,均有属于自己的别苑,当然,还有数十套独栋别墅,是用来招待客人的。

    顾冉冉住的地方,叫冉茗苑,她平时很少在这边住,不过,每天都有佣人打扫。

    回到冉茗苑,顾冉冉顾不上跟佣人打招呼,径自上了楼。

    锁好门,确保不会有人偷听后,她立马拨通了某个号码。

    “主子,请问有何吩咐?”

    电波那头传来一抹冷酷的男音,那是顾冉冉最信赖的下属黑岳。

    “派人跟着顾长谦,看他去哪,随时跟我汇报。”

    顾冉冉面无表情下令。

    “是!”

    黑岳恭敬应声,挂掉了电话。

    他的迅速极快,不到五分钟就回电了,“启禀主子,顾长谦此时正在去往环山山庄的路上。”

    “什么?他果真呵”

    顾冉冉冷冷一笑,接着说,“有件事,你必须给我办好了”

    ——————

    另一边,顾长谦所坐的加长林肯轿车,终于在一个小时后抵达环山山庄,然而,他却万万没有想到,车子开进山庄后,竟被人堵在前往别墅的半路上。

    那是一群突然冒出来黑衣男子,一个个长得十分魁梧,看起来都不是好惹的。

    “老爷子,属下去看看怎么回事。”

    杨伯请示顾长谦一句,得到应允后,很快就推车走下去。

    那群人见杨伯下车,团团把他围住。

    “放肆!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挡我们家老爷子的路?”

    杨伯挺直背脊,厉声呵斥。

    “我们就是奉命,特地来挡顾老爷子的路的!”

    为首的男子桀骜不驯开口道。

    杨伯一听,眉头蹙了蹙,“奉命?奉谁的命令?”

    他心想,该不会是他们家少爷吧

    果真,下一秒,那人便理直气壮告诉他答案,“这里是我们boss的地盘,当然是奉我们boss之命了。你们还是掉头走吧,我们boss说了,老爷子不亲自跟我家少夫人道歉,八抬大轿把少奶奶请进家门,他都不会让老爷子踏进环山别墅一步。”

    “你——”

    杨伯气得肺疼,但潜意识里,他还是选择相信,自己所认识的那个顾祁森不是会对老爷子如此苛刻的人,于是,他做了个深呼吸,立马反驳他,“一定是你假传大少爷的命令!我们家大少爷那么孝顺的人,怎么可能会这么做?让开,我们老爷子要去看小少爷。”

    “杨管家,自欺欺人也得有个度吧?老爷子当初那么狠心拆散我家boss和少夫人,我boss岂能当真不记仇。你请走吧,免得到时候枪支无眼,伤了你们老人家可就不好了!”

    那人说完,倏地掏出一把手枪。

    其他人见状,亦是不约而同拔枪对准他们。

    “你”

    杨伯脸色煞白,视线落在黑乎乎的枪口上,无奈后退了一步。

    心有不甘,他抬手颤抖着指了指他们的枪,忿忿不平道,“行,你们等着,等着!”

    他说完,黑着一张老脸,走到车旁打开车门坐进去。

    “怎么回事?这些人是那混小子派来的,不给我过去?”

    虽说顾长谦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但精明如他,一下子就猜出了端倪,脸色也变得格外难看。

    “对不起,老爷子。是大少的人没错!”

    杨伯硬着头皮回答,随后将他们所说的话,一字不差念给顾长谦听。

    顾长谦听完,一张布满皱纹的老脸简直无法用恐怖来形容。

    他双手紧紧攥着拐杖,好半晌都没有出声。

    车厢内安静得诡异,就在杨伯心里压力大得快透不过气时,他总算是开口说话了,“回去!”

    “啊?”

    杨伯被他的决定吓一跳,禁不住觉得有些可惜,“您老人家特地坐了一个小时的车,难道真要这么回去吗?”

    “不然呢?”

    顾长谦没好气反问。

    “您是大少的爷爷,那些人应该不敢对您乱来的。要不我们让司机继续往前开?”

    杨伯由衷建议道。

    他始终相信顾祁森手下的人不可能对老爷子不利,他们顶多吓唬人而已,毕竟,顾家老爷子,那可是他们主子的爷爷呢,又不是一般的人

    原以为顾长谦会同意,岂料,老爷子约莫是被气疯了,恶狠狠训他一顿,“人家都摆明了不欢迎我们了,我们还要凑上去做什么?八抬大轿,呵,除非我死,否则绝不可能让她进顾家的门!”

    “老爷”

    杨伯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却听他突然将眸光瞥向前方的司机,“开车回去!”

    “是!”

    司机不敢怠慢,迅速调转了车头。

    杨伯见状,只好缩回自己的座位上,噤了声。

    别墅里,顾祁森夫妇,对外边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后天是除夕,顾祁森翻了翻手机日历,发现明天居然是2月14日情人节。

    两人在一起之后,他似乎都没能陪她好好庆祝情人节,关于这点,顾祁森一直深感歉疚。

    哄完嚎嚎和啕啕,沈轻轻走进客厅,恰好见顾祁森坐在沙发上发呆,她不禁步履轻盈往他走去,笑意盈盈问:“老公,你在想什么呢?”

    顾祁森缓过神,将走到他身旁的她抱到腿上坐,压低嗓子道,“明天,我有事出门一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