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90 身世之谜(五十三)
    “啊?你去哪呢?”

    沈轻轻转过头,澄澈的大眼氤氲着一抹淡淡的失落,明天是情人节哇,他,又要出差了吗?

    “去b市参加一个投资会议,可能后天才回来。”

    顾祁森沉声回应。

    沈轻轻“哦”一声,逼自己接受这个郁闷的事实之后,捏捏他的手,说:“老公,那你一定要赶回来陪我和孩子们过年喔。”

    “那是一定的。”

    他揉揉她的脑袋,笑着点了点头。

    第二天,顾祁森果真一大早就出门了。

    沈轻轻依然在家里带孩子,11点钟,她突然接到秦瑄来电。

    电话一接通,她就听秦瑄语气急切问道:“少夫人,您现在方便出门吗?我们boss想见你!”

    “怎么了?”

    沈轻轻心里一阵咯噔,第一反应便是顾祁森出事了,要不然,他想见自己,怎么可能是秦瑄打电话?

    人一着急起来,声音都是颤着的,“秦特助,是不是你们家boss出什么事了?他怎么样了,你快点告诉我啊!”

    “少夫人,电话里不便多说,秦浩已经去接您了,还请您跟他一起走吧。”

    “那好!我现在就可以出发!”

    沈轻轻慌乱地挂掉电话,连头发都懒得收拾,直接把室内拖鞋脱掉换上外出的靴子,然后拎起包包匆匆出了门。

    由于走得太过匆忙,她甚至连姚沐溪都顾不上说一声就走了。

    秦浩来得特别及时,沈轻轻刚走出别墅大门,等不到一分钟,他的车便出现了。

    将车子停稳,秦浩正准备下车帮沈轻轻开车门,谁知,她已经身手利落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座。

    “秦浩,快!”

    她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喘着气催促秦浩开车。

    “是,少夫人!”

    秦浩恭敬地应了一声,很快就启动油门,车子瞬间如迅猛的豹子,驰骋在宽阔的公路上。

    “对了,我们这是要去哪?”

    沈轻轻的心此时七上八下,十分忐忑不安。

    然而,秦浩却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敷衍着说,“抱歉,少夫人,您去到那儿,自然就会知道了。”

    “不能说吗?”

    他和秦瑄的态度都那么奇怪,让沈轻轻禁不住皱起了眉头。

    “嗯!”

    秦浩颔首,神色无波。

    “哎——”

    沈轻轻叹叹气,鼓着腮帮子盯着他的侧颜看几眼,从他深不可测的表情上,她无法窥视出任何情愫,不免有些气馁地说,“你们怎么都这样啊,去哪也不告诉我,太令人伤心了。”

    “对不起!”

    秦浩闻言,道歉的话脱口而出。

    “你哎算了,那你能不能告诉我,还要多久能到?”

    她真的没有底哇!

    这兄弟俩突然间神神秘秘的,若不是知道他们不可能害自己,这一刻,沈轻轻搞不好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对不起!”

    秦浩依然说抱歉。

    沈轻轻:“”

    今天阳光明媚,天气格外好。

    车厢里着实让人郁闷,沈轻轻索性拉下车窗,让呼呼的冷风灌进来,不一会儿,她就觉得心头舒服多了。

    黑色的奥迪顺着蜿蜒的山路往下走,周围的山景美不胜收,可她却无心欣赏。

    五分钟后。

    沈轻轻又问:“既然不能告诉我去哪里,也不能告诉我多久才能到,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家boss受伤了吗?”

    她最担心的就是这个了。

    上一次,那家伙去b市,搞得一身伤回来,这一次,他会不会也

    思及此,沈轻轻下意识攥紧了手指,这才后知后觉发现,手心全是汗。

    “这个”

    秦浩被她这话问倒,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应答。

    “秦浩——”

    “回少夫人,boss没受伤,您尽管放心!”

    不管了,反正boss只是命令他们不许向少夫人透露他正在做些什么,所以,自己这么回答,应该不算违背命令吧?

    “呼,那就好,谢谢你了,秦浩。”

    沈轻轻总算松一口气。

    不过,既然他没有出事,也没有受伤,干嘛不亲自给她打电话?

    刚刚她太慌乱以至于忘记拔他手机问清楚,这下子脑子清醒了,她怎么可能不问个明白?

    于是,沈轻轻马上拉开包包拉链,从里边拿出手机,二话不说就找到顾祁森的号码拨出去。

    电话一直处于等待接听的状态,可不知那男人在忙些什么,她足足打了三次,他都没有接听。

    或许,是不方便吧?

    沈轻轻捧着脸,无比挫败。

    奥迪开下山,急速奔往市区,大约再过20分钟,终于停了下来。

    “少夫人,到了!”

    秦浩毕恭毕敬提醒她。

    “好!”

    沈轻轻立马解开安全带。

    下车后,她望着脚底下的石板路,不由得怔了怔。

    石板路被清扫得异常干净,路上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而且,更诡异的是,连路两边的商户都没有开门。

    印象中,这可是著名的商业街呢,虽说快过年了,许多外来工回家,但也不至于所有店铺都关门吧?

    而顾祁森又让自己来这干嘛?

    他又在哪?

    沈轻轻纳闷地咬着唇瓣,转过头问足足高她一个头的秦浩,“你家boss呢?”

    “boss在前面,您往前走100米,就看到他了。”

    秦浩说完,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喔!”

    沈轻轻只好迈开长腿往前走。

    见秦浩没有跟上来,她时不时回头看,发现他一直站在原地目送她,高大的身躯宛若一座守护神。

    沈轻轻心尖暖暖的。

    为早点见到顾祁森,她不禁加快了速度。

    估算着走了大概100米左右的距离,恰好来到一个十字路口。

    前边是花店,左边是陶艺馆,右边则是甜品店。

    这三家店全部开着门,挂着“营业中”的广告牌。

    顾祁森到底在搞什么哇?

    难不成,他是打算让自己到这三家店里挨个找他吗?

    幼不幼稚呀?

    沈轻轻抿唇轻笑,不知为何,心里却冒着甜丝丝的泡泡。

    她站在原地踌躇一小会儿,最终决定凭直觉,左转,走了几步路,来到陶艺馆门口。

    陶艺馆的店面不大,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其中不乏当红明星的人形玩偶。

    店开着,却没有人,沈轻轻转一圈正准备闪,这时,里屋的门就被推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