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96 顾冉冉的真面目(二)
    沈拂晓以为过了这个年,单位就会宣布对她的处分,毕竟之前她婉拒了领导给她做媒的美意,认了未婚生子这个罪名,所以组织没道理不依法处置的,而她,其实也做好了被革职的心理准备。

    然而,假期结束回来上班后,这几天,她左等右等,都迟迟不见处分通知下来,工作,亦是照常进行,这不得不让她渐渐不安起来。

    组织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沈拂晓坐不住了,纠结大半天,索性前往领导许云里的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沈拂晓开门见山问道:“领导,请问组织对我的处分,什么时候下来?”

    许云里从一大叠文件中抬头,愣了愣,旋即笑了:“噢,这事啊,我前几天就想告诉你了,不过临时出了趟差又给忘了,真是对不起了,拂晓。”

    “没事!”

    沈拂晓淡淡地说,敏锐的观察力告诉她,这事似乎有转机了,因为许云里脸上的表情十分轻松。

    他是她的良师益友,一直对她照顾有加,若是不好的结果,肯定不会笑得如此开怀。

    这么想,沈拂晓倒是放下了心。

    “领导,那请问组织给我的处分是什么?”

    尽管隐隐知道答案,可当沈拂晓问出这句话时,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忐忑不安。

    “没处分啊,咱们贺检察长把这事压下了。”

    许云里笑呵呵道,语气中夹杂着几分佩服,“没想到这年轻人如此有魄力,也怪不得年纪轻轻就能有这番成就了!”

    “真的?”

    沈拂晓不敢置信瞪大眼,“贺检察长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不是包庇吗?很容易落人口实的

    而且,她与这位新来的检察长素无交集,他也没理由冒这么大的险帮自己

    好玄幻!

    她该不会在做梦吧?

    许云里将沈拂晓震惊的表情看在眼底,不由得笑着说:“这问题我问过他了,他说,你只是生孩子,又没贪赃枉法,而且孩子的户口不在你家,法律上来讲,跟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所以,他不想因这事让咱们单位损失一位人才。哎,格局啊格局,咱们贺检察长不愧是英雄出少年,干大事的人啊!”

    “原来如此。非常感谢组织的不杀之恩。”

    沈拂晓总算露出一抹如释重负的微笑。

    贺霖东的维护与赞赏,让她内心非常感动,而自家领导许云里对贺霖东这个后辈兼上司的欣赏,倒是令她惊讶万分。

    毕竟,谁都知道,如果不是半路杀出个从京城调来的贺霖东,s市检察院检察长位置,理所当然就是许云里的了

    ——————

    革职危机解除,再加上母亲已知道闪闪亮亮的身份,自告奋勇帮她带孩子,而宫天祺呢,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好多天没出现了,因此,沈拂晓的日子过得惬意不少,工作之余,也更心无旁骛在宿舍里码字了。

    很快,就来到元宵节。

    这天刚好周五,下班后,沈拂晓刚走出检察院大门,就见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停在不远处,而宫天祺则是优雅地倚着车身,双手插袋,笑意满满盯着她看。

    “哈喽,大美女,我来接你回家咯。”

    一见她,宫天祺立马迈开长腿迎上来。

    沈拂晓微微怔住,缓过神时他已经来到她面前站定。

    “怎么不说话?被小爷我帅晕了?”

    宫天祺摸摸精巧的下巴,得意洋洋自恋道。

    “切,你得臆想症了吧?”

    沈拂晓被他噎得无语,干脆绕开他,抬脚往前走。

    “诶,被说中心事就害羞了,是么?”

    宫天祺一边揶揄一边追上去,不一会儿,就抓住她的手,用力一拽,直接把她拽到怀里。

    沈拂晓一米七,不矮,但这男人至少一八五以上,于是此时穿平底鞋的她,跟他抱一块,倒是显得十分小鸟依人。

    “你放开我,宫天祺——”

    未料到这男人竟死性不改,而且还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她单位门口调-xi她,沈拂晓快要气炸了。

    一激动,明媚的小脸在余晖照耀下,竟泛上一层一层的红晕,也不知是被气的呢,还是因为害羞

    “跟我上车,我就放开你!”

    宫天祺欣赏着她美丽的容颜,情不自禁抱紧她。

    这女人看起来挺瘦的,没想到香香软软的,倒是很有料,让他抱着抱着,就不愿松手了。

    这一刻,他脑海中甚至浮现过一个恶劣的想法,干脆把她先吃了再说,等她人属于自己的了,心,自然会乖乖地交出来!

    思及此,大手也不受控制开始

    “喂,混蛋!住手!”

    “我喊-fei礼了”

    许是宫天祺一向表现得太过绅士,除了前阵子发神经强吻过她之外,基本上他都是非常尊重她的,所以沈拂晓对他没怎么防备,岂料,他居然这般恶劣地乱摸,尤其,这还是在单位门口,虽说不是正对着大门,但也是百米之内啊,疯了!

    扯不开他的手,她灵机一动,曲起膝盖朝他某个地方用力顶了过去。

    宫天祺没防备,结结实实挨了一记,疼得他“呜呼”一声,条件反射般捂住受伤的地方,当然,也就松开了她。

    沈拂晓得到自由,没有马上转身走,而是拿起包包在他肩膀上狠狠砸了几下。

    “啊啊啊——”

    “拂晓宝贝,别打了哇——”

    “疼啊宝贝——”

    宫天祺苦兮兮求饶,可恼羞成怒的沈拂晓却边砸边骂:“疼,疼死你!混蛋,就你会欺负人!以后咱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哼!”

    话落,她气呼呼拔腿跑了。

    “喂——”

    宫天祺不死心想追上去,谁知那丫头刚刚那一顶力道太大了,害得他家小小祺一时半会还没缓过来。

    嘤嘤嘤,可恶的女人,怎么专挑他脆弱的地方打?把他打残了,谁能给她下半生的幸福哇?

    宫天祺怨念地撅着嘴巴。

    在原地休息了两分钟,身体总算复原,这时,乐天派的他,又恢复了生机勃勃。

    哼,想甩开小爷?

    没那么容易!

    今天元宵耶,小爷就上你家过节去!

    啦啦啦,去丈母娘家过节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