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97 顾冉冉的真面目(三)
    沈拂晓匆匆上了一辆计程车。

    “姑娘,去哪?”

    难得见乘客是一位超级大美女,司机顿时眼前一亮,态度也热情了许多。

    沈拂晓坐在后座上,原本想报自己家的地址,可转念一想,怕宫天祺追到她家,她干脆改变了主意。

    “去庙前街吧,谢谢师傅。”

    司机在听到这个地址时微微一愣,过两秒才缓过神来,“好的,马上出发。”

    “嗯!”

    沈拂晓淡淡颔首。

    车子启动之后,她下意识扭过头望向窗外,没有看到法拉利的影子,这才稍稍放下了心。

    庙前街是s市的三不管地带,距离检察院大约半小时的车程,今天周末再加上元宵,足足开了50分钟才到。

    这时,已经全黑了。

    “姑娘,这里很乱,你一个小女孩长那么漂亮,注意安全啊。”

    下车前,司机好心叮嘱她。

    “谢谢您,大叔。”

    沈拂晓朝他感激一笑,付完车资后,推开车门下了车。

    她当然知道这里治安乱,但地头蛇是她认识的一个人,安全问题倒是有所保证。

    傍晚时分,路边摊就会开始营业,由于今天是元宵节,整条大街比以往更加热闹,更甚至,还有戏剧表演。

    之所以会想到来这边,那是因为,在没正式参加工作之前,为了生计,她几乎每天晚上都会与沈轻轻一起到这摆地摊,贩卖各种小玩意儿。

    如今想起,那些记忆一点一滴涌现,每一个画面,都是那么地珍贵,那么地难忘。

    她与轻轻,果真是患难姐妹啊,幸好轻轻现在终于苦尽甘来,获得了幸福,而她自己呢?有闪闪和亮亮,生活无忧,应该也算幸福吧?

    至于爱情,完全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

    思及此,沈拂晓忍不住又想起了宫天祺。

    也不知他这会儿是不是真到她家里去堵她?

    要不打个电话回家探探吧,如果他不在,她肯定要回去跟他们团圆的

    这么想,沈拂晓从包里掏出手机,在通讯录找到自家的号码拨出去。

    很快,电话就通了。

    “喂,妈——”

    以为是母亲,沈拂晓未等对方应声就率先开口,谁知,电波中却传来男人低低的笑音,“我是宫天祺,你堵车了吗?怎么还不回来?”

    轰——

    果真这家伙在她家里!

    沈拂晓咬着唇,没好气怼他,“你还有没点礼貌啊?随随便便接人家家里的电话?”

    “阿姨在忙,我刚好坐在电话旁,她就让我接了啊。”

    宫天祺无辜耸耸肩,晶溜溜的眼珠子眨呀眨,特别地可爱。

    沈母从厨房进来,刚好见他这副模样,不由得暗想,这小子长得可真俊!

    宫天祺当然不知道自己的颜值非常讨未来丈母娘喜欢,依然贱贱地逗沈拂晓,“宝贝儿,要不要我去接你啊?大家都在等你吃饭呢。”

    “跟我妈说我今晚加班,你们吃就好!”

    沈拂晓酷酷撂下这句话,不远处突然传来戏剧开场的声音。

    今天要演的这出戏,刚好是她喜欢的,她顿了顿,赶忙按下挂断键,看戏去了。

    “喂——”

    “嘟嘟嘟——”

    宫天祺原本还想说些什么,无奈电波已传来忙音。

    “死丫头,分明是躲着小爷!行,你够狠,为躲小爷竟然元宵节都不回家了”

    宫天祺郁闷碎碎念。

    他的声音很小,沈母没有听到内容,只是看到他一个人念叨着什么,不由得问:“怎样?拂晓到哪了?”

    “哦,她说临时有事,被单位叫回去加班了,不用等她。”

    宫天祺想都不想就帮沈拂晓圆了谎。

    刚把话说完,他便后悔了。

    哎,他那么好心干嘛呢?这种情况下,不应该是利用未来丈母娘的威力,把她逼回来吗?

    心不在焉在沈家吃了晚饭,由于记挂着沈拂晓,宫天祺连饭后水果都不吃,很快就找借口告辞了。

    “阿姨,等下次有时间我再来打扰。”

    宫天祺彬彬有礼向沈母鞠鞠躬,态度十分恭敬。

    “嗯嗯,好。你开车小心点。”

    沈母俨然早已把他当女婿看待,对他自然是无比欢迎。

    她喜欢宫天祺有好几个理由。

    第一,他年纪与拂晓相当,工作也相当,男的帅女的美,算是比较登对了;第二,他阳光活泼,拂晓沉稳文静,据说性格互补的夫妻,相处会更加融洽;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对拂晓和闪闪亮亮的好,完全出自真心。

    沈母自认不会看走眼,这个宫天祺,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适合自家女儿,所以,在宫天祺暗地里对她多次恳求、示好之后,她最终默许他追求自己女儿。

    不过,他追这么久了,也没把拂晓给追上,她该说是自己女儿定力太好呢,还是,那小子太逊了

    想到这,沈母倏然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盯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宫天祺被她看得心里没底,不禁问:“阿姨,您还想说啥?”

    “你有事忙就快去吧。我原本还想让你给拂晓送汤去,是我太欠缺考虑了。”

    沈母笑着说。

    宫天祺一听,眼珠子立刻亮了,“不会不会,我要去的地方刚好顺路,可以给她带!”

    “呵呵,好。那你等等,我去拿个保温壶。”

    沈母说完,转身就往厨房走。

    宫天祺抡拳,手肘往下撞,兴奋地比了一个“耶”的手势。

    他正苦于找借口去找她,丈母娘真是神助攻哇!

    嘤嘤嘤,妈,我以后一定好好孝敬您

    ————

    沈拂晓站在路边看戏的时候,刚好遇到熟人阿标。

    阿彪是这的地头蛇,小混混头目,人有些痞痞的,但却特别讲义气。

    以前沈拂晓与沈轻轻在这摆地摊时,十八岁的阿彪曾经看上她们这对姐妹花,正想上门调戏,不料遇到黑帮寻仇,若不是刚好被他们救了,早就横尸街头,于是自那时候起,阿彪就把她们姐妹俩当姐们一样对待了。

    “拂姐,怎么会在这遇到你呢?吃饭了吗?”

    阿彪殷勤地上来打招呼。

    他比沈拂晓小四岁,刚开始是叫她晓姐,但普通话太难听,后来就改成拂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