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98 顾冉冉的真面目(四)
    “是啊,好巧啊。”

    看到熟人,沈拂晓笑着回应,“我没吃呢,你呢?”

    阿彪可以算是陪着她与沈轻轻度过好几年患难的朋友,沈拂晓对他,自当比对别人多了几分热情。

    “元宵节,你怎么跑这来了?”

    阿彪觉得奇怪,还是忍不住再次发问。

    印象中,沈拂晓是非常孝顺的,逢年过节都一定会在家里陪她的妈妈一起度过,今天突然出现在这,有些反常。

    出于对朋友的关心,阿彪当然打破砂锅问到底。

    沈拂晓肯定不会如实告诉他,自己是在躲一个讨厌鬼,不过,为不让他继续问东问西,她索性叹叹气,自黑一句:“相亲啊,你不知道吗?女儿一旦过了25,在长辈眼里就是剩女了,所以恨不得使劲浑身解数都要把你嫁出去。”

    “哈哈,这倒是有道理!”

    阿彪被她的话逗笑,旋即补充,“不过以我们拂姐的条件,可不是一般男人能配得上的。今天难得遇上,一起吃宵夜呗?”

    “对啊,沈检察官,跟我们哥们几个一起吃呗!”

    “欢迎欢迎大检察官。”

    跟在阿彪身边的几个小弟赶紧附和,样子别提有多谄媚了。

    他们其实没见过沈拂晓本人,可都知道,这是他们家彪哥的女神,威风凛凛的大检察官,所以,当然也成了他们的女神。

    “好啊!”

    沈拂晓毫不犹豫答应。

    原来已经八点多了,怪不得,肚子饿得咕咕叫。

    “那走吧!”

    阿彪乐呵呵比了一个请的手势,一边说,“最近这边新开了家台湾小吃,虽然不知道正不正宗,但好吃是肯定的。”

    “嗯,好。”

    沈拂晓点点头,跟他们一起往食街走去。

    那家台湾小吃店的铺面不大,里里外外坐满了人。

    老板一见阿彪他们出现,一个哆嗦,差点把碗给摔了。

    硬着头皮给他们腾了四个位置,老板一刻都不敢耽搁,赶忙将店内的招牌小吃全部上齐。

    沈拂晓不禁摇摇头,拿起筷子敲了敲阿彪的头。

    阿彪“哎哟”一声抬手护住自己的额头,就听沈拂晓说:“你们就不能找份正当工作?瞧,人家老板都快吓死了。”

    “你是不知道世道多艰难啊。我们也就装装逼,又没干啥坏事。”

    阿彪不服气反驳。

    沈拂晓自当是知道他们本质不坏,要不然也不可能跟他成为朋友,于是,她给自己倒了一杯可乐,便不再提这个话题。

    这个世界上,每个人活着,都有他们自己选择的方式,她,尊重他们。

    “对了,拂姐,我傍晚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一个事,是关于轻轻的,你要不要听?”

    小吃吃到一半,阿彪突然想起自己刚得知的风声,禁不住敛起嘴角的笑容,神色严肃看向沈拂晓。

    沈拂晓心里一阵咯噔,忙问:“什么事?”

    阿彪四下张望一圈,然后才倾身凑到沈拂晓耳旁,用只有他俩听到的声音说:“有人在道上买轻轻的命。”

    “什么?”

    沈拂晓倏地瞪大眼,被吓得不轻,“怎么回事,你快详细说。”

    事关沈轻轻的安危,她此时真的淡定不了,手心已经冒出了汗。

    “就是有人出500万买顾氏集团总裁夫人的命,总裁夫人,那不是咱们轻轻吗?”

    阿彪前阵子才知道沈轻轻居然嫁给了男神顾祁森,当时震惊了许久才回过神。

    “然后呢?”

    “然后没人敢接,但我觉得,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对方加重价码,肯定会有人不惜送命对轻轻不利的。拂姐,你看要不要告诉轻轻?这事我原本就准备找你的。”

    “好,我知道了!”

    沈拂晓蹙着眉,眼底已是一片深沉。

    她家的轻轻那么善良,居然有人想要她的命?

    不行,这事她必须马上告诉顾祁森。

    思及此,沈拂晓旋即低头打开包包拉链,准备将手机找出来。

    谁知,她的手刚摸到手机,就听阿彪“啊”一声大叫,紧接着,整个人就被来人一拳打倒地上。

    “哇靠!哪来的王八,竟敢打你家彪爷!”

    阿彪气不过,当下就跟对方打起来。

    这里不仅摆满了桌子,而且还坐满了人,大伙儿见有人闹事,生怕倒霉跟着遭殃,顿时作鸟兽散。

    “彪哥——”

    “彪哥,我们来帮忙!”

    两个小弟看不得老大莫名其妙被打,挽起袖子就凑上去干架了。

    事情发生不过四五秒时间,快得令沈拂晓反应不过来,等她回过神时,店里除了躲在一旁偷偷抹泪的老板之外,就只剩那四个打架的男人。

    场面非常混乱,砸得满地狼藉。

    前来挑事的宫天祺虽只有一个人,但以一敌三完全不在话下,阿彪他们三个都挂了彩,而那家伙,居然还是那么地风流倜傥。

    然而,沈拂晓才没空欣赏他打架的英姿,她气得快吐血了。

    “住手!”

    “你们给我住手!”

    “宫天祺——”

    劝不动,沈拂晓索性咬着牙冲上去,双手拽住宫天祺的胳膊。

    宫天祺怔住,动作下意识停止,这时,俊脸正好结结实实挨了阿彪一拳。

    阿彪倒不是想趁人之危,只不过打架打到白热化阶段时,动作收不回来是正常的。

    “啊哟——”

    宫天祺没想到一直处于上风的自己,一秒间竟变成猪头,气得他一把甩开沈拂晓,非要找阿彪拼命。

    沈拂晓见状,只能死死把他抱住,拔高声音对阿彪说:“你们先走!”

    “可是”

    阿彪哪会看不出这个男人肯定跟沈拂晓关系匪浅,可让他走,他又不甘心。

    “走!”

    沈拂晓再次催促。

    “好好好,我们走!”

    不想惹沈拂晓生气,阿彪只好带着两个小弟,一瘸一拐离开了。

    等他们走远,沈拂晓这才松开沉浸在她温暖怀抱中的宫天祺。

    柔软的触感消失,宫天祺不由得感到怅然若失,不过,他很快就想起稍早之前她与那个小混混交头接耳的一幕,一时间嫉妒得发狂。

    沈拂晓并不知道他的心思,见他背对自己站着不动,她伸手戳戳他的胳膊,道:“把人家店砸了,快点赔钱!”

    “赔钱?行!小爷我赔!”

    宫天祺倏地转过身,黑色的眼底窜起浓烈的火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