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99 顾冉冉的真面目(五)
    沈拂晓被他喷火的眼神吓一跳,不自觉后退一步。

    以为宫天祺会对她做些什么,然而下一秒就见他突然从手腕处把表摘下,看向躲在一旁对他避如蛇蝎的老板,说:“这是小爷赔给你们的!”

    话落,他不等对方应声,直接把表丢过去。

    老板慌乱中将表接住,在看到那是一只价值不菲的名表时,两眼顿时一亮。

    他还来不及说些什么,眼前就像扫过一阵风似的,待他回过神,人全不见了。

    沈拂晓是被宫天祺使足蛮力连拉带拽给带出小吃店的。

    一路上,宫天祺死死攥紧她的手腕,一刻都不松手。

    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沈拂晓这人脸皮薄,不想引来路人围观,只好乖乖地被他拖着离开。

    大约过了十分钟,两人终于来到宫天祺车子停放的地方。

    这时,宫天祺总算松开她。

    “上车!”

    他板着脸,冷声吼了一句。

    阴沉的气息让沈拂晓眉心跳了跳,但她却不打算配合,毕竟,他无缘无故跑上来打人,还把人家的店给砸了,她没找他算账已经很好了,他居然还敢吼她?有没有搞错?

    思及此,沈拂晓索性裹紧身上的大衣,转身绕开他往前边走。

    宫天祺被她这一举动气得不轻,疾步追上去,再次拽住她的手,近乎撕心裂肺问道:“说,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接受我?”

    沈拂晓做了个深呼吸,心,却因他的话而微微扯痛。

    是啊,要怎样才能接受他?

    若是没有当年那件事,或许,她早就接受了吧?

    可惜,他们的缘分始终太浅,相遇太晚

    对不起,宫天祺,你值得更好的

    她暗暗对自己说,接着用力扯开他的手,气急败坏说:“我已经说过无数遍了,不可能就不可能,为什么你还老是如此纠缠不休?”

    “我——”

    “别以为你条件好,全天底下的女孩就必须围着你转?或许其他人是这样,但很抱歉,那里面绝不包括我。没错,我承认你是很帅,但除了帅之外,在姐姐看来,你简直就一不学无术的二世祖!对比一下,你那几个哥哥,哪一个不是比你强?就连顾浩云,人家也比你有出息多了,所以,你是打哪来的自信,觉得我一定会看得上你?”

    她清冷的声音宛若一把把尖锐的小刀,一片片割在宫天祺身上,刹那间,他已遍体鳞伤,心,更是血淋淋地泛着疼。

    不相信!

    他不相信她是这么看他的,也不相信,他真的一无是处

    她一定是在骗他

    对的,为了将他推得远远的,她一定是言不由衷了

    这么想,宫天祺下意识攥紧了手心,哑着声音说:“拂晓,无论你怎么说,既然我已经认定你了,就不会放弃!”

    “”

    沈拂晓怔住,显然是被他吓到了。

    她很快就缓过神,冷冷一笑:“呵,怪不得人家说,男人对越得不到的东西就越表现得积极,我之于你,应该就是如此吧?”

    “我”

    宫天祺正想解释,她淡漠的声音已快一步响起,“行,去哪个酒店?”

    听到她的话,宫天祺一张俊脸瞬时黑了,“什么意思?”

    “去酒店还能是什么意思?当然是字面上的意思咯!”

    沈拂晓抬头看着他,勾唇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但很快又恢复冷漠,“睡一晚,从此之后我们再无瓜葛!”

    ——————

    顾氏集团。

    下午,顾祁森刚结束会议回到办公室,梁秘书的内线就打进来。

    “顾总,有位叫沈拂晓的小姐想见您。”

    “她在哪?”

    未料到沈拂晓竟会来公司找他,顾祁森有些讶异。

    “在一楼。”

    “让她上顶楼吧。”

    “是!”

    挂掉电话后,顾祁森抬腕看了一下表,十五点三十分,他十六点还有个会议,只能给沈拂晓20分钟时间。

    她找自己,难道与天琪有关?

    前几天,那小子也不知抽什么疯,竟主动请缨去国外出差,换做以往,他可是死活赖着不走的。

    顾祁森捏捏疲惫的眉心,神色倏然变得严肃。

    不一会儿,沈拂晓就敲门进来。

    “顾总,这个时候来,会不会打扰你?”

    沈拂晓讲这话时,娉婷的身姿已翩然走到大班桌前。

    “不会,坐吧。”

    顾祁森指了对面的椅子,示意她坐下,随后又打电话让梁秘书泡了杯咖啡进来。

    将电话放下,顾祁森开门见山问:“你来找我,是为了天祺吧?”

    听他提及“宫天祺”三个字,沈拂晓眸光悄悄闪了闪,赶忙摇头:“不是!我跟他没什么关系,你不要误会。”

    “你彻底拒绝他了?”

    顾祁森又问。

    他一向不喜欢八卦,但这两人,一个是自己疼爱的弟弟,一个是自己老婆的姐姐,他没办法坐视不理。

    “不然呢?”

    沈拂晓无奈轻笑,叹了叹气,“没有结果的感情,唯有快刀斩乱麻,以后才不至于那么痛。他值得更好的!”

    “你也不差!”

    不想看到她这般贬低自己,顾祁森好心安慰她,当然,他说的亦是肺腑之言。

    “谢谢你的夸奖,我知道我不差,但我跟宫天祺之间的距离隔着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所以”

    讲到这,沈拂晓顿住,没有继续往下说,而是转移了话题,“我今天来这,是为了轻轻。”

    “轻轻?她怎么了?”

    事关沈轻轻,顾祁森的语气一点也不若刚刚那般淡然。

    “元宵节那天我听一个在道上混的朋友说,有人花500万,买轻轻的命。这事我没有告诉轻轻,担心她害怕”

    沈拂晓如实将阿彪告诉她的消息全部讲给顾祁森听,最后诚恳地补一句,“我不知道轻轻怎么就得罪人了,但希望你能够保护好她,千万不要让她受伤害,拜托了!”

    “”

    顾祁森绷着脸久久没有出声。

    房间内一片静寂,空气压抑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纵使不算了解顾祁森,这一刻,沈拂晓都知道他这是怒了,甚至,还隐隐起了杀意。

    她咽咽口水,就见顾祁森已拿起了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