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00 顾冉冉的真面目(六)
    沈拂晓想当然地以为顾祁森这通电话是打给手底下的人,让他们去查到底是谁在买凶杀人,谁知,结果却出乎她的意料,他竟直接把电话打给s市第一黑帮青云帮的大头目天鹰。

    天鹰正在赌场玩,接到顾祁森来电时,当场就猜到他的意图,旋即直言道:“顾总打电话给我,莫不是想过问尊夫人之事?放心,我天鹰还是讲义气的,你的人,我绝对不会动!”

    天鹰落魄之际,刚好得顾祁森出手相帮,所以他自当不会与顾祁森为敌。

    “幕后之人是谁?”

    顾祁森拧着眉问。

    “f组织!”

    天鹰没有瞒他。

    “果真是他们!”

    顾祁森冷哼一声,接着说,“一个亿,护我夫人周全!”

    既然有人打起了黑道主意,那他,干脆将黑道变成同盟,彻底断掉他们的路。

    “这么大方?看来,顾总是个爱老婆之人。”

    “废话少说!钱也不是白拿的,她若出事,我必定让你们青云帮陪葬!”

    “什么?!”

    “就这样了!”

    顾祁森说完,不等天鹰应声,迅速挂掉电话。

    沈拂晓有些不放心问他:“这样妥吗?天鹰真会接这个活?”

    “他不敢不接!”

    顾祁森语气十分笃定。

    “喔,那就好。”

    沈拂晓这才总算放下心。

    沈拂晓离开之后,梁秘书敲门进来,提醒顾祁森开会时间已到,顾祁森却对她说:“会议延迟20分钟,我有重要事情处理。”

    “好的,顾总!”

    梁秘书恭敬地欠了欠身退下。

    她刚走,顾祁森就拿出手机,从通讯录里找到沈轻轻的电话拨出去。

    电话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他的心莫名咯噔一下,隐隐掠过一缕不安。

    所幸,是他太敏感了,因为在音乐快结束的最后两秒,他就听沈轻轻如天籁般的声音透出电波幽幽传来,“老公,你今天不很忙吗?怎么有时间偷懒给我打电话呀?”

    “呵听你的意思,似乎不喜欢接我的电话?”

    顾祁森轻笑一声,紧锁的眉头渐渐松开,嘴角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

    阳光透过落地窗折射进来,柔柔地铺洒在他那张如刀刻般精致的俊脸上,令他的五官瞬时间显得格外地生动分明。

    “哪有。我怎么可能不喜欢呢?我最喜欢了。”

    沈轻轻撅着小嘴撒起了娇。

    顾祁森握着手机站起身,一边往门口走一边问,“宝宝们今天怎么样?有没有闹你?”

    “还好啦。他们其实也没那么调皮,不许你冤枉他们!”

    沈轻轻忍不住抗议。

    其实满月过后,嚎嚎与啕啕变乖了许多,两个小家伙除非是饿了或者不舒服才会哭,其他时候要么睡觉,要么就睁着大眼睛东望望西望望,小模样儿可爱得让姚沐溪都不禁直呼想生两个玩一玩了。

    “好好好,你现在是母鸡护着小鸡的心态,我能理解。”

    “喂,顾祁森,你说谁是母鸡了?”

    “谁应谁咯!”

    “你”

    沈轻轻噎住,突然灵机一动,怼他,“我是母鸡,那你就是公鸡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哈哈哈”

    “死丫头,谁是铁公鸡,你给我再说一次?”

    这么难听的名字,怎么配得起如此高大上的他?

    而且,他哪里一毛不拔了,他刚刚还为她花了一个亿

    这小没良心的!

    “再说一百次我也不怕,啦啦啦”

    听着电波中女孩快乐的声音,顾祁森原本阴郁的心情也受到感染,好转了许多。

    他走到门边停下了脚步,神色认真对她说:“好了,我要去开会了。你乖乖呆在家里,哪儿都不许去,知道吗?”

    “放心啦,我才没那么闲呢。”

    沈轻轻不以为意回答。

    为了照顾孩子,她最近基本上足不出户,再说,现在都四点多了,她怎么可能还出门?

    思及此,她马上说,“老公,今晚早点回来,等你吃晚餐。”

    “好!”

    顾祁森颔首,毫不犹豫答应了。

    夫妻俩又依依不舍聊了几句才挂掉电话。

    顾祁森推开办公室的门,大步流星前往会议室,而沈轻轻则是伸伸懒腰,迈着长腿走向婴儿房。

    ————

    f组织买凶杀沈轻轻这事,在顾祁森的介入之下,整个s市,大大小小的黑帮,没人敢接这个活,后来,哪怕提高到5千万佣金,依然没有任何作用。

    “该死!”

    市郊某栋不起眼的小房子里,顾冉冉站在书桌前,一拳狠狠砸在桌面上,面目狰狞的样子让前来汇报的黑衣男子禁不住低下了头。

    “对不起,主子!我们已经尽力了。”

    “尽力?”

    顾冉冉讥讽一笑,“花了钱,连找个人对付沈轻轻都找不到,你还敢说尽力?”

    “听说顾祁森砸了一个亿,我们那五千万,人家根本不会看在眼里。”

    黑衣男子鼓起勇气解释。

    聪明人都知道该怎么选择,钱没人家多,在s市的势力没人家大,他也很无奈。

    其实,他更是搞不懂,明明f组织与顾氏素来无仇,而且主子还是顾家大小姐,可为何她三番两次要害自己的嫂嫂

    “”

    知道他说的是事实,顾冉冉这才总算敛起身上的戾气,咬牙切齿说:“5千万可是我们的血汗钱,用来买沈轻轻的命,简直太看得起她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先把钱省了吧,反正这一次也只是试试水,当真指望那群混混能成事么?”

    身为f组织的核心领导层,顾冉冉肯定是看不上s市那些所谓喊打喊杀的黑帮的,只不过,若不是劳多尔年前突然将她的兵力收回,她也不至于这么被动

    她知道,自己莫名其妙被削弱了权力,绝对跟她那同父异母的哥哥范洛斯脱不了干系。

    呵,等等吧,等她消灭了沈轻轻,再回头对付他也不迟

    想到这,顾冉冉勾了勾唇,笑容愈发诡异。

    她的笑虽然十分漂亮,但却让站在她对面的黑衣男子看了毛骨悚然。

    幸亏,他不是主子的敌人,否则,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