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01 顾冉冉的真面目(七)
    自从知道f组织会对沈轻轻不利之后,顾祁森便当机立断,在沈轻轻原有的保镖基础上,将自己最能干的四个暗卫都给了她。

    当然,怕沈轻轻担心,这些事情,他都是偷偷在背地里进行,压根没有告诉她,而他亦跟沈拂晓约法三章,不许她对沈轻轻透露半个字。

    出于为沈轻轻着想,沈拂晓毫不犹豫答应了,不过,她也自顾不暇,根本没时间与沈轻轻联系,因为上头又给了她一个重要案子,她必须全身心投入工作中去。

    其实忙得头晕脑胀也好,因为这样,她就没时间想宫天祺了。

    说来也是奇怪,当一个人整天缠着你、围着你转的时候,你只会觉得他烦,恨不得他快点消失,最好以后不要出现在你的视线中,可当他真的对你死心了,决定退出你的生活圈时,你反而念念不忘了。

    沈拂晓不得不承认,她对宫天祺就是这样的感觉。

    元宵节那天晚上,她一句“睡一晚,从此之后我们再无瓜葛!”彻底激怒了他,她犹记得很清楚,那时,他赤红着双眼,撕心裂肺吼她一句“小爷我特么下贱才会爱上你”,然后便头也不回走了,而那天至今,他没有再出现过

    也好,当断则断,她沈拂晓一向拿得起放得下,没什么大不了的!

    ————

    接下来的日子,看似风平浪静,实际上却暗流涌动。

    顾冉冉依旧没有放弃对付沈轻轻,她一直在挖空心思想对付她的办法,可惜的是,顾祁森对沈轻轻的保护网,牢固得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让她压根找不到下手的任何机会。

    时间飞逝,一转眼,就过了半年。

    嚎嚎和啕啕已经七个多月大了。

    某个风和日丽的周末,沈轻轻在婴儿房里陪着兄妹俩玩。

    她坐在干净的地板上,见他们已经会爬会坐会捣乱,禁不住露出欣慰的笑容。

    而看着他们的样子越长越像顾祁森,她心里又有些不平衡了,小小声跟旁边的姚沐溪抱怨,“小溪啊,你说,宝宝们怎么就不像我呢?哪怕有一丁点像我,我都安慰点哇。”

    “呵”

    姚沐溪被她逗笑,不禁好心安慰她,“不是有句话叫女大十八变吗?我想,男孩应该也是差不多的。小时候像顾总,指不定长大后就像你了呢。”

    “真的吗?”

    听她这么一说,沈轻轻似乎觉得有道理,立马眉开眼笑,“那我就放心了。不过,不管长得像谁,应该都不至于难看吧?嘿嘿。”

    “哈哈,肯定不难看啦。”

    姚沐溪说完,突然话锋一转,“我怎么觉得你是故意引我夸你呢?”

    “哟,被你看出来啦?”

    沈轻轻嘴角弯弯,不怀好意抛给她一记媚眼,“不赖嘛小溪溪,你这么聪明,跟我家佑辰简直天生一对啊。你们啥时候给嚎嚎和啕啕生个堂弟堂妹玩呢?”

    前不久,她才知道原来姚沐溪竟是赫赫有名的b市姚家的大小姐,因为她父亲姚湛曾欠顾祁森一份恩情,为了报恩她才答应当自己的贴身保镖直到宝宝们满周岁。

    眼看很快就要到期了,沈轻轻非常舍不得她,但令人欣慰的是,姚沐溪竟跟顾浩云擦出火花,两人虽没捅破那层纸,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若她能跟佑辰成一对,那就太好了

    沈轻轻暗暗祈祷着。

    经沈轻轻这么一调侃,姚沐溪俏脸倏地就涨红了。

    她赶紧别过脸轻咳一声,随后言不由衷开口:“玩笑不要乱开啦,我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

    “是么?”

    沈轻轻明显不信,继续说,“我怎么记得,上个月有人生日,收到了一大束红玫瑰,署名顾浩云呢?我跟他认识那么多年,可是第一次见他送花给女孩子喔,艾玛,嫉妒死了怎么办?”

    沈轻轻的话音刚落,后边便传来男人醇厚的嗓音,夹杂着几丝危险,“这么嫉妒,那要不要让顾浩云也送你几束,嗯?”

    轰——

    倒霉!

    怎么她瞎扯一句都能被抓个正着,这也未免太没天理了

    沈轻轻咬咬唇,滴溜溜的眸子转了转,很快就闪过一抹亮光,转过身,仰起头笑眯眯望向来人,“老公,你今天好帅啊!嚎嚎那么像你,以后肯定也是个超级大帅哥呢。”

    她以为夸一夸顾祁森就可以糊弄过去,谁知顾祁森却一点都不配合,“别岔开话题。是不是顾浩云没送过你花,你很遗憾?”

    “啊哈,你说的是什么话?人家小溪还在这呢,你可别害她误会了哇,我是开他们玩笑的,对吧,小溪?”

    沈轻轻求救般向姚沐溪挤挤眼,姚沐溪只好说,“是啊顾总,少夫人只喜欢您送的花,刚刚她只是故意拿我和顾浩云开刷而已,您可千万不要跟她计较。”

    “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顾祁森一边说,一边走到沈轻轻旁边坐下,他高大的身子微微往前倾,伸手去逗离他最近的啕啕。

    小公主发现自家爹地,兴奋得嘻嘻笑着往他这边爬。

    顾祁森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当下就把她给抱到怀里,在她圆乎乎的脸蛋上亲了亲。

    父女俩闹成一团,啕啕见状,不甘心被爹地冷落,也跟着爬过来。

    见他们一家四口相处得那么自然温馨,姚沐溪眯着晶亮的杏眸,悄悄掠过一缕羡慕。

    不想当电灯泡,她识时务地将空间留给他们,起身离开。

    走出婴儿房,姚沐溪心下一动,索性走上天台,打算透气。

    倚着栏杆,绿油油的风景赫然映入眼里,视野无比开阔,可她的心,却莫名变得沉重起来。

    她喜欢顾浩云,顾浩云对她应该也有意思,而且两人还曾经不小心有过肌肤之亲,照理说,在一起挺顺理成章的,可偏偏

    哎!

    ————

    婴儿房。

    嚎嚎和啕啕跟爹地妈咪亲热一番后,又回去玩自己的玩具。

    宝宝们虽然还很小,但却十分懂事,特别是嚎嚎,在很多事情上,居然还懂得忍让妹妹,这么神奇的早熟,让森轻夫妇简直跌破眼镜。

    沈轻轻与顾祁森坐一块,第n次抗议及建议,“老公,嚎嚎和啕啕的名字,改改吧,他们早不哭不闹了。”嚎嚎个性比较安静沉稳,啕啕呢,又比较活泼,我觉得应该起适合他们性格的名字,你当初那样乱起名,等他们长大了,一定——”

    她的话还没讲完,放在身旁的手机突然震了震,紧接着响起动听的音乐。

    一见是养老院打来的,沈轻轻心里咯噔一下,不知为何,竟泛上不好的预感。

    她颤抖着手指按下接听键,刚说一句“喂,您好!”,就听电波中传来焦急的女声,“你好,请问是何思月老太太的家人吗?这里是养老院,老太太她刚刚晕倒了,麻烦你们尽快到医院”

    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