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02 顾冉冉的真面目(八)
    外婆病了,医生说,是得了急性白血病,情况非常地严重,必须马上进行骨髓移植,否则撑不过半个月。

    当沈轻轻匆匆赶到医院,听到这个消息时,眼前突然一阵昏黑,直接晕了过去。

    在失去意识之前,她依稀只听到顾祁森担忧地唤着自己的名字

    两个小时后,vip病房。

    “啊,外婆——”

    做了一个噩梦,沈轻轻猛地睁开眼,外婆生病的事实渐渐浮现在脑海中,她赶忙从床上爬起来,拔掉手腕上的针管下了床。

    脚踩在地板上,她甚至顾不上穿鞋就往外走,这时,门“吱呀”一声从外边推开,男人步履沉稳走进来。

    见到顾祁森,沈轻轻迫不及待迎上去,一边忧心忡忡问:“外婆怎么样了?她醒了吗?”

    “外婆”

    顾祁森幽幽看了她一眼,顿一下才告诉她,“她还没有醒,医生说,应该还要再等几个小时。”

    其实,他撒了谎,因为,连医生都不确定外婆到底还能不能再醒来

    只不过,他不愿意看到她绝望,所以,决定选择这样的方式骗她

    “喔”

    沈轻轻失神地应了一声,然后,继续往门口走,边走边低喃一句,“我去看外婆。”

    看到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尤其是脚上还没有穿鞋,顾祁森心疼地拉住她,“乖,把鞋穿好再去。”

    虽是夏天,但地板总是冰凉。

    沈轻轻这才缓过神,正想转身走回去穿鞋,顾祁森就一把将她抱起。

    她乖巧地窝在他怀里,任由他抱着自己走到床边,把她放在腿上,温柔地帮她穿好了鞋。

    “老公”

    沈轻轻咬着唇瓣,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话,“医生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可以安排手术?”

    “只要找到合适的骨髓,随时都可以进行手术。”

    顾祁森如实道。

    他没有告诉她的是,外婆的血型特殊,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找到可以匹配的骨髓机会非常渺茫

    思及此,顾祁森眼底悄悄漫起一缕沉重。

    沈轻轻并不知道他的心思,她立马就说:“听说骨髓移植最好从直系亲属的骨髓中找出能够配型的,老公,我要去做检验,给外婆捐骨髓。”

    她说完,突然挣开顾祁森,飞速奔向门口。

    顾祁森没有拦她,而是神色凝重跟在她后边。

    他的女孩对外婆的感情有多深,他十分了解,也正是因为了解,他才不会阻止她去做任何事,当然,她与外婆没有血缘关系,她的骨髓肯定也不会匹配

    ————

    沈轻轻抽完血,与顾祁森一起去了加护病房看外婆。

    外婆依旧昏迷不醒,看着她孱弱消瘦的模样,沈轻轻的心,仿佛被万千只蚂蚁啃咬一般,硬生生泛着疼。

    大约一个小时后,医生特地前来,向他们汇报结果。

    “顾总,少夫人——”

    主治的医生恭敬地朝他们鞠鞠躬,随后看向沈轻轻,语气中夹杂着几丝无奈,“对不起少夫人,您的骨髓与您外婆的不匹配,捐不了。”

    “真的不匹配吗?不,我不相信!”

    沈轻轻摇摇头,并不愿接受这个残忍的事实。

    顾祁森伸手拥住她,好心安慰道:“没事,我们一定能找到适合的!”

    “是啊,少夫人。其实还是有机会的。您要不看一下您外婆还有哪些直系亲属,指不定其中有合适的呢,还有时,不到最后一刻,千万不要放弃。”

    医生见状,也忍不住开口安慰她。

    大家都知道机会渺茫,可却还是不想放弃

    但愿,这个世界真有奇迹发生吧

    “谢谢您了,医生!”

    尽管心头万分失望,但沈轻轻仍是露出一抹感激的微笑。

    “不客气的。顾总,少夫人,那我先去忙了。”

    “嗯,去吧!”

    顾祁森挥挥手,示意他退下。

    医生离开之后,沈轻轻突然对顾祁森说:“老公,我想去许家找蓝馨。”

    她的骨髓不适合,眼下,只能寄望于蓝馨了,也不知,那个狠心的女人,愿不愿意救外婆?

    应该愿意的吧?

    她虽不待见自己,但外婆始终对她有生养之恩,再怎么狼心狗肺的人,也不至于连自己的母亲都见死不救吧?

    嗯,一定是这样的!

    沈轻轻在心底暗暗对自己说。

    顾祁森深深睨她一眼,道:“我陪你去!”

    “嗯啊,好。”

    沈轻轻点点头,没有拒绝他。

    她一个人去的话,她还真不敢保证能说服得了蓝馨,可有顾祁森在,成功率应该高一些吧?

    哎!

    夫妻俩直接驱车前往许家。

    许向国这段时间刚好出国,许妘笙和许天容也都不在,偌大的许家别墅,只有蓝馨一个主人在家。

    此时,蓝馨正坐在客厅里,优雅地喝着花茶。

    一阵仓促的脚步声传进耳中,她循声抬头,就见管家矮胖的身子咚咚咚疾步朝她走来。

    “出什么事了?这么急?”

    愉悦的时光被打扰,蓝馨有些不高兴,没好气瞪了管家一眼。

    管家擦擦汗,喘得上气不接下气,“顾顾”

    “顾什么顾?你倒是说啊!”

    蓝馨不耐烦地板起脸。

    “夫人,外边停了一辆银灰色的帕加尼,是是顾家顾祁森来了,说要见夫人您。”

    这下子,管家总算把话说明白了。

    可蓝馨一听到顾祁森三个字,心里却没来由咯噔一下,莫名闪过不好的预感。

    顾祁森,在她看来,就等于沈轻轻那把扫把星,于是,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对他有好感,而且这个节骨眼,他突然找上门,是想干什么?

    难不成,他是打算来戳穿她与沈轻轻的关系吗?

    这个认识,让蓝馨霍地一阵心惊,几乎还没来得及细想,她便已经对管家下了命令,“不见!你出去跟他说,我身体不舒服在休息,不方便见客。”

    “是!”

    管家虽不明白为何自家夫人会如此害怕见顾祁森,但他还是领命出去了。

    蓝馨生怕顾祁森会闯进来,客厅也不敢呆,慌慌张张把茶杯放下,挽着裙摆逃难似的上了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