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03 顾冉冉的真面目(九)
    许家别墅门外。

    银色的帕加尼停在一旁,熄了火。

    沈轻轻坐在副驾驶座上,着急万分地东张西望。

    顾祁森见状,禁不住伸手摸摸她的头,沉声道:“放心,有老公在!”

    “嗯,谢谢老公!”

    沈轻轻抓着他宽厚的大手,由衷说。

    记得六年前,外婆生病时,她孤苦无依,身边一个依靠都没有,为了凑齐医药费甚至还得抛弃尊严去赌场工作,那样灰暗难捱的日子,最后都挺过来了,而现在,她终于不再是一个人,她有他这么强大的后盾,处境要比以前好太多太多,所以,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吉人自有天相,外婆一定会没事的!

    嗯,只要说服蓝馨去捐骨髓,手术一定会成功的!

    加油加油,沈轻轻!

    沈轻轻咬咬唇,眼底燃起满满的斗志。

    顾祁森盯着她,深邃的眸子潋滟浓浓的爱意。

    夫妻俩边等边聊天,却迟迟不见刚刚那个管家出来开门。

    沈轻轻心里有些不踏实,转头问顾祁森,“老公,你说蓝馨是不是一听到我们来找她,以为我们是来算账的,心虚躲起来了?”

    “不无可能。”

    顾祁森淡淡应声。

    “哎!”

    沈轻轻叹叹气,顿感无奈。

    自从上次两人在咖啡厅发生不愉快之后,沈轻轻就再也没有见过蓝馨了,毕竟s市那么大,若不是特意为之,想撞见一个人,也不是那么容易。

    她与蓝馨虽为母女,但事实上,沈轻轻觉得自己很不孝,因为,若是可以的话,她倒希望这辈子都不要再与蓝馨相见,约莫蓝馨,亦是同样这么想的吧?

    只不过,为了外婆的病,即使再怎么讨厌蓝馨,她都必须摒弃一切的排斥感前来找她

    大约过了一分钟,管家就摇着他那个胖乎乎的身板从别墅大门内小跑出来了。

    顾祁森摇下车窗。

    “顾顾总”

    管家边喘边断断续续汇报,“我们夫人身体不舒服,现在不方便见客。要不,您改个时间过来吧?”

    “是么?”

    顾祁森挑挑眉,假意关心问,“婶婶有看医生吗?”

    “呃”

    管家被他这话噎住,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应答,最后,他只好硬着头皮说,“有的,刚吃了药睡下了。”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先不打扰婶婶了。”

    顾祁森云淡风轻说,接着,当着管家的面,发动引擎缓缓将车子开走。

    望着渐行渐远的帕加尼,管家不由得捂住胸口,松一口气。

    人家顾总看着态度很友好啊,夫人也真是的,怎么就避之如蛇蝎呢?

    他摇摇头,转身走进别墅。

    顾祁森将车子开出一百米左右就停了下来。

    “老公,蓝馨果真不见我们,接下来你想怎么做?”

    沈轻轻知道他肯定有办法,要不然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把那个管家放走了。

    “翻墙,如何?”

    顾祁森抿着唇,似笑非笑说。

    “翻墙?”

    沈轻轻无语瞪大眼,“现在是大白天好伐?被人抓到那事情可就大条了。”

    许家不是小门小户,安保自当十分周全,平时估计连只苍蝇都飞不进,何况人?而且还在白天

    沈轻轻怎么想都认为顾祁森是在开玩笑。

    “确实,带着你翻墙的话,你那么笨,哪怕晚上,也一样会被人发现。”

    顾祁森揶揄她。

    沈轻轻并不服气,“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小时候可没少爬树的,好吧?”

    “行,你最厉害了,以后两个娃都像你,爬树翻墙无所不能!”

    “切!”

    “呵”

    顾祁森勾勾唇,抬手挠了挠她的头发,在她没发现自己不怀好意弄坏她的头发时,他迅速收回手,接着把手机拿出来。

    沈轻轻好奇地盯着他拨打了一组本地固定电话号码,正猜测着他会打给谁,就听他醇厚的声音响起,“喂,婶婶,身体好点了吗?”

    婶婶?

    沈轻轻眨眨眼,我的神,他居然打许家的固话,这招高哇!

    蓝馨肯定是做梦都想不到顾祁森会直接打她家里电话,不小心接起了吧?

    沈轻轻猜得没错,蓝馨还真不知道那个号码是顾祁森的,也当然没有预料他会这么做,直到他饱含深意的那句“婶婶,身体好点了吗?”透过电波幽幽跃入耳膜,她想后悔已是来不及。

    蓝馨小心脏颤了颤,做了个深呼吸,强装镇定说:“还行!谢谢你的关心了。不知你找我什么事呢?”

    “我的时间那么宝贵,找婶婶肯定有重要之事,如果婶婶不方便见面,或者我找许叔叔?”

    顾祁森微微一笑,温和的话里,也夹杂着浓浓的威胁。

    蓝馨被他这话气得直咬牙。

    她下意识攥紧了手心,考虑片刻之后才说:“方便,当然是方便的。不过,家里最近比较脏乱,要不咱们约个时间地点,在外头碰面吧?”

    “行!半小时后,滨江茶室见。”

    顾祁森直接报出一个地名。

    那间茶室是他名下的,非常适合谈事,也不怕消息泄露。

    “好,那待会见。”

    蓝馨挂掉电话,赶鸭子上架般换了一套适合外出的衣服,戴着墨镜匆匆出门。

    另一边。

    顾祁森刚将手机放下,沈轻轻便迫不及待问,“她同意见面了?”

    “嗯!我们现在出发去等她。”

    顾祁森一边说,一边重新发动引擎。

    沈轻轻叹着气,“哎,但愿她会答应帮外婆吧”

    “她不答应,我们就想办法逼到她答应为止!”

    顾祁森斩钉截铁道。

    沈轻轻却摇摇头,“难不成我们还能绑着她做手术么?”

    “那倒不至于,她是你母亲,这是她最害怕曝光的事实,所以她不敢不答应的,你放心!”

    “嗯嗯!”

    沈轻轻点了点头,默默祈祷外婆能够快点好起来

    银灰色帕加尼20分钟后抵达滨江茶室,出于保密,顾祁森当下要求清场。

    他们坐在包厢里,泡好一壶上等红茶等着蓝馨,十分钟后,蓝馨如约而至。

    她在茶室经理的带领下走进包厢,见沈轻轻也在,不禁哼一声,没好气看向她,“应该是你要找我吧?什么事,快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