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13 顾冉冉的真面目(十九)
    沈轻轻一边问顾祁森,一边不自觉回想起刚刚在咖啡馆跟蓝馨谈判时,自己与顾祁森发短信的场景——

    “老公,你下飞机了吗?”

    昨晚,她便知道顾祁森会赶在外婆动手术之前回来,所以干脆就给他发起了信息。

    顾祁森很快就回信,“嗯,已经在回市区的路上了。蓝馨呢?找你没有?她有没有跟你谈什么条件,威胁你?”

    “咦,你怎么知道的?”

    “这个等见面了再说。无论她提什么条件,你都不许答应就是了,一切有老公在!”

    “嗯啊,我知道啦。”

    或许是因为有了顾祁森做后盾,她才有底气想到把蓝馨强行押走的办法吧?

    不过,对于顾祁森为何会猜得那么精准,沈轻轻还是感到无比好奇。

    顾祁森幽幽看了她一眼,半开玩笑地说了一句,“你老公未卜先知。”

    “哈,少来了。你那么聪明我才不信呢。”

    沈轻轻很不给面子笑话他,顾祁森眉头一挑,干脆伸手去呵她痒。

    怕痒的沈轻轻哈哈笑成一团,直喊“老公饶命,我再也不敢笑话你了”。

    夫妻俩闹得不可开交,两人喘着气,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又做了什么不可描述之事。

    最后,沈轻轻重新窝回他怀里,顾祁森才好心告诉她:“当初你这个所谓的妈答应我们条件时,为以防万一,我在她包包里,偷偷放了一个窃听器,所以知道了某些事。”

    顾祁森轻描淡写跟她说起了蓝馨因许天容有把柄被人抓住所以被威胁这事,沈轻轻听完,好久都没有出声。

    看来,在蓝馨的心中,外婆的命加上自己的终身幸福,远远比不上许天容

    其实这一切,她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可为何,此时心里还是沉甸甸的,非常不舒服?

    沈轻轻眉头蹙起,整个人的情绪十分低落。

    顾祁森看着她,薄唇抿了抿,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何思月是蓝馨的母亲,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蓝馨的做法,换做任何人都会认为她不可原谅,也不知许叔叔知道这事,会不会大跌眼镜?

    不过,他可没那么多闲工夫去管他们许家的破事,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把那个威胁蓝馨的女人找出来,看看到底是谁如此处心积虑让沈轻轻离开他

    ————

    车子抵达医院的停车场,停稳后,秦瑄的声音从前边传来:“boss,少夫人,到医院了。”

    话落,他耐心等待着,并不敢私自打开隔板。

    各自想着心事的两人总算回过神。

    “好的,谢谢你了,秦特助。”

    沈轻轻率先开口,接着推开车门下车。

    顾祁森跟在她后边。

    两人一前一后落地,沈轻轻脚刚站稳,顾祁森就把她搂在怀里,揽着她前往医院的手术大楼。

    何思月做手术的时间是十一点,他们到手术室刚好十点五十分,恰好见几个医护人员推着清醒着的何思月过来。

    “外婆——”

    沈轻轻马上迎上去,抓住何思月的手。

    何思月笑着看她,轻轻拍拍她白皙的小手,哑着声安慰她:“外婆一定会没事的,你放心,哈?”

    “嗯嗯,我知道!我在外边等您。”

    沈轻轻点头如捣蒜,有些止不住地开始哽咽。

    顾祁森见状,忙不迭搂住她的肩膀,微微倾身对何思月说,“外婆,我们都相信您一定长命百岁,加油!”

    “谢谢你了,阿森!”

    何思月睨着他,浑浊的眼睛里蕴满了感激与欣慰。

    无论她进手术室还有没有命出来,至少在这一刻,看着她家的轻轻能够拥有顾祁森这样一位完美的丈夫,她已经感觉自己没任何遗憾了,所以,她不畏惧任何结果

    夫妻俩跟何思月聊了几句之后,医护人员正想将她推进手术室,这时,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突然响起,两人循声望去,就见顾长谦拄着拐杖,匆匆赶来。

    这段时间,顾长谦一直在国外,看样子是听到外婆情况危急,特地赶来了。

    老爷子虽说对她这个孙媳妇不待见,但对外婆,确实算照顾有加。

    思及此,沈轻轻索性拉着顾祁森,体贴地给顾长谦腾出了位置。

    “长谦,你来了。”

    何思月噙着虚弱的笑,一脸的平和。

    顾长谦拉起她的手,“嗯”一声,许是因为太难受了,他居然半晌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两位老人深深凝望着彼此,一直到主刀的医生硬着头皮提醒时间到了,顾长谦才挥手,让他们进去。

    手术室的大门很快就关上,红灯亮起。

    一行人在门外焦急等待,一个个神色凝重,让走廊上的气氛,顿时静寂得可怕。

    门的两边,各有一张长椅。

    沈轻轻和顾祁森坐在左边,顾长谦坐在左边,他们互不干涉。

    察觉到沈轻轻紧张得连身子都颤抖起来,顾祁森不由得握紧她的手,柔声说:“别担心,外婆没事的。”

    “嗯!”

    沈轻轻重重点了点头,勉强笑了笑。

    “等外婆出院了,咱们就把她接回家,有嚎嚎和啕啕陪她玩,她肯定不会那么寂寞。”

    顾祁森又道。

    沈轻轻没想到他的想法竟与自己不谋而合,惊讶得瞪大了眼,“老公,我也是这么想的呢。”

    “你是我老婆,咱们有默契不是很正常,嗯?”

    顾祁森搂紧她,旁若无人说起情话,“高山流水遇知音,琴瑟和弦两相悦,不就在说我跟你?”

    沈轻轻被他逗笑,“切,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嗯哼,有你在,我还要脸做什么?”

    “嘘,小声点”

    沈轻轻红着脸警告他,心想,他不要面子,她还要呢。

    这里站着的,可不止他们夫妻俩,除了爷爷之外,还有不少保镖呐

    他们的说话声当然传到顾长谦耳里,让他有些不自在,想制止他们,可转念一想,他还生他们气呢,才不主动跟他们说话,免得这两个没良心的兔崽子还以为他示弱呢

    于是,顾长谦索性别过脸不去看他们。

    沈轻轻余光瞥见了顾长谦的动作,滴溜溜的眸子转了转,突然灵机一动,拽了拽顾祁森的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