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17 顾冉冉的真面目(二十三)
    晚上,顾祁森下班回到家,沈轻轻已哄完宝宝们睡觉,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他。

    见顾祁森推开大门,她立马放下手中的平板电脑,笑嘻嘻蹦跶过去,像一个小媳妇那般给他拿了一双室内拖,然后说:“老公,你总算回来啦,累吗?要不要我帮你捶捶背?”

    顾祁森抬眸睨她一眼,道:“你今天怎么这么体贴?有事相求?”

    “切,我什么时候不体贴了?”

    沈轻轻娇嗔着白他一眼,等他穿好鞋,她又很自然地挽着他的胳膊,跟着他一起走进客厅。

    夫妻俩相携而行的画面,美好而温馨。

    坐下后,佣人很识时务地给顾祁森倒来一杯水,接着欠身退下。

    顾祁森拿起杯子啜了一口温水,旋即开口:“说吧,找你老公什么事?”

    一瞧她就是有心事的,顾祁森也不想跟她兜圈子,只想第一时间倾听,必要时帮她解决。

    沈轻轻双手抱膝窝在沙发里,下巴抵在膝盖上,闷闷地说:“本来是找你一件事,现在变两件了。”

    “嗯?”

    顾祁森闻言挑了挑眉,“说来听听。”

    “下午爷爷打电话给我了,说是下个月你30岁生日宴,让我和宝宝们一起出席。这事,你知道吗?”

    沈轻轻抬起头,骨碌碌的杏眸盯着他。

    顾祁森微微一怔,反应过来时脸色有些难看,“我拒绝了,没想到他却找了你。”

    “啊?你为什么拒绝呢?”

    沈轻轻一脸诧异。

    顾祁森生怕她误会,马上解释:“你不要想太多,我没有不给你和宝宝去参加宴会的意思,我只是觉得没必要举办这种毫无意义的活动。”

    他生性低调,并不喜欢这些交际应酬的场合,而老爷子的意思,无外乎是被嚎嚎和啕啕征服了,想趁机把曾孙认回去,顾祁森倒不反感这么做,可玄云大师提醒,宝宝满周岁前最好不要出现在人多的场合,否则极容易引来杀身之祸,事关他们的安危,他就算再怎么不迷信,这个节骨眼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了。

    这些顾虑,顾祁森不可能跟沈轻轻讲,但既然他不同意了,沈轻轻当然无条件支持他。

    夫妻俩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久,沈轻轻就提起了第二个问题。

    当听到她说闪闪和亮亮竟与丽莎有血缘关系时,顾祁森倒是一点也不惊讶,只不过,他亦没有立即发表意见,而是沉默了大约十几秒才说:“无论哪个国家的皇室,都不可能放任他们的子孙流落民间,所以,如果被他们知道闪亮的存在,你堂姐不可能争得过。”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事如果告诉她,以她对那个男人的恨意,很可能真会不顾一切去报仇,这样的话,闪亮的身份迟早得暴露了,而我姐爱闪亮超过爱她自己,万一闪亮被人抢走了,她该怎么办?但如果不告诉她,我心里总是不安啊,觉得很对不起她。”

    沈轻轻鼓着腮帮子,一脸郁闷。

    顾祁森伸手过去揉了揉她的脸蛋,沉声安慰她:“你当不知道就好了。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修为,也有他们必须走的路,沈拂晓那么大的人了,根本就不需要你操心,知道吗?”

    “嗯。”

    沈轻轻无精打采应一句。

    顾祁森索性把头枕在她腿上,轻叹:“你应该操心的,是你老公啊。好累,来吧宝贝,帮我揉一揉。”

    “噗——”

    沈轻轻被他逗笑,一边说着“去你的”,另一边却是伸出双手在他额头上温柔地帮他按了起来。

    翌日。

    沈轻轻如同往常一样,安顿好两个宝宝后,驱车前往医院陪何思月。

    抵达医院停车场,她刚将车子熄火,放在包里的手机恰好响了起来。

    一见是沈拂晓,沈轻轻赶忙接了。

    “姐,你出差回来啦?”

    这段时间,堂姐经常在外地,幸好有大伯母帮忙带闪闪亮亮,她才得以全身心投入工作。

    沈轻轻一直心疼沈拂晓,当了母亲才知道,一个女人带两个娃,实在太辛苦了,哎。

    “嗯,刚下飞机。”

    沈拂晓左手拉着行李箱,右手将手机贴到耳朵旁,“你外婆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出这么大的事,我没能去看看,真是对不起。”

    何思月虽不是沈拂晓的亲外婆,但自小到大,这位慈祥的老人亦给过她许多关爱,因此在沈拂晓心中,俨然也把她当成自家外婆了。

    “没事的,你忙,我能理解。”

    沈轻轻嫣然一笑,就听沈拂晓说要过医院来,她点点头,表示欢迎。

    两人闲聊了两句便挂掉电话,沈轻轻推门下车,而沈拂晓刚好走出机场大厅的5号门。

    正准备前往出租车停靠的区域,谁知才走了几步路,前方不远处突然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硬生生吸引了她的视线。

    男人穿着简单的水蓝色牛仔裤,白色t恤,额头架着一副超大的太阳眼镜,俊朗的面容在阳光照耀下,格外帅气逼人。

    沈拂晓心跳骤然漏了半拍,握着行李箱拉杆的手心,不自觉冒起了汗。

    她怔怔站在原地,眼睛眨也不眨看着他迈开一双大长腿,悠闲地走进隔壁的6号门,从头到尾,他目不斜视,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沈拂晓垂眸,敛去眼底的异样,深吸一口气,这才拉着行李箱缓缓离开。

    心不在焉上了一辆计程车,她随口报了顾氏医院的地址。

    司机说了声“好”,踩着油门离开。

    兴许是沈拂晓今天运气不好,计程车在高速公路开了一半,竟抛锚了。

    不得已,她只好带着行李下车,一路往市区的方向走,希望能够拦到一辆顺风车。

    经过的车子不少,可惜没几个愿意停留,那些愿意停车的,不外乎看她漂亮想搭讪,沈拂晓当然不可能理会了。

    临近中午,艳阳炙烤着大地,天气热得冒烟。

    沈拂晓一边擦汗一边往前走,打算找个阴凉的地方休息一下,再上打车软件叫辆车,这时,一辆红色法拉利从她旁边呼啸而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