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18 顾冉冉的真面目(二十四)
    “诶宫——”

    沈拂晓下意识想喊住开车的人,可当她眼尖发现敞篷的法拉利副驾驶座已经坐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时,“宫天祺”三个字,硬生生卡在了喉咙口。

    原来,他是特地到机场接那位美女的,怪不得看起来心情那么好了。

    大半年不见,她以为他会跟自己一样郁郁寡欢,没想到他日子过得如此怡然自得

    好吧,这不是她所乐见的吗?

    她应该祝福他的

    沈拂晓抿了唇,心头莫名有些酸涩,又忍不住暗暗安慰自己,他没看到她也好,跑车只有两个座位,她也不用赶着去丢脸了,可为什么,越是这么想,心情却越糟糕呢?

    沈拂晓唇瓣咬得紧紧地,许久许久之后,才想起要上网叫车。

    然而,许是这里太偏远的缘故,在打车软件上呼叫了几回,甚至加钱,都没有司机愿意接单。

    沈拂晓将账号退出,不由得自嘲笑了笑,这难道是让她走路回市区吗?

    呵

    幸运的是,老天爷不至于对她那么残忍,五分钟后,有一辆计程车在她附近停下。

    司机摇下车窗,一脸和蔼问:“姑娘,坐车吗?我刚好要回市区,顺路载你一程,可以收你便宜点。”

    沈拂晓的视线探究般落在司机脸上,见他长相憨厚,以她多年的职业敏锐度来看,倒不觉得他是坏人,于是微微颔首,朝他抿唇一笑,“好的,麻烦师傅。”

    “不麻烦!”

    司机见她答应,赶忙下车帮她把行李拎到后备箱放好。

    上车后,司机主动问:“姑娘啊,你去哪?”

    “顾氏医院。”

    沈拂晓报上了地名,便拿起手机给沈轻轻发短信。

    车子很快启动,稳步开往市区。

    四十分钟的车程顺利抵达目的地,沈拂晓感激他雪中送碳,坚持多付了车资给他。

    司机直夸她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态度殷勤地送她下车。

    望着沈拂晓窈窕的身姿拉着行李箱渐渐远去,他这才拿起手机拨打某个号码。

    电话一接通,他便乐呵呵道:“四少,您吩咐的事情办妥了,已经将沈小姐安全送到顾氏医院。”

    “嗯。”

    宫天祺坐在西餐厅里,淡淡应了一声,随后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问,“你应该没露出破绽吧?”

    “您放心,绝对不会的。”

    司机立马保证,最后仍不忘补充,“沈小姐真是心地善良的好姑娘。”

    “好,我知道了。”

    宫天祺说完,直接挂掉了电话。

    他拿起旁边的杯子,心不在焉喝了一口柠檬水,脑海中却是忍不住浮现稍早之前见到的那张脸。

    今天在机场的遇见,纯属偶然,原以为时隔半年,他早已放下,殊不知,只消那么一眼,他竟差点破功,若不是仅存的那丝理智拼尽全力拽住他,约莫他又跑她面前去犯贱了

    这么多个日日夜夜,他逼自己接管宫氏集团大部分业务,让自己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就是为了忘记她,可这死丫头也不知对他下了什么蛊,今日一见,他的努力全白费了,哎!

    宫天祺眸光闪了闪,眼底尽是无奈。

    坐在他对面的,是他今天去接机的年轻女人冯琳。

    冯琳是j市冯氏集团的现任总经理兼董事长千金,这次来s市,主要是跟宫氏集团谈合作的。

    与冯氏集团的合作案对宫家十分重要,所以当冯琳提出要宫天祺亲自去接机时,尽管宫天祺心里不太愿意,却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

    冯琳优雅切着牛排,一小块一小块地送进嘴里,见宫天祺一直拿着水杯,不喝水也不放下,一双迷人的桃花眼眯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不禁好奇问道:“宫先生莫非有心事?”

    宫天祺缓过神,知道自己冷落了人家,忙不迭说了声“抱歉”,然后将杯子放下,如实说:“我其实是在机场见到前女友了,所以一时想起了过去。”

    他跟冯琳之前没有见过面,所以刚开始就先入为主认为人家是个骄纵的大小姐,可一路接触下来,却发现她知书达礼,脾气非常好,某些方面倒跟沈拂晓挺像的,于是,他逐渐把她当朋友了。

    “前女友?”

    冯琳微微愣了一下,不一会儿就笑了,“实不相瞒,我在来s市之前,听说过宫先生不少绯闻。宫先生的前女友数量加起来,应该可以坐满整个西餐厅了吧?”

    宫天祺闻言,立刻摆手否认:“听谁瞎说的,小爷我女人虽多,但正经女朋友可就一个,好伐?”

    在他的观念里,女人就是用来逢场作戏玩一玩的,而女朋友则是好好谈恋爱要珍惜的,这两者有质的区别。

    他承认在认识沈拂晓之前,他的女人很多,但认识她之后,就她一个女朋友了,不过悲催的是,人家沈拂晓铁定从未把他当过男朋友,说到底,还是他宫小爷在一厢情愿。

    这些丢脸的事儿,宫天祺断不可能在冯琳面前讲。

    冯琳听到他这么说,心里突然有了底。

    她没继续往下讲,而是端起旁边的水杯抿了抿,用柠檬水润润喉咙之后,才幽幽开口试探:“看样子,宫先生对前女友情有独钟,至今未能忘怀啊?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去追回她呢?”

    “这个”

    宫天祺被她的话噎住,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启齿。

    想他宫小爷,风流倜傥20几年,可却连一个女人都追不到,传出去,太损他男性自尊了

    “你们怎么分手的呢?”

    冯琳显然对他的感情事非常有兴趣,一直问个不停。

    宫天祺并不愿多谈,迅速转移了话题:“菜放久了都不好吃了,还是先吃完饭再说吧。”

    “好。”

    冯琳见状,亦不再打破砂锅问到底。

    两人用完餐,宫天祺便开车送她去酒店check in。

    下午回到公司,顾祁森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三哥,找我啥事呢?”

    由于回来接管家族事业太忙了,他与几个哥哥的联系也少了许多,如今上班时间,顾祁森给自己打电话,宫天祺感到万分惊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