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0 顾冉冉的真面目(二十六)
    小娃儿是有一点点发烧,但不碍事,宫天祺将随身携带的儿童退烧药给她服用,不一会儿,宝宝就乖乖闭上眼睛,呼吸均匀睡觉觉了。

    沈轻轻拿着一件t恤下楼,见宝宝已经被宫天祺哄好,禁不住松一口气。

    她将t恤递给宫天祺,“喏,你三哥的size,还没穿过,我想你应该也是可以穿的。”

    “那是当然啦!”

    宫天祺喜滋滋接过。

    他身形就只比顾祁森矮那么一两公分,穿他的衣服,毫无压力。

    随口嘱咐沈轻轻几句关于照顾啕啕的注意事项,宫天祺便乐呵呵去换了衣服,果然如想象中那么合身。

    他换完衣服并没有马上走,而是坐在客厅里等沈拂晓。

    迟迟不见沈拂晓下楼,宫天祺灵机一动,索性对沈轻轻说:“三嫂,我家嚎嚎呢?小爷陪他玩一会儿哇。”

    沈轻轻指了指房间的方向,“嚎嚎在楼上,你去吧。”

    “好咧!”

    得到主人家的批准,宫天祺乐得拔腿就跑,溜得比兔子还快。

    上了二楼,前边传来小孩子咿呀的学话声,宫天祺微微一笑,下意识放缓了脚步。

    慢悠悠走到婴儿房门口,知道沈拂晓就在里边,不知为何,他却突然没有走进去的勇气。

    许是心有灵犀,不一会儿,沈拂晓竟出来了。

    两人在楼道上碰到,彼此都有些尴尬。

    沈拂晓刚刚还在烦恼怎么躲开他,谁知,却是这么巧遇上了。

    她抿了抿唇,正想说些什么,宫天祺却先她一步开口打招呼,笑靥如花道:“嗨,真巧啊。”

    “嗯,是啊!”

    伸手不打笑脸人,低着那张盛世美颜,这一刻,沈拂晓亦不忍心冷脸待他,只好硬着头皮应了声。

    走廊的气氛,莫名有点尴尬。

    沈拂晓很快又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话落,她越过他,正想下楼,他的手就伸出来,拽住她纤细的手腕。

    “你”

    沈拂晓回过头,止不住有些心跳加速。

    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但貌似,控制不了自己。

    “我也准备走了,一起。”

    宫天祺脱口而出。

    他刚说完这句话,自己也吓了一跳,因为完全是无意识的,不过,他一点都不后悔,甚至还隐隐期待她点头。

    沈拂晓第一反应是想拒绝他,可转念一想,人家早有女朋友了,如果她的态度显得太过刻意,指不定还会让他以为自己放不下,于是,她最后点了点头,“好!”

    心里坦荡荡的,做不成情人,为何不能做朋友呢?

    毕竟他跟轻轻一家关系匪浅,她也不好太过绝情。

    沈拂晓暗暗安慰自己。

    见她没有拒绝,宫天祺吊着的一颗心,这才悄悄放了下来。

    两人一前一后下了楼,谁都没有再主动开口说话。

    沈轻轻见状,不由得眨眨眼,眸光掠过一抹探究,无奈这俩太会掩饰,她并未察觉出他们之间有何不妥。

    或许是她想多了吧,嗯,他们应该还是能够成为朋友的。

    “轻轻,晚上我还要辅导闪闪亮亮功课,先走了。”

    沈拂晓率先打招呼。

    沈轻轻“嗯”一声颔首,正打算让司机送她,这时,就听宫天祺道:“小爷我也得回公司加会班,沈检察官,我顺路,送你一程。”

    “好!”

    一起走,是两人在楼上就达成共识的,他们只不过是在沈轻轻面前再表演了一下。

    “那你们路上小心喔。”

    沈轻轻倒未再说些什么,笑眯眯送他们出门。

    红色的法拉利很快就启动离开环山山庄。

    沈拂晓坐在副驾驶座上,别过脸看路上的山景,而宫天祺则是专心开着车。

    车子开出一大段距离,两人依然保持沉默。

    到半山腰的时候,宫天祺突然踩下了刹车键。

    “啊”

    沈拂晓没留意,身子不小心往前倾,把她给吓得尖叫了一声。

    定了定神,还没重新坐好,宫天祺高大的身子就靠过来,将她圈在他的两只手臂与座垫中间。

    “你发什么神经?”

    沈拂晓灵动的眸子猛地眨了眨,声音因紧张透出些许的慌乱,“放放开我”

    她说完,抬手想去推他的肩膀,却听到他缠绵悱恻地喊着她的名字,“拂晓”

    沈拂晓心头微动,还来不及去感受他这一声“拂晓”里面蕴含的情绪,宫天祺的唇已经压了下来。

    沈拂晓瞪大眼,完全未料到他竟这么大胆又强吻自己,霎时间气红了脸,卯足力气恼羞成怒挣扎着。

    男人与女人的力气向来相差悬殊,饶是沈拂晓拼尽了全力,仍然难以撼动宫天祺分毫。

    他将她禁锢在小小的空间里,捧起她的脸,疯狂地吻着她。

    沈拂晓只能被动发出“呜呜”的声音,唇瓣稍稍张开,他就趁机霸道地闯进去

    许久许久之后,感觉到怀中的小女人已没有力气挣扎,宫天祺才依依不舍结束这个令他心动不已的热吻。

    一得到自由,愤怒到极点的沈拂晓便毫不留情扬起右手,“啪”地一下狠狠甩在宫天祺那俊朗的左脸上。

    男人精致白皙的脸颊倏地浮现清晰的五指印,在余晖的照耀下,莫名透出一抹诡异的妖冶。

    他没有去管脸上的疼痛,而是眸光灼灼盯着她,像是要把她看进心底去。

    沈拂晓捂住被吻肿的唇,愤恨地瞪着他,想骂他,可在这个节骨眼却发现自己骂不出口,她干脆推开车门下车,头也不回地往山下的方向走去。

    宫天祺自知理亏,立马追上去。

    “拂晓——”

    “”

    沈拂晓不理他,甚至还加快了脚步。

    宫天祺不禁急了,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一咬牙,直接跑到她前边截住她的路,“你听我说,拂晓——”

    “我们之前没什么好说的。”

    沈拂晓绕开他,下一秒就被他抱到怀里,她抬脚去踢他,他却不为所动,“拂晓,我忘不了你!”

    “”

    沈拂晓踢人的动作不自觉僵住,内心深处因他这句话,不由自主地悸动了。

    女人瘦削的肩膀颤了颤,宫天祺精致的下巴突然抵住她的肩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