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1 顾冉冉的真面目(二十七)
    沈拂晓心跳骤然漏了半拍,抬手准备将他推开,耳畔就传来男人低沉又带着些许促狭的声音:“宝贝,我不信你对我没有感觉。如果你不喜欢我,刚刚你就不会回应我的吻了。”

    轰——

    沈拂晓闻言,只觉得头顶一个大大的霹雳砸下来。

    死男人,这是什么话?

    自恋狂,她什么时候喜欢他的吻了?

    虽然虽然是不怎么排斥,毕竟她也是个正常的女人,哪有可能对着这样一张妖孽的俊脸,当真没有一丁点想法?

    然而,心事虽被说中,可沈拂晓压根不想承认,更甚至,心里还恨死这可恶的男人了。

    于是,她也不知打哪来的力气,竟把他给推开了。

    宫天祺往后边踉跄了两步,盯着她那张因害羞而布满红云的俏脸瞧了好一会儿,唇角微勾露出一抹魅惑的浅笑,“要不要再来试试?”

    沈拂晓咬着牙,“你去死!”

    宫天祺朝她走近一步,脸上的笑意已敛起,取而代之的,是化不开的深情:“还没有跟你走完这辈子,我怎么舍得死?”

    “”

    未料到他又开始乱说话,沈拂晓有些慌,急忙转过身就想逃。

    宫天祺这次是打定主意再努力一把,所以他压根不给她逃跑的机会,大步流星走过去,一下子又把她抓回自己怀里了。

    男人宽厚的大手揉揉她的脑袋,他的语气堪比磐石那般坚定,“沈拂晓,你听着,在我心中,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比得上你,虽然你一点也不温柔,一点也不可爱,话也不多,人也很无趣,可小爷就特么地看你看对眼了。所以,你可不可以给我们彼此一个机会相处一下?或许你会发现,我是你这辈子最值得依赖的人!”

    “我”

    沈拂晓眼眶一热,瞬时感动得不知如何是好。

    如果没有遭遇过那样的事情,她应该早就点头答应了,可她的过往就像是一场梦靥,直至今日,哪怕她内心再怎么坚强,都逃不开

    宫天祺将她的挣扎看在眼里,心脏微微扯痛,可为了说服她,他不得不逼自己狠下心继续道:“我不介意你曾经有过很爱的男人,也不在意你为他生下了闪闪和亮亮,我在意的,从来就只是你这个人。而且,既然那个男人狠心抛下你,你又何必对他念念不忘呢?他就真的有那么好,好到你甘愿当一辈子的单亲妈妈?”

    “宫天祺,我”

    沈拂晓小脸一阵煞白,娇唇蠕动正准备说话,却被宫天祺打断,“我很喜欢闪闪和亮亮,我发誓会将他们当成亲生儿子那般疼爱,你能不能忘掉那个人,给我一次机会?”

    他说完,双手握在她肩膀上,深邃的眸底尽是浓浓的期盼。

    沈拂晓咬了咬唇,抬眸幽幽看向他,好半晌才终于鼓起勇气挤出一句话:“宫天祺,你误会了,根本没有所谓的心爱的男人,那是我当初骗你了。”

    “那你”

    宫天祺惊讶不已,心却莫名沉了沉。

    其实,在听到她没有过心爱的男人这句话时,他应该高兴的,可为何,此时此刻,反而有种不好的预感在心口萦绕呢?

    难道

    轰!

    一个可怕的猜想瞬间充斥在脑海中,他霍地瞪大眼。

    果真,下一秒就听沈拂晓用几近崩溃的声音哽咽着说:“我被强x了。”

    “”

    他高大的身子狠狠颤了颤,尽管已经猜到这个可能性,可当她说出来时,他却有些接受不了。

    被强x

    闪闪亮亮已经快六岁了,也就是七年前的她被人

    天!

    那时候的她才19岁

    一个豆蔻年纪的少女,却无端端遭此厄运

    心好疼好疼,疼到他快要不能呼吸。

    他突然好恨,恨自己为何不出现得早一点,如果他早一点点出现在她的生命中,早一点点充当她的护花使者,那她是不是就可以免受这么多痛苦呢?

    宫天祺紧紧攥拳,开口想说些安慰她的话,然而,却仿佛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死死地掐住他的喉咙,让他愣是发不出任何声音。

    周遭,倏然一片寂静,就连风儿,都似乎停止了流动。

    夏日的余晖,透出金黄色的光亮,铺洒在他们身上,明明是带着热度,却令人感到无比的寒冷。

    时间一分一秒划过,蜿蜒的山路,也渐渐有了其他的车辆。

    许是他们这一对的颜值太过耀眼,惹来不少关注的目光。

    这其中,就有顾祁森。

    他开着银灰色的帕加尼,从对面疾驰而过,发现了他们,但没有停留。

    感情的事,外人帮不了,所以,顾祁森只希望他们都能诚实面对自己的心,不再逃避

    见他久久不出声,沈拂晓不禁自嘲一笑,“呵,这样的我,很脏对吧?若真有相爱的男朋友,还好一些,但我遇到的,却是那样不堪的事情宫天祺,没有哪个男人当真能够接受自己的老婆或女朋友曾经被人强x过的,更何况,还有闪闪和亮亮两个那么明显的证据在。”

    她说完,深吸一口气,又接着往下讲,“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以后我们可以继续当好朋友。”

    宫天祺总算完全消化这个事实,伸手用力把她搂入怀中,语气十分认真问:“你老实告诉我,这就是你拒绝我的真正原因,是吗?你是喜欢我的!”

    “我”

    沈拂晓被他的话噎住,她很想点头,可又害怕点头,一时间纠结不已。

    宫天祺笃定地说:“行,我知道了!”

    沈拂晓:“”

    “如果你喜欢我,哪怕只有一丁点,我都不会放弃。”

    “我”

    “沈拂晓,我这人很固执,只要是决定了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所以,你就做好当宫太太的准备吧!”

    “你真的不介意?”

    沈拂晓想了想,终究还是忍不住问。

    “不介意!因为那根本不是你的错,后果不应该由你来承担!答应我,忘掉那一切好吗?”

    他捧起她的脸,勾人的桃花眼专注得让人怦然心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