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2 顾冉冉的真面目(二十八)
    沈拂晓只觉得呼吸瞬间被夺走了一大半,思绪乱糟糟的,头脑一阵发热,竟答应了他:“我我尽量。”

    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宫天祺胸腔热血沸腾,情不自禁勾起她的下颌,再次覆上她的唇。

    沈拂晓条件反射般想挣扎,可仍是抵不过男人的蛮力,最终,许是想通了,她渐渐放弃了反抗

    夕阳西下,金黄色的阳光铺满整条蜿蜒的环山公路,俊男美女相拥,吻得难舍难分,勾勒出一道绚丽的风景,无比地迷人。

    这一个黄昏,两人初次确定了心意,而他们未来的路,却已注定不平坦,更甚至,还有着令人意想不到的变数,当然,那是后话了。

    ————

    跟沈拂晓吃完晚饭,时间已是九点多。

    宫天祺把她送到沈母家的小区门口,原本他想上门拜访未来的丈母娘,谁知沈拂晓脸皮薄,坚持不给他去,他只能依依不舍跟她道别了。

    “哎,明天我来接你上班?”

    宫天祺摸摸她的头,话里透出深深的眷恋。

    他一点都不想跟她分开。

    沈拂晓把他的手给扯下,直接拒绝:“不用了,我这边坐地铁去检察院很方便,而且你也不顺路。”

    她的答案让宫天祺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喂,你能不能别那么女汉子?男朋友送女朋友上班天经地义哇!”

    “呵”

    沈拂晓被他逗笑,拉着他的手,像哄亮亮那样哄着他,“好啦,别郁闷啦。我又不是那种娇滴滴的女孩子,让你来回那么奔跑,多辛苦,是吧?”

    “所以,你这是心疼我咯?”

    宫天祺喜笑颜开,愈发觉得他家的拂晓好体贴哇。

    “随你怎么想了。”

    沈拂晓没有否认,转头往了一眼自己家的方向,然后松开他的手,说,“你快点回家吧,我进小区了。”

    “那行。”

    宫天祺只好点头答应,不过,在她迈开脚步之前,他还是迅速地在她脸上偷了个香。

    沈拂晓推他一把,害羞地跑了。

    宫天祺像个傻子一样站在原地,直到她窈窕的背影在路灯下消失不见,他这才转过身,绕过车头推开车门上了驾驶座。

    恋爱有了进展,宫小爷心情十分好,一边启动油门一边哼起了歌儿。

    一路驱车回到家,他嘴里的歌压根没停过。

    宫夫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儿子神采飞扬走进来,还哼着一些她听不懂的歌曲,她不禁八卦开口:“哟,我家宫小爷回来了。这么晚,又笑得像朵桃花,难不成是约会去了?”

    “哪有的事?小爷我不整天都像朵花吗?”

    宫天祺赶忙否认。

    他深知母亲的厉害,可不想自己的恋爱还没开始几天,就被她掐死在萌芽中。

    毕竟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母亲是不可能接受沈拂晓当儿媳妇的,所以这件事情,他必须从长计议,现在最必须要做的,就是保密。

    “哎呀,我还以为你今天跟冯琳聊得很开心呢。”

    宫夫人又笑嘻嘻道。

    看着顾祁森不仅娶了老婆又生了对龙凤胎,她别提有多羡慕了。

    她心想自家儿子左看右看都比人家顾祁森差不了多少,女人缘更不用说了,是一等一的好,怎么就没能弄一个合适的人选结婚呢?

    她是曾经看上过丽莎,可小公主就跟没开窍一样,对自家儿子完全没那种心思,宫天祺这混小子就更不用讲了,直截了当摆明把人家丽莎当哥们

    哦呵呵,那么可爱的女孩子,哪点跟哥们搭上边了?

    真是气死人了!

    好吧,一个那么好的儿媳妇没戏了,宫夫人惋惜之余,更加卖力给儿子物色门当户对的对象,于是,她看上了冯家。两家的合作,也是在她的努力之下促成的。

    冯琳比天祺小一岁,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还知书达礼,是豪门中最适合当儿媳妇的人选,冯琳的母亲更是宫夫人大学同学,虽在不同的城市,但偶尔也会联系,所以在宫夫人心里,非常迫切地希望能够凑成他们这一对,这份迫切,比当初对丽莎更加炽热。

    宫天祺并不知道母亲的心思,不过,他对冯琳印象是不错,很坦白就点了头:“是啊,她挺好的,风趣又健谈。”

    如果不是冯琳问自己,既然喜欢为何不去追回,兴许他也没有足够的勇气再次去跟沈拂晓表白,因此,在这件事情上,宫天祺多多少少对冯琳有些感激。

    宫夫人一听他夸冯琳,立马笑成一朵花:“是吧是吧,我就说,冯琳这孩子见识广,脾气又好,肯定人见人爱的。”

    “嗯嗯,母上大人说得对。”

    宫天祺心不在焉应了一句,心里想着的还是沈拂晓。

    怎么办,才分开不到一个小时,他又恨不得马上见到她了

    他思春的表情全数被宫夫人看在眼里,她以为他是对冯琳特别满意,脸上的笑容不自觉扩大,禁不住用力拍拍宫天祺的肩膀,说:“那就好好跟人家相处喔,尽尽地主之谊,多带冯琳在s市到处转转。”

    “会的会的。”

    宫天祺敷衍道,接着找借口开溜,“妈,我有点累,先上楼了。”

    “好嘞,你去吧。”

    宫夫人笑得特别慈爱,宫天祺生怕她又拽着自己聊天,指不定还心血来潮又打算给他介绍对象,飞速拔腿跑了。

    回到房间,他第一时间冲进浴室洗头洗澡。

    披着浴袍出来已是深夜十一点多,精神格外振奋,想打电话给沈拂晓,可又怕这么晚打扰她,粘得太紧也担心沈拂晓不高兴,宫小爷边擦头发边纠结,最后决定把电话打给顾祁森。

    沈拂晓是沈轻轻的堂姐,以后他宫小爷可就是她与三哥的堂姐夫了,哈哈,他真是迫不及待想要在自家三哥面前显摆了。

    电话一直响,却没有人接,宫天祺眨了眨迷人的凤眸,眼底掠过一缕疑惑,印象中,三哥接电话的速度可是最快的,今天怎么回事呢?

    一首彩铃唱完,顾祁森还是没接,宫天祺忍不住再次按下了重拨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