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3 顾冉冉的真面目(二十九)
    大约嘟了十几秒,电话终于接通,电波另一头传来顾祁森吓人的咆哮:“你最好有万分紧急的事情!”

    轰——

    宫天祺心里一阵咯噔,莫非他无意间破坏了他的xing福?

    嘤嘤嘤,他不是故意的!

    宫天祺肩膀抖了抖,笑嘻嘻打哈哈:“哎呀,三哥,你这是吃炸药了吗?”

    “看来你是没什么重要事了!”

    顾祁森咬牙切齿说完,正准备挂电话,宫天祺立刻阻止他,“别哇三哥,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呢。”

    嗯,对于他宫小爷来说可是人生大事,所以他相信顾祁森一定能理解的。

    顾祁森还算是对他有十二万分容忍之心的,一听他语气那么急,以为他当真出事了,不禁关心问道:“怎么了?”

    “我要感谢你让我下午去你家别墅一趟啊,这不,把我老婆追上手了。”

    宫天祺摸摸精致的下巴,得意洋洋地说。

    顾祁森墨黑的眸子眯了眯,想起傍晚自己见到的那一幕,眼底划过一抹了然。

    “恭喜!”

    他淡淡的说。

    躺在他旁边的沈轻轻听见这句话,迷离的眼神陡然变得清明。

    她当然知道这电话是宫天祺打来的,因为原本顾祁森是死都不肯停止某些不可描述的动作来接电话的,是她把电话拿到手里递给他,他才不得以接听。

    沈轻轻犹记得他那张脸,简直是铁青到了极点。

    幸好是宫天祺这个得宠的弟弟打来,若换做别人,分分钟被顾祁森劈头盖脸骂一顿了。

    不过,他说恭喜,为啥说恭喜?

    沈轻轻躺在他身侧,单手支着下巴无比好奇地瞅着他。

    顾祁森察觉到她的眼神,大掌伸过来,温柔地摸了摸她的脸。

    沈轻轻娇羞一笑,情不自禁伸手在他的掌心画圈。

    宫天祺完全不知道他们的虐狗行为,继续乐呵呵说:“三哥,你难道不说点什么吗?”

    顾祁森蹙眉,“你还想让我说什么?”

    “嘻嘻,比如叫声堂姐夫来听听呀。”

    某人得寸进尺道。

    顾祁森闻言,总算想起他们之间还有这层关系,一张俊脸倏地往下沉,斩钉截铁道:“做梦!”

    “哟,三哥,等我跟拂晓结婚了,三嫂肯定要叫小爷姐夫的呀,你肯定也要喂,三哥,三哥——”

    未料到顾祁森竟那么决绝挂了他电话,宫天祺不死心对着手机嚷叫几句,可惜迎接他的,还是“嘟嘟嘟”的忙音。

    哈哈哈,三哥啊三哥,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小爷我肯定是你姐夫咯,哈哈哈

    ————

    另一边。

    顾祁森面色沉沉挂掉电话,一只白皙的玉臂攀上来,他抬眸望过去,就见自家小女人骨碌碌的杏眸一瞬不瞬盯着他,眼底蕴满了八卦。

    “老公,你跟宫天祺说啥啦?你怎么跟他说恭喜,但脸却这么臭呢?”

    这时候,她当然不可能联想到宫天祺快要当自己堂姐夫了,毕竟,这发展得也太迅速了点

    顾祁森幽幽睨了她一眼,考虑了一小会儿,才好心告诉她:“他跟你堂姐在一起了。”

    “真哒?”

    沈轻轻猛地瞪大眼,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嗯。”

    顾祁森点点头,没好气应了一声。

    沈轻轻拍拍自己的脸,费了好半晌才让自己接受这个事实:“行吧,虽然宫天祺不怎么靠谱,但好在知根知底,量他也不敢对我堂姐怎么样。”

    其实,如果宫天祺不是富家少爷,兴许沈轻轻会高兴一些。

    毕竟宫家门第那么高,堂姐想嫁过去,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吧?

    倒不是她觉得自己堂姐不好,而是豪门媳妇不好当,比如她,至今都未能入顾家族谱,便说明了这一点

    思及此,沈轻轻的心情也不由得变得沉重起来。

    顾祁森揉揉她的头发,安慰道:“你放心,宫小四这人,关键时刻还是靠得住的。他对沈拂晓也不是一时心血来潮,我倒是比较看好他们。”

    “真的吗?”

    听顾祁森这么说,沈轻轻眼前刷地一亮,似乎也多了点信心。

    “嗯。”

    顾祁森微微颔首,一个翻身压过来。

    沈轻轻心思还在宫天祺与堂姐这件事上,尤其是,刚刚顾祁森还黑着脸

    于是,她伸手推了推他,“那老公,既然你这么支持他们,你怎么还不高兴?”

    “我有吗?”

    顾祁森一边说,一边已经开始忙起来。

    “嗯啊,有”

    沈轻轻闷哼一声,差点叫出来。

    “你看错了。”

    顾祁森可不想承认,他非常不愿意提醒沈轻轻这个令人郁闷的事实。

    但沈轻轻也是很聪明的,滴溜溜的大眼睛转了转,突然灵光一闪,嘿嘿笑了出声,“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宫小四肯定是让你喊他堂姐夫了,对不对?”

    顾祁森:“”

    见他那副表情,沈轻轻当即就知道她猜对了,笑得特别灿烂:“哈哈,你要叫宫小四堂姐夫了,哈哈哈”

    “你那么高兴?”

    男人捏着她的脸,眼底泛上几丝危险。

    沈轻轻一颗小心脏颤了颤,立马见风使舵:“老公你放心,我不会让宫小爷的阴谋得逞的,我批准你不需要叫他姐夫啊——”

    他突如其来的沉、进阻止了她的话,偌大的卧室很快就被旖旎占据,处处透着令人脸红心跳的气息。

    漫漫长夜,他们却乐此不疲,与深爱的对方一起,共享极致的快乐。

    ————

    翌日。

    沈轻轻拖着酸痛的身子起床,洗漱完毕下楼,顾祁森已坐在饭厅的餐桌上,优雅地用着早餐。

    嚎嚎和啕啕兄妹俩坐在他左右两边的婴儿椅上各自玩着手中的玩具,那画面,怎么看怎么美好。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顾祁森抬眸看向她,嘴角含笑:“顾太太,早安!”

    “早安啊,顾先生。以后见到宫小四,记得叫他一声堂姐夫喔。”

    沈轻轻扶着腰,笑眯眯走过去。

    嚎嚎和啕啕听到妈妈的声音,不约而同转过头,一见沈轻轻,两个小家伙又开始争先恐后抢着给妈妈抱了。

    沈轻轻走到他们旁边,弯腰依次给他们一个吻,然后准备把刚刚才生病痊愈的女儿给抱起来,纤腰却被顾祁森一把搂住。

    她低呼一声,娇小的身子已坐在他腿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