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5 顾冉冉的真面目(三十一)
    “三嫂——”

    顾冉冉走过来亲昵地叫了沈轻轻一句,当然,她是面面俱到之人,仍不忘对沈拂晓说,“沈检察官,好巧喔。”

    “嗯,好巧。”

    沈拂晓礼貌应声。

    沈轻轻亦是淡笑着说:“好久不见了冉冉、蒋小姐。”

    “好久不见!”

    碍于礼节,蒋昀儿硬着头皮开口。

    四个女人各怀心思打完招呼,顾冉冉便拉着蒋昀儿走了。

    沈轻轻原本还有些担心她们会过来凑成一桌,这下子倒好,省得不自在。

    顾冉冉她们直接进了包厢,沈拂晓蹙起黛眉,语带关心道:“你这位小姑子越看越不简单,你以后还是尽量少跟她接触。”

    沈轻轻笑嘻嘻说:“不愧是检察官,这一眼就看出来了?佩服哇!”

    “我是跟你说真的,印象中,好久之前我就好像有跟你说过小心她了。”

    沈拂晓反正不喜欢顾冉冉,所以对她防心很重。

    沈轻轻“嗯”一声,考虑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将长久以来与顾冉冉日积月累的矛盾说给了沈拂晓听。

    另一边。

    顾冉冉与蒋昀儿进包厢后,蒋昀儿就忍不住说:“你家三嫂日子可越来越滋润了呢,哎呀呀,人生赢家啊,真是太令人羡慕了。”

    “是啊,有些人命好,是羡慕不来的。”

    顾冉冉将包包放在一旁的柜子,接着走到圆桌前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她轻轻晃了晃茶杯,盯着琥珀色的茶水,似笑非笑地说:“不过,人的运势总是有起有落,哪可能永远都那么幸福呢?对吧?”

    “冉冉,你这句话好高深啊。”

    蒋昀儿坐在她对面,单手托腮看她。

    以前她一直以为顾冉冉只是一个娇滴滴的千金大小姐,可自从沈轻轻出现后,她却发现,顾冉冉心思慎密,非常地不简单,而且,人也够狠。

    幸亏,她们是朋友,不是敌人。

    “我就是有感而发而已啦。”

    顾冉冉抿一口茶,笑了笑,“不信你等着瞧吧,我赌沈轻轻接下来的日子不好过了。”

    “真的假的?”

    蒋昀儿瞪大眼,眸底尽是八卦之色,“莫非你爷爷又想出手干预她跟你哥?”

    “呵”

    顾冉冉冷冷一笑,垂眸,敛去眼底的杀意,“或许吧。”

    她爷爷确实是要出手,只不过,并不是拆散沈轻轻与大哥,而是想让沈轻轻回顾家

    呵呵!

    母凭子贵了,是吗?

    想趁大哥三十岁生日那天昭告天下,她顾家少夫人的身份,那也得看她顾冉冉愿不愿意了。

    顾冉冉捏紧了茶杯,胸腔翻滚着浓浓的怒火。

    原本蓝馨那件事,眼看就要成功,却不曾想,竟低估了沈轻轻的狠,那傻乎乎的女人居然懂得用强硬的手段逼蓝馨就范,不得不说,她对她刮目相看了,但也更加恨透了她

    看样子,蓝馨这枚棋子得暂时先弃掉了,可不要紧,还有个许天容。

    想到接下来的计划,顾冉冉禁不住勾了勾唇,嘴角边的笑意遮挡不住。

    许家。

    蓝馨这些天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过得提心吊胆。

    她以前极少上网,可担心许天容的丑闻随时爆出来,她只能无时无刻盯着手机瞧。

    许向国察觉到她的不对劲,不由得问:“你什么时候有了网瘾的?这个习惯可不好啊。”

    蓝馨当然不可能对他说实话,笑着找了个借口:“听说上网会显得人年轻点,新潮一些,反正我没事干,上上网总比出去打牌好吧?”

    “那倒是。”

    许向国想了想,觉得她的话勉勉强强算是个理,于是没再过问。

    “我去公司了。”

    他拎起公文包,对正刷着微博的蓝馨说。

    蓝馨赶忙摆摆手,头也不抬,“嗯,路上小心点。”s

    “好。”

    许向国看着她,还是有些不太高兴。

    他沉着脸出门,正好被刚下楼的许天容看到。

    “妈,我爸怎么了?”

    许天容拎着小挎包走到蓝馨面前。

    蓝馨总算抬头,一脸茫然:“咋啦?”

    “哎,没。”

    见母亲最近沉迷于网络,许天容也不想多说什么了。

    此时此刻,她当然不会知道,蓝馨一切不正常的举动,全是为了她,她还天真地以为,**那事,蓝馨已经帮她摆平了呢。

    许天容心情愉悦离开家,开着最近购入的保时捷,驰骋在公路上。

    正打算将车开到辛品斋看看,只可惜,车子却被一辆黑色奥迪从半路拦截。

    许天容稍稍愣住,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个穿着黑衣黑裤的高大男人已走到她车旁,抬手敲了敲她的车窗。

    许天容没有将车窗摇下,眼神戒备瞪着他:“你是谁?光天化日之下,想干什么?”

    男人冷笑:“我是谁你还没资格知道,跟我走,我家主子要见你!”

    “哼,你家主子是什么人?想见我,我就得让他见?”

    许天容鼻孔朝天,嚣张的样子像极了前些天的蓝馨。

    真不愧是母女!

    “”

    男人眼神阴婺盯着她,看得许天容心里直发毛,她眸光闪了闪,想伺机踩油门逃走,这时,却听他说:“你可以选择不见,但今晚,你跟好几个男人乱搞的照片,会占据各大网络头条!”

    轰——

    霎时间,许天容吓白了脸。

    她猛地抬起头,惊恐地看着对方,“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男人没有回答她,而是危险地眯起了眼,“走不走?”

    “走我走”

    那么大的把柄落在人家手里,她岂有不被牵着鼻子走的道理?

    可是,母亲不是已经把事情解决了吗?

    这么大的事,她怎么可以骗自己?

    许天容既害怕又生气,顷刻间恨起了蓝馨,太无能了

    她被男人带上车,为以防万一,对方用黑布把她的眼睛蒙住。

    一路上,许天容忐忑不安,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被带到一间小房子里,才得以重见光明。

    睁开眼,跃入眼帘的,是坐在她对面的一名女子。

    女子戴着面具,看不清她的脸,可那浑身上下透出的阴冷气息,却让许天容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