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8 顾冉冉的真面目(三十四)
    她故意对顾祁森视而不见,一扭头就直接走向不远处的大床。

    刚走了两步,就被他从后面抱住,她低呼一声正想挣扎,他却突然将下巴抵在她肩膀上,低沉悦耳的嗓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地撩人:“老婆,我回来了。”

    听着他那一声“老婆”,沈轻轻心头压着的火不争气陡然熄灭一大半。

    意识到自己这么容易就原谅他三更半夜不回家的行为,沈轻轻有些懊恼,“反正都这么晚了,哼,你干脆不要回来了。”

    “不回来?那怎么行,没有老婆我睡不着。”

    顾祁森一边说,一边下意识把她抱得更紧,身体的热度让沈轻轻的心跳骤时加速起来。

    而这时,男人的大手还在不规矩地乱摸

    沈轻轻被他撩得脸都发烫了,只好假装淡定赶他,“臭死了,快去洗澡啦。”

    “不洗!我想睡觉了。”

    男人闭着眼,隐隐有些醉意。

    沈轻轻推了推他,声音在不自不觉中透着些许的温柔,“不行啦,不洗澡不给你睡。”

    “那洗澡就给睡么?”

    顾祁森突然睁开眼,眸底划过一缕流光。

    沈轻轻点点头,“嗯啊,快去洗吧。”

    话落,她扯开他在自己心口处作乱的手,猛地转身,推着他往洗手间走。

    顾祁森没有反抗,非常配合她。

    两人走到洗手间门口,他趁沈轻轻不注意,迅速把她给拽进去。

    娇小的身子被他抵在门板上,沈轻轻猛地抬起头,还没来得及抗议,他炙热的吻已先一步落下

    ————

    另一边。

    宫天祺离开z会所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宫家,而是让司机将车开到了某个小区门口。

    停好车,宫天祺便对司机说:“你打辆车回家吧,我自己一个人在这就行。”

    “四少,您一个人确定可以?”

    司机有些不放心看着他。

    “可以可以,小爷我虽然喝了很多酒,但现在还是很清醒的你,快回去睡觉,我是来找我老婆的,你别想来当电灯泡”

    司机:“”

    他家四少什么时候有老婆了,身为贴身司机的他,怎么不知道?

    想了想,他禁不住八卦问道:“四少,您结婚了?”

    “快了快了,哎呀,你快走吧,快走!”

    “是,那我先走了,四少保重。”

    司机很快就推门下车,他离开后,宫天祺这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想给沈拂晓打电话,但仅剩不多的神智却提醒他,现在是三更半夜,沈拂晓已经睡了

    哇靠!

    他宫小爷是哪根筋不对,竟然让司机把车开到这来?

    这下可惨了

    他喝了酒肯定不能开车,将司机叫回来,他又不是那么不体恤下属之人,所以,怎么办?

    要不在车里睡一晚好了?

    宫天祺眨眨眼,突然发现这个办法可行。

    嗯嗯,反正只有几个小时而已,明天一大早就可以见到他家拂晓了

    啊啊啊,好激动!

    ————

    翌日,沈轻轻浑身酸痛醒过来。

    此时,顾祁森已不在房间内。

    一般情况下他都会比她早起,然后顺便把两个宝宝带下楼。

    其实,她家老公还真称得上新好男人,疼她疼孩子都疼到了骨子里,就是这阵子太忙了,哎!

    沈轻轻叹叹气,情不自禁回想起两人昨夜的一幕幕。

    她被他折腾得死去活来,她都说不要了,他还一直哄她再来、再来,最后,浴室里、地毯、床上,都留下他们的痕迹,简直羞死人了。

    啊啊啊

    沈轻轻恨不得想一口咬死他,当然,也更加想拍死自己。

    她怎么就这么没定力哇?

    明明是生他气、想跟他算账的,结果却被吃得干干净净

    嘤嘤嘤,沈轻轻啊沈轻轻,你太特么丢女人的脸了

    沈轻轻鼓着腮帮子,双手握拳在自己圆鼓鼓的脸颊上捶了捶,好半晌过后,她才拖着快要散架的身子下了床。

    走进浴室,站在镜子前,看着雪白的皮肤上一大片的青青紫紫,她俏脸倏地一红,暗暗把顾祁森骂一通。

    幸好她家里有不少高领的衣服,若不然,怎么见人啊

    梳洗完毕,沈轻轻换上一套高领的连衣裙,翩然离开卧室。

    下楼走到饭厅,入眼的,便是他们父子三人围在餐桌前吃早餐的画面。

    仍是跟以前一样,顾祁森坐中间,他的左右两侧各有一张婴儿凳,嚎嚎和啕啕乖巧地坐在上边,拿着奶瓶喝牛奶。

    画面太美,让沈轻轻突然不忍心打扰。

    不过,她的到来很快就引起他们的注意,特别是啕啕,一见到妈咪,立马将奶瓶扔掉,咿咿呀呀地想要妈咪抱。

    沈轻轻微微一笑,快步走过去把她从凳子上抱起,低头亲了亲她的小脸,眉眼弯弯说:“还是女儿贴心哇,妈咪最爱你了。”

    “咯咯咯”

    啕啕笑得合不拢嘴,欢乐地拍着小爪子。

    一旁的嚎嚎见状,不开心了,也把奶瓶扔掉,想要妈咪抱。

    “妈妈妈妈”

    他边喊沈轻轻边作势想从凳子上蹦出来。

    顾祁森将奶瓶重新塞回他怀里,酷酷地说:“男子汉大丈夫,要自强自立,不许黏你妈咪,知道吗?”

    嚎嚎:“唔唔唔”

    人家不是男子汉大丈夫,人家还是个小baby哇

    沈轻轻抱完女儿之后,就把她放回座位上,很快绕到另一边,将嚎嚎给抱到怀里。

    “咯咯咯”

    嚎嚎委屈的小脸总算绽开一抹开怀的笑,逗得沈轻轻也禁不住扑哧笑出声。

    “艾玛,我的宝宝们怎么都那么可爱呢?这肯定是随了我的基因。”

    沈轻轻自恋地说。

    顾祁森斜睨她一记,“明明长得像我。”

    “外表像你,性格像我啊。可爱,指的是性格好伐?”

    沈轻轻笑嘻嘻道。

    顾祁森“嗯”一声,倒是没反驳。

    这两孩子确实很可爱,也不调皮捣蛋,非常令人省心,他记得东方瑾有跟自己提过他家宝贝小时候,她也是这样乖乖的,很好哄,很好带,周围的人几乎没有不喜欢她

    ————

    在家里吃完早餐,沈拂晓便带着闪闪亮亮出门,准备将他们送到学校再回检察院上班,谁知,刚出小区门口,就见一辆骚包的法拉利停在前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