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41 顾冉冉的真面目(四十七)
    “是么?”

    顾祁森挑挑眉,紧接着,勾唇讽刺一笑,“你敢对天发誓,你没干过坏事吗?索、菲、亚!”

    “索菲亚”三个字,他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

    这一刻,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是有多么地痛。

    他以为自己足够强,可以消化这件事,可此时面对着她,他赫然发现,心痛的程度远比之前深得多。

    听到“索菲亚”三个字,顾冉冉一颗心狠狠颤了颤,霎时间脑袋一片空白,只剩下了慌乱。

    不过,她的心理素质到底是十分强大,于是仅仅慌乱了几秒,就恢复过来,卷翘的长睫眨了眨,一脸茫然说:“大哥,我的英文名字不叫索菲亚,我叫迪娜。”

    “呵!”

    顾祁森冷笑一声,心想着她到这时候还打算装傻充愣,干脆将话挑明,“顾冉冉,你别以为你跟f组织做的那些事儿,我会不知道?是谁,给了你那么大的胆子,竟敢做出这等泯灭人性之事?”

    她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不可能无缘无故加入那个可怕的f组织,她一定是受人蛊惑,亦或是受人威胁

    是的,直到如今,顾祁森依旧无法相信,他善良可爱的妹妹,会自愿成为一个恶魔

    顾冉冉未料到顾祁森竟会知晓那么多,看样子,他这次约自己,是有备而来了。

    怪不得她这段时间一直心神不宁,原来,预感没有错,她果真要出事了,只不过,她是顾冉冉耶,她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出事呢?

    她很快地稳住心神,大脑迅速运转,开始想应对的方案。

    她是大哥最疼爱的妹妹,她在他面前的人设,一向是天真烂漫,善良可爱,所以,哪怕他手握确凿的证据,以大哥对自己的感情,他绝对会认为自己是被逼的

    想到这儿,顾冉冉眸光悄然一闪,蓦地咬住了唇。

    “大哥”

    她哽咽着声音喊他一句,骨碌碌的眸子盯着他,在下一秒直接泛红,豆大的泪滴就这么啪嗒啪嗒地砸在那张白皙的脸蛋上。

    顾祁森看着不忍,索性别过脸,厉声呵斥:“做了那样的事,你就算叫一百句大哥都没用!”

    “我”

    顾冉冉委屈地吸吸鼻子,突然大哭出声,“我不是故意的,呜呜呜呜”

    她的哭声凄厉,在这个寂静又空旷的包厢里,显得无比的凄凉。

    顾祁森烦躁地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茶,胸腔一股闷气涌上来,疼得他下意识攥紧了茶杯。

    “呜呜呜大哥,对不起”

    顾冉冉依旧哭得稀里哗啦,反正顾祁森这人,她是非常了解的,他极度重情义,又受不了女孩子哭,所以,只要她示弱,他一定会心软。

    然而,她的话音刚落,却听到“啪”的一声,茶杯重重砸在了地上。

    上等的陶瓷碎了一地,琥珀色的茶水溅出一朵朵水花。

    她咽了咽口水,正想说些什么,就见顾祁森倏地站起身,咬牙切齿道:““对不起?你对不起的,何止我一个?为什么要加入那个组织,为什么要三番五次除掉沈轻轻?你知不知道,她是我心爱的女人?”

    许是他那句“她是我心爱的女人”刺激到了顾冉冉,只见她猛地摇摇头,眼泪在这一瞬流得更凶:“我不知道,呜呜,我什么都不知道”

    “自从那一年,你的生活中出现了一个林希雅之后,你何曾真正关心过我?你心里想的念的全是林希雅,哪里知道我这个妹妹经历了些什么?都是因为你呜呜呜”

    “如果不是因为你对我疏于保护,我怎么会被f组织抓了去?如果不是被抓了,我怎么会被他们药物控制,成为他们的傀儡?呜,我也不是故意的啊,你以为我不想回头吗?可那个组织你一旦踏进去,哪可能想出来就出来?除非我不要命了呜”

    顾冉冉一边哭,一边将所有的“冤屈”都说出来。

    顾祁森居高临下瞪着那个坐在椅子上哭得伤心欲绝的妹妹,一张俊脸阴沉到了极致。

    他知道,她学坏,跟自己脱不了干系,是他没有尽到当哥哥的责任,他应该检讨,应该愧疚,可这么多年过去,她有的是机会跟他坦白,求得他的帮助,可她却依旧瞒着,甚至三番两次想致沈轻轻于死地

    顾祁森自认自己不是一个无私之人,如果妹妹没有将枪口对准沈轻轻,兴许在知道她是f组织成员的身份后,他会竭尽全力包庇她、为她开脱罪名,而现在

    抱歉,他做不到了

    沈轻轻是他的底线,无论是谁伤害她,都必须付出应有的代价

    思及此,顾祁森锋利的眸光愈渐冰冷,盯得顾冉冉头皮发麻。

    她没有抬头,而是继续抽抽搭搭地装柔软,瘦弱的肩膀一颤一颤发抖,落在顾祁森眼底,别提有多可怜。

    顾祁森做了个深呼吸,极力将心里对她的疼惜抹去,沉默半晌后,终于开口:“沈轻轻是你嫂子,你陷害她,等于在打我的脸。既然你眼里都没有我这个大哥了,我对你的管教,你又怎么可能会听?”

    顾冉冉一听,知道他没怎么心软,不由得暗叫不妙,但她才不会认输,灵机一动,立马哭着反驳,“我又不是自愿去对付沈轻轻的?劳多尔的儿子范洛斯看上了她,我能有什么办法?呜呜呜”

    “范洛斯?”

    顾祁森拧着眉,显然被她的话吸引了注意力。

    “呜呜是啊,他在f组织一手遮天,是他下令对付沈轻轻的,因为他想将她占为己有”

    顾冉冉添油加醋将范洛斯黑了一把,把话说完,忍不住要为自己喝彩。

    关键时刻她的脑子就是那么管用,直接将罪名安在范洛斯头上,硬生生让顾祁森与从未交锋过的范洛斯结了仇,不得不说,这真是一箭双雕的好办法

    范洛斯啊范洛斯,你如此针对我,我怎么可能会给你好果子吃?

    给你安一个“情敌”的身份,够顾祁森记恨的了

    哈哈!

    顾冉冉越想越得意,若不是顾及眼下自身难保,她都恨不得狂笑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